馬英九、習近平

 

 

 

 

 

 

 

 

 

 

 

 

 

 

台灣的總統大選才剛剛經過國民黨強行換柱的大風大雨,緊接著又掀起千層浪,任期僅餘半年多但早已跛腳的馬英九總統,竟然石破天驚地與對岸領導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成局,兩人敲定七日在新加坡晤面。

 

地點選在新加坡,並不偶然。因為新加坡正是一九九三年第一次辜(振甫)汪(道涵)會談的地點,很多人也因此再度附會新加坡又一次作了兩岸調人。

 

就如同海峽對岸上次將「辜汪會談」稱為「汪辜會談」一樣,這次,對岸也應該會將兩位領導人的會面稱為「習馬會」。

 

但不管「馬習會」或「習馬會」,都勢必會對兩岸關係產生重大、深遠的影響,不僅僅是因為這是自一九四九年中華民國政府播遷台灣以來兩岸領導人的首度正式會面,更因為會面的時間點選擇,勢必會對迫在眉睫的台灣總統大選造成一定程度影響,也會對下一任台灣領導人在處理兩岸問題方面,產生若干引導性作用。

 

至於為什麼會面地點選在新加坡,其實大家不必想太多。當年的「辜汪會談」之所以在新加坡舉行,是當時李登輝總統權衡得失,排除香港、東京之後的選擇。

 

換句話說,新加坡在那件事上完全是被動的。今年稍早過世的新加坡大家長李光耀當時還特別對前往接洽的台灣海峽交流基金會秘書長邱進益強調,新加坡只提供場地,不扮演任何其他角色。另外,當年由擔任內閣資政並不具正式政府職位的李光耀而不是總理吳作棟出面,也說明了新加坡置身事外的角色。

 

這次的「馬習會」也一樣,由於習近平已經排定本月六日對新加坡進行國是訪問,再加上十二年前的「辜汪會談」也在新加坡舉行,兩人的會面安排在新加坡,是再自然不過而且雙方都方便的事,並不意味著新加坡有「提供場地」以外的任何角色。

 

「馬習會」消息傳出後,民進黨方面的反應是相當錯愕、緊張。這一點,從民進黨發言人鄭運鵬召開記者會,發出五點聲明中指責「黑箱作業」、「選舉操作…,可以很明顯看出。

 

民進黨的氣急敗壞,並不奇怪也不意外,因為上次大選,蔡英文的「最後一哩路」,就是栽在兩岸問題上。「馬習會」不論談什麼,都會讓人直覺上認為國民黨才有兩岸問題的話語權,這一點,應該殆無疑義,也是民進黨的死穴。

 

只不過指責馬英九藉此操弄選舉,恐怕有點勉強。如所週知,馬英九念茲在茲的兩岸領導人會晤,這幾年來從來不是秘密,我方一直希望以雙方在「亞太經合會(APEC)」上會面為最優先選項,也曾先後提出在夏威夷、北京「亞太經合會」上晤面的方案,但中國大陸的一向立場是,兩岸問題不是國際議題,始終不願意在國際場合會面,所以一直無法成局。

 

近兩年來,馬英九更數度公開喊話,希望與習近平會面,也公開在接受國際媒體訪問時表達無法成局的遺憾,總統府方面其實已經隨著馬英九任期將屆而在這個議題上逐漸冷下來。

 

所以,此次為何對岸選此時機主動同意會面,其實是個更有趣的觀察點。

 

封面圖片來源:準建築人手札網站[email protected]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