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僅不到半年前,柬埔寨全國還瀰漫在一片大和解的氣氛中,政治上的死對頭,現任總理洪森和反對黨「拯救國家黨(救國黨)」主席山嵐西前所未見地在網路平台臉書上公開「曬友誼」。只不過這個政治蜜月現在已經結束了。

 

柬埔寨金邊地方法庭日前趁山嵐西出國前往日本、南韓訪問,突然以一個早已遭人遺忘的案子,對他發出逮捕令。當時人在南韓的山嵐西聞訊後頗為「勇敢」地表示,他決定如期回國面對,還豪言壯語,「我死也要死在柬埔寨」。

 

只不過跟過去數十年數度面對同樣情況時一樣,山嵐西最終還是食言了,他並未回國,柬埔寨國會隨即撤銷了山嵐西身為國會議員享有的豁免權。柬國政府發言人西潘也在面對媒體時指出,山嵐西如果回國,會立即遭到逮捕。

 

這件事,再度證實洪森是一位狡詐無比的政治人物。歷史也早已證明,洪森的和解「誠意」,只會在對手強大時才會出現,他只要一旦意識到自己佔了上風,打壓對手時絕不會手軟。山嵐西與洪森之間的政治鬥爭長達二十餘年,卻一而再、再而三中招,也是匪夷所思之事。

 

柬埔寨 洪森

柬埔寨總理洪森。Photo Credit: UN Women NC ND BY 2.0

 

 

20年來的政治宿敵

 

如所週知,近二十年來,洪森一直把山嵐西當作其政治上的頭號大敵,對他的打壓也一直不遺餘力。

 

2005年2月,山嵐西被柬埔寨國民議會以侵犯他人合法權益、應受法律制裁為由而剝奪其議員豁免權,山嵐西隨後選擇離開柬埔寨流亡國外。同年12月22日,金邊市法庭宣布,山嵐西誹謗柬國民議會議長、奉辛比克黨主席諾羅敦.拉拉烈王子,以及洪森的罪名成立,缺席判處其有期徒刑18個月。

 

2010年初,山嵐西又因在柴楨省拔除柬、越邊界界樁而遭起訴,柴楨省法庭以損壞公物罪缺席判處山嵐西兩年有期徒刑。

 

流亡國外的山嵐西不服判決,表示他拔除柬越邊界界樁是為了保護柬埔寨領土不受越南蠶食。柬政府因此在向金邊市法庭提起訴訟,指控山嵐西涉嫌犯有偽造柬、越邊界公共文件罪和傳播不實新聞罪。同年9月23日,金邊市法庭據之缺席判處山嵐西有期徒刑十年並處以罰款。山嵐西也因此一直流亡在外,不敢回國。

 

柬國上次的大選是於2013年7月底舉行,選前洪森突然無預警請求國王特赦山嵐西,讓他回國。當時,很多人都判斷,洪森此舉實際上是有其政治上的深意,也就是他在有必勝的把握之下,讓山嵐西回國為那次選舉背書,以杜絕國際社會對柬埔寨批評的悠悠之口。但是他又擔心山嵐西回國參選會造成風潮,所以刻意選在臨近大選之時才要求國王特赦,讓山嵐西沒有時間登記、參選。

 

洪森的這招,在一定程度上是奏效了,也證明了他確實老謀深算。山嵐西回國當天,金邊市的歡迎場面十分盛大,足見他雖然去國多年,聲望仍然很高。阻止他參選,在策略上實屬必要。

 

桑蘭西 柬埔寨 洪森

2013年國會大選中,桑蘭西領導救國黨贏得55席,次於人民黨的68席成為第二大黨,也是最大的反對黨。Photo Credit: Public Domain

 

不過那次選舉,還是讓洪森揣揣不安。因為「柬民黨」在國會的席位,從選前的90席掉成68席,足足少了22席,「救國黨」則斬獲空前的55席,是洪森自1985年出任總理以來所遭遇的最大選舉挫敗,也是迄今反對派席次在國會增長最大幅的一次。

 

山嵐西隨後挾著國會第二大黨之姿,一方面指責選舉嚴重舞弊,拒絕接受選舉結果,另一方面則抵制國會,讓新國會遲遲無法開議。這個僵局持續一年之久。2014年7月,洪森終於低頭並與山嵐西達成協議,山嵐西同意結束抵制以換取政府承諾推展選舉改革,同時山嵐西也得以遞補進入國會。同年12月,柬國國會推選山嵐西為少數派領袖。

