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2012-9-15 羅星漢慈眉善目,難與「鴉片將軍」聯想在一起.sos

 (羅星漢晚年甚為低調)

 

羅星漢絕對稱得上一代傳奇人物。他曾在「金三角」叱吒風雲而被美國懸賞三百萬美金通緝,美國前總統尼克森將他稱為「東南亞海洛英教父」,「讀者文摘」則封他為「鴉片將軍」。實則羅星漢身材中等,老年之後更是慈眉善目,言語謙恭有禮,很難讓人將「鴉片將軍」跟他聯想在一起。

 

而且,羅星漢一生經手鴉片不知凡幾,但他自己從不吸食。他說,「連紙菸我也不吸,酒也不喝,就是打打(高爾夫)球,打打麻將」。鴉片,對他而言,就只是商品、生意。

 

退隱後一直卜居於仰光市豪宅的羅星漢,二0一三年七月六日晚間因腹瀉引發心肌梗塞去世,享年七十八歲,結束了多采多姿、大起大落的一生。

 

羅星漢平時素重養身,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幾乎每天早上都打高爾夫球,所以都是近午才約訪。羅星漢多年前曾因心臟問題而動過手術,但身體一向還算硬朗,家裡也有護理人員隨伺,此次驟然過世,確實讓親友大感意外。

 

羅星漢親友表示,當晚羅星漢吃了一碗魚湯麵,不料引發嚴重腹瀉,送醫後羅星漢拒絕打點滴,而且認為腹瀉小事,也不願留院休息,堅持回家休養。回家之後可能因為身體虛弱竟引發心肌梗塞,家中又欠缺急救專業人員及設備,一時間搶救不及而去世。

 

一代梟雄竟因一碗可能不太潔淨的麵而喪生,思之令人惋嘆。但羅星漢一生的精彩絕倫,並不因為他死得平淡無奇而遜色。

 

羅星漢祖籍江西,一九三四年出生於緬甸北方鄰近中國的果敢,緬文名字叫「畏蒙」,他的中文名「羅星漢」,還是在就讀於國民黨九十三師殘軍在果敢開辦的反共軍事學校時取的,其實當初取的是「羅興漢」,頗符合國民黨軍當時要「反攻大陸」的心理狀態,後來才改為「星」,是何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羅星漢的祖上跟幾乎所有果敢人一樣,都是南明亡國之後的孤臣孽子,羅星漢的祖上據傳是永曆帝身邊的一名副將,傳到他這一輩剛好是第十代。

 

羅星漢自小膽識過人,很早就展現出領袖特質。他從果敢官立小學畢業後,就進入當地由國民黨殘軍開辦的反共軍事學校學習,首批畢業的二十二名學員均被授予少尉軍銜,羅星漢是最小的一個,年僅十四歲。

 

畢業之後,羅星漢進入果敢楊氏土司所屬的武裝自衛隊擔任分隊長,後來成為土司楊振材的妹妹、人稱「楊二小姐」楊金秀所率領的馬幫隊長,還曾因為帶領人員星夜突襲,救出楊二小姐而聲名大噪。也有傳言指稱他和楊二小姐有親密關係,不過楊金秀晚年受訪時曾親口否認。

 

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後厲行禁毒,使中南半島和東南亞的百萬煙民喪失了鴉片來源。在這個情況下,與中國雲南氣候、水土相同,所製成品與雲南名貨「雲土」質量相若的果敢,就因緣際會成為重要的鴉片產地。當時,羅星漢亦順勢率領馬幫在緬甸和泰國之間販運鴉片,後來也在此期間,他娶了雲南耿馬人張小菀為妻。

 

膽識過人的羅星漢接著自立門戶,在果敢地區辦起了武裝護鏢,專門替鴉片商人長途販運充當保鏢,因為果敢地區是當時緬北主要的鴉片集散地,他的鏢局生意越來越紅火,個人勢力就越來越大,不但擁有數千匹騾馬的馬幫從事毒品販運,還自建海洛因提煉工廠,建立起產銷網路,進而成了金三角地區第一代「鴉片大王」。

 

這也是為什麼西方國家一直認定羅星漢與其子羅秉忠於一九九零年代成立的「亞洲世界(Asia World)」集團剛開始時根本就是個幌子公司,實際上在做的還是毒品生意。

 

003. 2012-12-21 羅星漢受教育不多,但甚喜讀書,也勤於辦學.sos

(羅星漢教育程度不高,但辦學不遺餘力;喜歡閱讀)

 

