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販賣 東南亞國家 東南亞難民 梁東屏

(▲泰國警方在泰南發現「人蛇」營,及亂葬坑)

 

這段時間以來,東南亞國家泰國、印尼、馬來西亞「突然」爆發出「人蛇」(人口販運)問題。先是泰國南部發現「人蛇」營地及亂葬坑,接著馬來西亞及印尼都有「人蛇」船搶灘靠岸。

 

其實,「人蛇」問題一點都不「突然」,也一直都存在。特別是泰國作為「人蛇」的中繼站,該國軍警人員更直接涉入販運人口牟利,對在本國飽受欺壓而不得不外逃的「人蛇」更是壓榨、迫害毫不手軟,所作所為讓人髮指。

 

這次事件之所以爆發,就是因為泰國境內人蛇營的「蛇頭」收了贖金但又不放「人蛇」,反而要求更多贖金,實在無能力交付贖金的「人蛇」親人憤而報警,才揭發出來。泰國警方也才不得不進行掃蕩。

 

結果人蛇集團採取的策略卻是拋棄人蛇,方法之一就是將人蛇趕上船隻而棄置公海。在馬來西亞及印尼發現的人蛇船就屬於此類。

 

更慘的就是,儘管聯合國、西方國家都呼籲馬國及印尼救助人蛇,這兩個國家的作法卻是提供有限的燃料及食物,再把人蛇船推回大海。印尼已經表明將把偷渡客全部驅趕到馬六甲海峽的公海上。馬來西亞則指出除非這些船隻面對沉沒的危險,否則就不會讓偷渡船進入馬國水域。

 

馬國海事執法局負責人陳國貴說,「我們的一貫政策是為這些船民提供所需物資後,就會把他們送離馬來西亞海域」。印尼海軍則表示他們已經在十一日把一艘在亞齊省西北部靠岸、載來大約四百名船民的偷渡船拖回馬六甲海峽。

 

印尼海軍發言人馬納漢說,「這些船民都安然無恙,狀況良好。他們的目的地是馬來西亞,所以我們為他們提供了糧食、飲用水和醫療用品,然後送他們繼續上路。我們並沒有強迫他們去馬來西亞或澳大利亞。那不關我們的事。我們關注的是他們沒入境印尼」。

 

目前,泰國警方已經對曾任泰南沙敦府高官的帕祖班(科佟)發出通緝令,但他早已先一步潛逃。警方透露,這名前高官是一個人蛇集團的主謀,目前被充公數千萬泰銖的財產,是當地的社會聞人。

 

據信,科佟應該是逃往馬國度假勝地浮羅交怡。根據沙敦府府尹德傑拉指出,科佟擁有沙敦外海一個小島拉艾的大部分土地。他指出,科佟與靠近沙敦的巴東勿剎地區的地方官員關係密切。當局最初發現的亂墳堆就是在巴東勿剎附近一個偏遠山區。

 

當地居民則指出,拉艾島一直以來是個「禁區」。一個不願具名的居民說,「如果有船隻靠近拉艾島,島上的快艇就會立刻駛出,下令靠近的船隻馬上離開。

 

另外,自泰國本(五)月初開始嚴厲取締人口走私活動以來,警方已經逮捕了十八人,其中就包括一些高級地方官員。泰國警方也正在通緝三十二人,另有五十多名警員包括一些高官,因為沒有對人口走私活動採取行動而被「調職」。

 

泰國警方是在五月一日在該國南部與馬來西亞交界宋卡府沙道地區密林中發現「人蛇」營地以及亂墳堆,結果一共找到三十二座埋得很淺的土墳,其中一些是空墳。發掘的結果則挖出二十六具屍體,其中一名為女性,據信都是來自緬甸或孟加拉準備偷渡到馬來西亞,而後因各種原因死亡的非法移民,因為他們的遺骸的頭部都按照回教習俗朝向北方的家鄉。

 

這個事件的起因,是一位名為庫拉米亞的緬甸移民,付了大約美金三千元的贖金,要贖出被人口販子扣留在前述營地的姪子卡金姆。結果錢付出之後,人口販子並未依約放出卡金姆,反而在十五天之後又要他再付美金四千元。他實在付不出來,只好前往報警。警方則在根據線報之後前往搜索,發現前述營地,只不過卡金姆已經成了二十六具屍體之一。

 

一位生還者告訴庫拉米亞,應該是在他報警之後,人口販子就把卡金姆打死了,「那段時間,大約有十七到二十個人死亡,大多是遭槍殺或亂棒打死」。

 