 

山嵐西當時向記者宣布,由於選舉結果而引發的近一年的政治危機宣告結束,柬埔寨進入了加強民族團結、維護國家利益、捍衛領土主權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新的歷史時期。洪森則打蛇隨棍上,宣稱柬埔寨的政治環境良好,「柬人民黨」和「拯救國家黨」會共同努力解決柬埔寨存在的其它問題。

 

前述安排使得洪森掌政30年來第一次在國會中有「對手」,是山嵐西聲勢最旺之際,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洪森開始大張旗鼓表演「大和解」。這就是典型的洪森,他在政治對手強大的時候,經常採取懷柔、籠絡的手法,然而一旦機會出現,他就會毫不猶疑出手,將對手武功廢除。

 

 

山嵐西吃過好幾次洪森的虧

 

山嵐西是在2011年時被控於2008年指稱當時的外交部長何南宏「曾是紅高棉成員」而構成誹謗罪。山嵐西當時並不在國內,柬國法院在缺席審訊的情況下將山嵐西定罪,判處監禁兩年和罰款兩千美元,山嵐西則選擇自我放逐,流亡法國。

 

後來山嵐西在2013年7月獲得國王西哈莫尼特赦後返回柬埔寨,大家也都自然認為他已被赦免前述罪罰,哪裡知道洪森並未忘記,一直拿這個案件當作必要時對山嵐西開鍘的「備胎」,結果果然用上。

 

這一次的兩人交惡,顯然跟柬國的政治局勢有關。儘管柬國下一屆大選是在三年之後,但朝野的角力已經越來越激烈。山嵐西訪問日本時就緬甸反對派勝選表示,他希望柬埔寨下一屆大選後也能實現和平權力轉移,並公開指責執政黨「柬埔寨人民黨(柬民黨)」在上屆大選普遍存在作弊,他也呼籲國際社會施壓迫洪森下台。

 

柬埔寨 洪森

Photo Credit: Luc Forsyth @Flickr NC BY2.0

 

對於一直懷抱永續執政夢想與野心的洪森而言,這當然是個「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挑釁。其實,洪森反擊的動作月前就已經開始顯現。先是「救國黨」幾名國會議員在國會大廈外被毆。接著,該黨副主席耿梭卡(Kem Sokha)被執政黨議員罷免了議會副議長職位,等於已事實上預告兩黨的脆弱政治協議宣告瓦解。

 

 

其實山嵐西早就吃過洪森的虧。2006年2月,山嵐西結束在巴黎的自我放逐回到柬埔寨。山嵐西的自我放逐,是為了躲避當年因「譭謗」洪森及拉拉烈王子而遭判刑十八個月,後來在洪森的要求下,寫下公開道歉、悔過書,才得以回國。

 

洪森當時不僅赦免山嵐西,還一口氣釋放了好幾位繫獄的反對黨要角及社運人士,當然也博得「寬宏大量」的讚譽。

 

當時的柬埔寨,也是「和解、對話」之聲震天價響,大家都充滿希望。只不過蜜月期並不長,雙方很快就又開始互相攻擊,山嵐西也在四年之後,頂著包括前述的數個會遭判刑的罪名,再度流亡巴黎。

 

實際上,包括耿梭卡(KemSokha)在內的好幾位「救國黨」要角都不信任洪森,曾經出面反對山嵐西妥協。柬國知名政治分析家耿來(Kem Ley)更直截了當指出,洪森根本是設下了「陷阱」,讓山嵐西沈溺在自以為是出色政治家的虛幻中,只要洪森意識到佈局已經完成而勝券在握時,「就會一腳把他(山嵐西)踢開」。

 

山嵐西則持不同看法,他認為柬埔寨已經今非昔比,國會中首度出現兩大黨實力相當,有利於達到真正和解的局面,洪森此次也極具誠意。

 

只不過歷史早已證明,洪森的「誠意」,只會在對手強大時才會出現。那麼,山嵐西能一直保持強大嗎?如今看起來,果然是如此。

 

 

想要執政到90歲的洪森

 

洪森其實一直對「永續執政」念茲在茲。若干年前,洪森就曾經在一個場合公開霸氣沖天地表示,他準備執政到90歲。洪森是於1985年初次登上總理寶座,當時年僅32歲,創下全球最年輕總理紀錄。如果他真能執政到90歲,那就是到2043年,應該會再創下執政最久、年齡最老總理的紀錄。