「金三角鴉片交易縱覽」一書作者伯提爾。林特勒(Bertil Lintner)就指出,羅氏父子利用「亞洲世界」做幌子賺了大錢,用來支撐當時的緬甸軍政府,緬甸軍政府則投桃報李,許以羅氏父子許多政府大工程,如此魚幫水,水幫魚,「亞洲世界」才能在很短時間內茁壯成緬甸數一數二的大公司。

 

現在,「亞洲世界」擁有六萬多名員工,是緬甸五大集團之一。

 

林特勒的前述說法並非空穴來風。「亞洲世界」經手的都是大案子,譬如仰光國際機場、仰光港口營運、建造公路,以及中、緬合資穿越緬甸、從印度洋直達雲南的油氣輸送管道,皎飄深水港以及二0一一年九月三十日遭緬甸總統登盛叫停的密松水電站,都是「亞洲世界」參與的項目。

 

密松電站叫停,很多人都認為是中、緬關係生變的結果,其實一位知道內情的人指出,登盛當時以「民意」為理由叫停,但實際上是他與副總統之間鬥法的結果,「緬甸,什麼時候會傾聽民意了?」。

 

另外,羅氏父子與緬甸軍方的關係確實很好。譬如緬甸前獨裁者丹瑞大將於二零零六年為愛女辦了一場讓人側目的豪華婚禮,據稱羅氏父子就是主要策劃者。

 

仰光當地華人也說,羅星漢位於仰光市警衛森嚴高級住宅區內的豪宅,當年是準備建給總理欽紐。結果欽紐於二零零四年遭丹瑞大將罷黜、軟禁,羅星漢就接收了這座住宅。

 

羅星漢依附當權者,早就有跡可尋。

 

一九六零年代,果敢原土司楊振材反抗緬族軍政府,軍政府所採取的對策則是「以果制果」,利誘羅星漢組織自衛隊與果敢革命軍對抗,聰明過人又識時務的羅星漢立刻應允,領導軍隊擊垮果敢革命軍,革命軍首領楊振聲退入泰國,另一支彭家聲的軍隊則退入中國。這是羅星漢首度展現出其軍事長才,也是他依附權威之始。

 

羅星漢並非只知蠻幹的一介武夫,他也嫻熟謀略,甚至能因此不戰而屈人之兵。把國民黨殘軍驅離「金三角」,就是一例。

 

當年國民黨軍大陸兵敗後由雲南潰至「金三角」,一度控制著「金三角」的鴉片生意,也成了「金三角」第一支以軍護毒、以毒養軍的武裝販毒力量。

 

其時,緬軍無力對付國民黨軍,於是又沿襲當年利用羅星漢對付果敢革命軍的老方法,採取「以華制華」,羅星漢則乘勢獻策,由他出任從事鴉片生意的「孟洞公司」老總。

 

羅星漢的策略是個個擊破,先以利收編國民黨殘軍的大批人馬進入孟洞公司,孤立起部分不願歸順者,接著他建議政府拉攏支持國民黨軍的地方武力,許以利益、官位,進一步切斷國民黨軍與地方的關係。

 

一切就緒後,羅星漢親自發信給剩餘的國民黨軍,「我奉命追剿你們,但我不想發生衝突,希望你們馬上離開」。就這樣,前後一個月,事情就解決了。

 

自此之後,羅星漢就稱霸「金三角」,後來名聞遐邇的大毒梟坤沙(張奇夫),算起來,還是他的後輩。羅星漢和坤沙兩人先後在「金三角」稱雄,但若論起傳奇性及個人的智略,羅星漢則遠在坤沙之上。

 

六、七○年代,羅星漢和坤沙在緬北各據一方,也偶而駁火,兩人後來都被緬甸政府招降,軟禁在仰光。坤沙到仰光之後,直至病逝都沒有更大作為,而羅星漢則放下鴉片,率領兒女改做生意,再創人生高峰。

 

二00七年十月坤沙去世時,僅是一個被緬甸政府軟禁的囚徒。羅星漢去世時,則是坐擁億兆家財的超級富豪和華人領袖,去世次日政府官員和企業家紛紛前往吊唁,境遇之別不言而喻。

 

羅星漢算起來只有小學畢業,但他很重視教育,對於教育的關注和支持始終如一,本人也甚喜閱讀。

 

一九六八年時,後來成為「果敢王」的彭家聲獲得中國支援反攻並佔領果敢。羅星漢當時採取焦土政策,強迫果敢人民遷往臘戌,焚燒果敢新街,使得現今臘戌成為果敢民族大本營。羅星漢當時還在臘戍建立了果敢反共軍校,自任校長。

 