不過,泰國警方於五月三日表示,經法醫檢驗,初步鑑定屍骨沒有明顯裂痕,因此推測這些死者很可能是死於疾病或營養不良而非暴力謀殺。泰國警方也在營地附近找到了三名生還者。

 

人口販賣 東南亞國家 東南亞難民 梁東屏 SOS新聞募資平台

(▲泰國鑑識人員正在檢查屍骨)

 

事件發生之後,再度引起國際社會對泰國人口走私問題嚴重的關注。泰國警方則在壓力之下進行搜索,結果又在附近發現另一處營地及五個淺墳,並且逮捕了五十名涉及人口走私的警員。長久以來,泰國邊境警察及海軍人員都牽涉人口走私販運。

 

五月七日當天,泰國警方也在南部與馬來西亞接壤的合艾市扣留了一批相信是來自緬甸或孟加拉的羅興亞人。人權組織指出,泰國當局加大打擊人口販運網絡的力度,導致人蛇集團改變策略,放棄在泰南的人蛇營,而將大批人蛇送入馬來西亞,有些「蛇頭」乾脆把「人蛇」趕上船隻,公海漂流。

 

無獨有偶,九日當天,共有四艘載有六百名羅興亞難民的船隻漂流到印尼蘇門達臘島北端的亞齊省。雅加達「國際移民組織」的史提芬。漢米爾敦表示,其中有三艘很顯然是遭人口販子拋棄,另一艘則是耗盡了油料。難民中包括了九十八名婦女及五十一名孩童。

 

一位今年四十三歲、名為拉席。阿梅德的羅興亞難民表示,他和大兒子是於三個月前離開緬甸若開邦,歷經千辛萬苦才到達泰國,不久前整船人被人口販子拋棄在海上,「我們根本沒東西吃,只能祈禱」。

 

另一名年僅十六歲的羅興亞人索里夫披露,他逃離緬甸一個難民營,在偷渡船上待了一個月,船上有好幾百人,他們不只缺糧,還被蛇頭毒打。他說,「我們的船上有六人病死或餓死,結果船長下令將他們的屍體扔入大海」。

 

印尼災難管理局官員達沙表示,「一名難民會說一點馬來話,他告訴我,代理(蛇頭)告訴他們,他們已經到了馬來西亞,要他們自己游泳上岸」。結果他們上岸後,才知道是印尼。另一名難民透露,他們在泰國登船,本來要前往馬來西亞,但走私犯最後拋棄他們,只留下一點燃油讓他們自生自滅。

 

二00九年六月,印度海岸警衛隊和印尼海軍曾經營救了六百多名被困海上的羅興亞船民,結果發現他們出發時有一千多人,結果在抵達泰國後被泰國軍方扣押,遭到毒打和折磨,有人甚至被泰國軍隊槍殺。最後,泰國海軍把他們推向大海「流放」,獲救時已有四百多人遇難。

 

關注羅興亞人十多年的「若開項目」主任克麗絲。萊瓦表示,最近三年以來,在緬甸等國的羅興亞人因受到暴徒襲擊而大舉外逃,大約十萬人拖家帶眷逃離家鄉。萊瓦相信,目前在泰國有多處叢林營地,大約八百名羅興亞人還暫時住在那裡。

 

一般來說,「人蛇」的第一站都是泰國,他們被「蛇頭」安置在密林中的營地,等待家屬或親人交付大約三千美元的贖金,才由人口販子帶往馬來西亞,付不出贖金的「人蛇」就會被留置在營地中,過著非人的日子,不少人因遭受虐待或生病而死。

 

不過克麗絲也表示,因為國際的壓力,泰國跟馬來西亞都開始掃蕩境內的「人蛇」營地,最近幾個月以來,「蛇頭」的策略已經有所變化,他們現在把羅興亞人以及來自孟加拉國的其他被拐賣者關到一些大型船隻上,等待他們的親屬支付贖金。她估計大約七千至八千名非法移民現在待在位於泰國附近海域、馬六甲海峽或公海的船上。

 

 

羅興亞難民 印尼 人口販賣 東南亞國家 東南亞難民 梁東屏

(▲在印尼上岸的羅興亞難民)

 

泰國南部一直被視為是販賣緬甸羅興亞人的活躍地區,而泰國東北部多個府則被指是販賣寮國(老撾)女子的樞紐。

 

前述營地附近的目擊者指稱,該營地一次可容納兩百人,人蛇集團每次大約會帶三十至四十人來到。而被發現的兩名分別為十四歲、十七歲的少年生還者則向警方透露,在警方發現該人口販賣營地之前,那裏至少窩藏了八百名難民。

 

