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su_shikyinpin_1

   (翁山蘇姬訪中會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緬甸反對派領袖、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主席翁山蘇姬已應中共邀請,於六月十日到十四日之間率團訪問中國大陸。這是翁山蘇姬首次訪問中國,也象徵著她多年來的努力終於有了成果。

 

中方在發佈翁山蘇姬往訪的消息時,強調,這是中緬黨際交往的一次重要訪問,目的在於進一步增進雙方溝通與理解。

 

對翁山蘇姬來說,這次的訪問行程,無疑是一個重大突破。自從她於二0一零年刑滿結束軟禁,並於二0一二年四月參加補選獲選為國會議員之後,翁山蘇姬一直積極進行前往中國訪問,但中方數度邀請「全民盟」訪問團往訪,但卻一直將身為主席的翁山蘇姬排斥在外。

 

實際上從二0一二年開始,翁山蘇姬就曾多次表達訪華意願,但中國一直對翁山蘇姬保持了相當的距離。主要就是因為翁山蘇姬被西方國家視為「民主標籤」,而中國長時間以來,一直是遭西方國家制裁的緬甸軍政府的堅強支持者,所以在緬甸於二0一一年「化身」為文人政府之前,中國是絕無可能與翁山蘇姬接觸的。甚至華人演員楊紫瓊主演、於二0一二年推出的電影「翁山蘇姬」,也在大陸遭到禁演命運。

 

緬甸於二0一一年開始至今不知虛實的改革開放以後,與包括美國、歐盟等西方國家開始改善關係,中國與緬甸的關係確實因之有所變化。特別是中國是緬甸最大貿易夥伴,但緬甸總統登盛(Thein Sein)二0一一年卻突然無預警喊停北部密松水力發電大壩工程,令中方投資付諸流水。但即使如此,中國都沒有改變對翁山蘇姬的態度。

 

譬如說,翁山蘇姬於二0一三年一月出訪南韓時,就曾公開表達訪中意願,隨後並在不同場合多次重申。同年三月三月她更以實際行動,出面為中國參與投資的緬甸萊比塘銅礦專案辯護,勸退國內的抗議聲浪。

 

凡此種種,均顯現出翁山蘇姬為了能夠訪華而不惜放下一向孤傲的身段,但是中國卻完全不為所動,光是二0一三年,「全民盟」就曾經四度派團訪中,但是翁山蘇姬均無法同行。

 

特別是二0一四年十一月四日,「全民盟」發言人年溫公開宣佈,翁山蘇姬將於次月對中國進行「歷史性」訪問,預計逗留一周,連翁山蘇姬本人都興致勃勃地對媒體記者承認將有中國之行。

 

哪裡知道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卻在例行記者會上回答提問時表示,中方沒有翁山蘇姬訪華的「確切」消息,但「中方一貫重視發展跟緬甸的睦鄰友好合作關係,與包括全民盟在內的緬甸各政黨和政治團體保持良好接觸和溝通,以促進中緬關係全面發展」。

 

「全民盟」公開宣布的翁山蘇姬訪華之行,就這樣胎死腹中。很難想像翁山蘇姬方面會在中方沒有首肯的情況下,單方面發佈這麼重大的訊息,但中方為何要讓翁山蘇姬這麼難看,至今仍然是謎。

 

中國不跟翁山蘇姬接觸,除了前述的原因之外,還因為翁山蘇姬於二0一二年上半年訪歐並領取二十一年前所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時,會見了同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流亡海外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這件事,犯了中國的大忌。

 

只不過現在時移勢易。一方面緬甸將於今年底舉行大選,雖然至今為止,受限於緬甸憲法的規定,翁山蘇姬不具爭奪總統大位的資格,但「全民盟」卻極有可能獲勝。在這種情況下,中國押寶翁山蘇姬,並藉此給近兩年來不太「感恩圖報」的緬甸現政府壓力,正是外交上一石二鳥之舉。

 

另一方面,中緬之間因為北方「果敢王」彭家聲於今年二月九日發動至今未曾稍歇的「收復失土」戰爭後,雙邊關係甚為緊張。中國當然不會明言支持彭家聲,但果敢人就是「中國人」,也是不爭的事實,彭家聲如果能收復果敢,中國當然樂觀其成。