其實,羅星漢一九五六年小學剛畢業就當上了果敢縣大東山區教育組長,負責二十多個學校。一九六五年時緬甸排華,關閉華校,羅星漢卻另闢蹊徑,以果敢前進委員會名義向緬甸官員提出發展地方教育的要求,理由是「國家中心文化要維護,民族固有文化要保留」,向緬甸政府提出發展地方教育的要求,興辦「果文」學校。

 

緬甸政府承認果敢人為緬甸的「果敢族」,所以就同意了羅星漢的「民族固有文化要保留」建議,允准興辦果文學校。其實,這世界上哪裡有什麼「果文」,「果文」根本就是華文,華文在緬甸得以香火延續,緬甸華人教育堪稱東南亞的佼佼者,就是羅星漢當年頭腦靈活、偷天換日的結果。

 

另一方面,羅星漢也以臘戍為中心,每年指揮兩次運輸量在200噸左右的鴉片倒賣,收入甚豐,總利潤額在六、七百萬美元之間,鴉片產供銷的「一條龍」經營方式,也是在羅星漢手中建立。

 

也就是在那段時間,羅星漢的大名不僅威震金三角,而且成為當時聞名世界的大毒梟,更變成了西方媒體報導中的「鴉片將軍」,美國也懸賞捉拿他。對於這一點,羅星漢總是輕描淡寫地說,「美國人要怎麼說,就隨他們吧」。

 

003. 羅星漢仰光豪宅的會客廳,這座巨宅原先是建給總理的.sos

(羅星漢在仰光的豪宅,原先是建給總理的)

 

羅星漢經營毒品生意使得緬甸政府遭受來自國際反毒的壓力,再加上他的部隊未解決緬共在北部山區割據的問題,緬甸政府遂翻臉決定解散他的部隊,羅星漢堅決不從,帶領部隊退入泰國,後來在國際合作之下,羅星漢於一九七三年在泰北被誘捕後轉交給緬甸政府。緬甸政府判其無期徒刑,關入惡名昭彰的仰光英盛監獄。

 

當年判決的理由是「叛國」而不是販毒,主要的原因就是,他的販毒是緬甸政府默許的。羅星漢在獄中也頗受禮遇,有自己的牢房,還可以開小灶,並有軍情局的一位專責人員陪伴他。

 

在獄中的羅星漢也並未閒著。他上書當時的總統尼溫,建議由他協助招降各路少數民族叛軍,結果獲得採納。羅星漢也不負所託,計劃執行成功,立下功績,終於在一九八零年時通過大赦獲得釋放。龍回大海的羅星漢又開始翻雲覆雨,從經營毒品的老行當,累積資本後慢慢轉型為正當的生意,終於成為一方巨賈。

 

過世之前的十多年,羅星漢其實已是退休狀態,平日不太見客,「亞洲世界」也完全交由羅秉忠打理,但只要有客來訪,離去時,不論尊卑,他一定親送至門外,頗有老一輩江湖人物風範。

 

003. 有客來訪,不論尊卑,羅星漢一律親送至門外  2012-12-21.sos

(有客往訪,羅星漢一定門口親送)

 

羅星漢晚年甚為低調,辦學卻不遺餘力,特別是在上緬甸臘戌、果敢一帶,聲望很高,很受愛戴。他一生大起大落,有過無數頭銜,但他最愛的,就是「緬甸果敢民族文化總會永遠榮譽主席」,熟識他的人,也都稱他為「羅主席」而不名。

 

總體來說,羅星漢對果敢地區有五大功績讓人感念。一、提倡果敢族搬遷移民到怒江西岸,擴大生存空間,提倡果敢族落地生根。二、 一九六五年緬甸發生排華事件,學校全部收歸國有,華文學校也遭到下令關閉。羅星漢則運用智慧將「華文」改稱為「果敢文」,「華人」轉稱為「果敢人」,瞞天過海騙過緬甸中央政府,使得「果敢民族文化(實際上就是華族文化)」得以保留承繼,華文在緬甸得以香火延續。三、大力發展果文學校,總計果敢文教會屬下有八十四所學校,老師有一千多名。四、羅星漢投資修建了臘戌—木姐公路。這條全長一百八十多公里的道路是緬甸北部通往緬中邊境的重要通道,也是中緬邊境貿易的最主要通道。更重要的是他積德行善,因為修路無利可圖,靠收三十年過路費根本收不回投資。五、一九九八年時羅星漢出面組成雲南會館,成為凝聚緬甸華人的重要民間組織。

 