兩名少年指稱,他們在該營地已經被關押了八個月,並稱那裏的難民是在警方五月一日抵達之前被緊急疏散,但不知被送往何處。

 

另一名二十八歲的生還者阿努札則表示,「我們付不起贖金,所以他們把我們關在這裏,也不管我們的死活。有好多人都曾被毆打或虐待,我們從來都沒有足夠的食物或水,也很少洗澡」。

 

阿努札來自孟加拉國,因為身體太虛弱而被遺棄,已經發燒長達兩個月,身上長著疥瘡和虱子,被發現前也已經兩天沒吃東西,若不是獲救,只能等死。

 

阿努札表示,他相信挖出的屍體當中,有十人是孟加拉人,另外至少還有三十名死者是羅興亞人。他也指出,該營地由八個中間人看管,他跟其中三位很熟,中間人有些是羅興亞人,有些是馬來西亞人。

 

五月一日當天,大約兩百名警員和救援人員步行上山,搜索了這座距離馬來西亞邊境僅幾百米,位於小山崗上叢林密處的營地,營地共有三十九間竹屋,其中二十四間供住宿,其他則是簡易廚房和廁所,還有一座瞭望台,監看所有可以通往營地的路徑。

 

從最近的公路,也要步行四十多分鐘才能抵達這個隱密的營地。人權活動人士表示,這個營地很可能只是附近許多營地之一。

 

人口販賣 東南亞國家 東南亞難民 梁東屏 羅興亞難民

(▲簡陋的「人蛇」營地)

 

許多生活在緬甸和孟加拉國的羅興亞人因為生活困苦,或受居住地其他種族居民迫害,只得花錢找「蛇頭」安排偷渡,歷盡千辛萬苦走海路到泰國和馬來西亞,再從那裡前往其他國家。也有人是上了「招工」的當而被拐賣,這些人被送到前述的「等待營」之後,相當於人質。

 

「蛇頭」會指示他們向國內或海外的親人要求交付「贖金」才放人,在遭「扣留」期間,生活及衛生條件都極差,不少人因此而喪生。

 

羅興亞人在緬甸沒有公民權、工作權、自由遷徙權,特別是在若開邦,受到中央政府縱容的地方佛教徒對他們迫害,過去三年來,大約已有十萬人外逃,更形成了自越戰以來最大規模的「船民」外逃。更悲慘的是,他們不但受到「蛇頭」剝削,也受到泰國執法人員壓榨。

 

羅興亞人主要生活在緬甸若開邦、孟加拉和其他東南亞國家,但緬甸和孟加拉國拒絕承認他們為本國公民。緬甸政府視羅興亞人為外國人,多數緬甸人將羅興亞人看做是來自鄰國孟加拉的非法移民。孟加拉則自一九九二年起拒絕給予羅興亞人難民身份。

 

一些人權活動人士指稱,發生在泰國境內的人口販賣行為已經「失控」。這次宋卡府的亂墳堆曝光,就是最明顯的見證。

 

美國國務院去年六月發布的「販賣人口報告」把泰國、馬來西亞列入全球人口販賣最猖獗國家和地區名單,評級降至最低的第三級。報告中指出,「路透社」記者在泰國等三個國家進行為期兩個月的調查,發現泰國移民部門官員執行一項「非官方政策」,把來自緬甸、棲身泰國難民收容所的羅興亞人交由人口販賣組織處理,一些海軍官員和人販子也從中牟利,而泰國政府未能採取有效措施懲罰相關人員,導致販賣人口相關的腐敗現像滋生。

 

泰國現在面對國際壓力,已經宣布將召集十五個國家在五月底召開區域特別會議,討論解決危機的對策。泰國內政部在所發出的聲明中指稱,十五國的官員五月二十九日將在曼谷出席一個特別會議,共同處理「前所未有的非法移民突增的問題」。聲明中表示,非法移民的來源國、中轉國和目的地國必須合作來處理問題。出席會議的將包括來自緬甸、孟加拉、馬來西亞、印尼、柬埔寨、越南、澳大利亞、美國等國的官員。

 

只不過,如果過去的經驗可資借鏡,只要緬甸、孟加拉無法改變對羅興亞人的態度,牽涉各國的邊境管制依然鬆懈,邊境官員依然貪婪,「人蛇」問題恐怕是無解。

 


 

延伸閱讀

媒體合作夥伴風傳媒的相關文章:

〈亞細亞的孤兒 羅興亞人海上棺材流離〉

閻紀宇專欄:翁山蘇姬不願面對的人道危機

〈宗教迫害竟成種族滅絕 羅興亞人的海上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