 

緬甸方面並不是不明瞭這一點,但「啞子吃黃連」也無法挑明了說,只能很有針對性地暗示彭家聲根本是在中國境內的旅館內指揮作戰,果敢同盟軍的傷兵也是送往中國境內醫治,並公布了旅館及醫院的圖片。

 

今年三月十三日,還發生緬甸軍機投彈誤炸,造成中國雲南臨滄市平民五死八傷事件。其實很多情況跡象顯示,該事件很可能不是單純的誤炸。

 

巧的是,這次中方宣布翁山蘇姬將往訪之前三天,中方才在邊境舉行大規模演習,一般均認為中方這個演習是有針對性的。

 

中共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帳號「俠客島」就於日前發表名為「中國為何邀請翁山蘇姬訪華」的分析文章,指稱中共當局邀請曾是「敏感詞」的翁山蘇姬往訪,是緬甸大選前中國的外交戰略布局,也意在警告緬甸軍方頑固派。

 

文章中指出,翁山蘇姬之所以能「脫敏」(脫離敏感詞行列),是因為她對中國態度轉變。由於翁山蘇姬在緬甸民眾中擁有極高威望,若無意外,她所領導的民盟有望在今年底的緬甸大選中取得不錯成績,所以「中國邀翁山蘇姬訪問北京,對中緬關係發展應該是個前瞻性的正確決定」。

 

文章中也指出,中國邀訪翁山蘇姬的時機有點不尋常。因為中方二日才宣布在中緬邊境進行陸空聯合軍演,此舉已經被解讀是對緬甸政府軍炮彈數度落到大陸境內的「警告」。結果三天之後,中方就宣布邀請翁山蘇姬往訪,文章認為,「這應該是要向緬甸政府傳達某些耐人尋味的信息」,並且某種程度上也是「對緬甸政府,尤其是軍方頑固派的一個警告」。

 

至於翁山蘇姬急於往訪中國,當然有其政治上的算計。說到底,還是為了大選的選票。中國做為區域內大國,長久以來與緬甸關係密切,動見觀瞻,是翁山蘇姬無法忽視的力量。

 

但翁山蘇姬前往中國訪問,也將面對一定的風險。

 

擺在眼前的就是至今仍然在中國繫獄,同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劉曉波。翁山蘇姬只要踏上中國的土地,就勢必要面對國際媒體要她在這件事上表態。她將如何因應,會是她的政治智慧大考驗。

 

按照中國一貫的立場及作法,翁山蘇姬如果表態支持劉曉波,很可能的結果是將面對中國直接駁斥。但如果不表態,她救勢將受到國際輿論責難。

 

長久以來,翁山蘇姬已經因為不對緬甸內部羅興亞人受迫害之事表態而飽受國際質疑。緬甸是個佛教國家,佔少數的羅興亞人信奉回教,翁山蘇姬保持沈默,就是激怒佔絕大多數的佛教徒。

 

翁山蘇姬一九四五年六月十九日出生於緬甸仰光,其父親翁山將軍是緬甸民族獨立英雄。一九四七年七月十九日,翁山將軍被緬甸愛國黨人刺殺,當時翁山蘇姬才兩歲。

 

一九六零,其母被任命為緬甸駐印度大使,翁山蘇姬於是隨母親離開了緬甸前往印度,就讀當地女子學院。一九六三年,翁山蘇姬被送往英國牛津大學,攻讀哲學、政治學和經濟學,並獲得學士學位,畢業後留校任職,並於一九七二年與研究西藏文化的英國學者、牛津大學教授邁克·阿里結婚,婚後育有二子。

 

一九八八年三月,翁山蘇姬因母親中風病危而回到仰光。當時正值緬甸人民發起反抗軍政府的遊行示威,遭到軍隊和警察的殘酷鎮壓,共有兩百多名無辜民眾遭殺害,舉國彌漫著恐怖氣氛。很多受害者、激進分子和退役高級軍官,要求翁山蘇姬出面領導民主運動。

 

同年八月二十六日,仰光近百萬群眾在瑞達貢(大金塔)西門外廣場集會,翁山蘇姬首次公開發表演講,從此走上政治不歸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