更有趣的是,緬甸中央政府很忌諱民間團體,所以各地雲南會館都是巧妙地「寄生」在廟宇裡的單位,也益見羅星漢通情達變,確有過人之處。

 

對於前半生的大毒梟生涯,羅星漢在晚年反思中不諱言確實對社會有危害,但仍不忘強調當時要以果敢人的生存放在第一位,「為了生存,其他的事情皆可不顧」。他也多次強調自己是「第一個提出禁毒」的地方領袖,多次在果敢老街公開焚燒毒品,並請國際組織和國家領導人參觀。

 

縱觀羅星漢的一生,他機變靈活,能夠認清時局發展而及時調整策略來順應強勢的一方,聰明地避免沒有致勝把握的衝突,從而獲取利益,擴張力量,進而取得成功。

 

羅星漢曾評價自己「我只要想著是合理的,我就去做,也不遺憾。我的性格是敢作敢為、敢想敢做,我認為這是我一生最大的長處」。

 

003. 2012-12-21 羅星漢在看護注視下自行打針打針.sos

(羅星漢在看護注視下,自行注射針劑)

 

羅星漢一直被認為是較親緬甸軍政府者,也正因為如此,他有很多機會跟緬甸高層人士接觸,很確定緬甸現實的改革是真心的,而且絕對不會走回頭路,也不會在「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贏得下次大選時不認帳…………

 

我於二0一二年九月十五日在羅星漢的寓所給他作了專訪,以下是訪談紀要:

 

梁東屏(以下簡稱梁):緬甸從去年(二0一一)三月開始宣布要進行改革、開放,但是至今為止,還是有不少人對緬甸政府是否真心抱有懷疑的態度,你的看法如何?

 

羅星漢(以下簡稱羅):六十年代,緬甸是東南亞國家中最富裕的國家,但是閉關五十年來,緬甸已成為區域內數一數二的窮國,現在的總統(登盛)對這點看得很清楚,我們的領導及全國人民,也都了解我們吃了大虧,所以現在都堅持一定要開放,這個改革、開放是真的,不用懷疑。

 

緬甸資源豐富,土地廣闊,雨量充足,礦業,銅、鐵、金、鎢、石油、天然氣,什麼都有。從前軍人當政,他們只知負責國家安全,不懂經濟,才會做出錯誤的決策,但是不能一錯再錯。

 

梁:政治的穩定是經濟發展的要素之一,但緬甸的政治穩定度是否沒有問題?舉例來說,緬甸下一次大選將在二零一五年舉行,幾乎所有的人都相信翁山蘇姬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會贏。那麼,緬甸政權會順利轉移嗎?還是會像一九九零年那次「全民盟」大勝,但軍政府拒絕交出政權。

 

羅:一九九零年的歷史絕對不會重演。經過了二十多年,大家都覺悟了,也都有共識,如果選輸了,就應該交出政權,絕對不會再走回頭路。我自己也認為「全民盟」會贏。

 

梁:但是就人性的觀點來說,難道包括丹瑞大將在的前軍政府領導人,不擔心「全民盟」取得政權之後會算帳嗎?他們為什麼要冒這個風險?

 

羅:我認為緬甸這次翻天覆地的改變是正向的,緬甸也不會對丹瑞這些人算舊帳,我相信翁山蘇姬和登盛在這方面是有共識的。再說,改革開放甚至於登盛出任總統,都是丹瑞一手安排,丹瑞其實也是想為國家做事,只是沒做好罷了。

 

梁:丹瑞現在真的已經不管事了嗎?

 

羅:他真的已經不管事了,否則的話,被軟禁的前總理欽鈕也不會放出來了。

 

梁:緬甸開放之後,就做生意的觀點,你認為應該注意些什麼呢?

 

羅:過去在緬甸做生意,主要是靠關係,現在公平競爭了,就要靠本事,我相信有不少企業會在競爭之下垮台。緬甸的開放,基本上是以中國為藍本,其實現在緬甸已經比中國開放,我甚至認為開放得太快了一點,到時候舊的被打垮,新的還起不來,會有問題的,所以要趕快轉型。

 

梁:你的事業也在做轉型的準備了嗎?

 

羅:早就準備好了,我計畫朝電力方面發展。其實前一陣子被緬甸政府停掉的密松大壩,就是我引進的。這裡面有些誤解,因為竣工後產生的電力,有百分之八十五輸往中國,只有百分之十五提供國內供電,所以很多緬甸人覺得心裡不舒服。其實緬方佔了百分之五十一點八的股份,所以多數的利潤是屬於緬方的。這個水電站計畫一定會恢復。  (新加坡『怡和世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