 

洪森的這個野心,看起來似乎有點遙不可及。但從另個角度來說,距今也不過只有28年。個子矮小的洪森,稱得上是近代歷史上不世出的梟雄,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一等高手,而且事實上,他至今已經在柬埔寨連續執政30年,創下東南亞國家領袖在位最長的紀錄。

 

如果倒退幾年,恐怕柬埔寨境內沒有幾個人會懷疑洪森可以在總理寶座上坐到90歲。只不過這些年來柬埔寨變化很大,特別是網路時代來臨,更在上次大選中發揮驚人力量,使得洪森所領導的「柬埔寨人民黨(柬民黨)」雖然一如預期獲勝,卻流失大批議席。

 

面對這個局面,能屈能伸的洪森首度「謙虛」地表示,將執政至2018年下屆選舉時,至於是否繼續執政,則將取決於選民。洪森的這個表態,絕不能解讀為他尊重民主,而只能解讀為他已經開始用心思考如何保持繼續執政的下一步。

 

今年1月14日,位於柬埔寨首都金邊市東南六十公里處倪倫鎮(Neak Loeung)舉行了一場儀式,慶祝橫跨湄公河、長達兩千兩百公尺、該國最長的橋樑完工。不過,現場的媒體關注的卻是另一件事,亦即當天是洪森在位邁入第30年的日子。他已穩穩佔住東南亞國家領袖在位最長的紀錄,也是成為全球最年輕總理之後的第二項傲人紀錄。

 

洪森本人也在儀式上發表講話,總結了自己的從政經歷。他說,「如果沒有我洪森,就不會有當年的巴黎和平協議。如果洪森不願意進入虎穴,我們怎麼能抓到老虎?」。

 

這是洪森霸氣之所在。但是他之所以可以掌權這麼久,絕非像國際人權組織所稱,完全靠著「暴力」、「壓制」、「貪腐」…。事實上,洪森是一位極為狡猾,能夠審度時勢,根據自己力量強弱而調整作為,卻絕不放棄競逐權力的政治人物。

 

 

柬國王子也是手下敗將

 

三十年來,洪森力量最弱的時候,莫過於1993年柬埔寨首次舉行全國大選。當年,柬埔寨在聯合國支持、主導之下,選辦了內戰結束後的第一次民主選舉,全國政黨都磨刀霍霍參選,過程也算公正、公開,結果拉拉烈王子領導的「奉辛比克黨」獲勝,洪森領頭的「柬埔寨人民黨(柬民黨)」落敗,但由於兩黨均未過半,需要組織聯合政府。這就給了洪森操作的空間。

 

洪森當時立刻展現肌肉,強勢創造出民主史上僅見雙總理制,把拉拉烈架空為「第一總理」,自己則擔任握有實權還兼任皇家軍聯合總司令的「第二總理」。沒錯,一個國家有兩位總理,而且「第二總理」比「第一總理」強勢。

 

1

柬埔寨前國王諾羅敦·西哈努克的次子,也是現任柬埔寨國王諾羅敦·西哈莫尼的異母兄長。Photo Credit: Public Domain

 

1997年,羽翼已豐的洪森藉口發動名為內戰實為政變的攻擊行動,僅僅三天就掌控整個局勢,「奉辛比克黨」總部遭徹底摧毀,拉拉烈本人遭解除「第一總理」職務並放逐國外。自此以後洪森就大權獨攬,再也無人有能力與其爭鋒。

 

2003年大選時,已經在1997年被洪森「廢武」一次的拉拉烈王子帶領「奉新比克黨」再度崛起,拉拉烈王子也跟現在的山嵐西一樣,發動抵制國會,使得柬國政治陷入僵局,國會無法開議長達十一個月。

 

當時,「奉新比克黨」和山嵐西的「山嵐西黨」結成「民主聯盟」,共同抵制「柬民黨」。結果在洪森的利誘下,拉拉烈王子於次年六月拋下山嵐西與洪森「和解」,「奉新比克黨」也轉而與「柬民黨」組成聯合政府,結束了政治僵局。

 

兩年之後,「柬民黨」成功推動修憲,將佔有國會議席三分之二可以單獨組成政府的規定下修為過半即可。不再需要拉拉烈王子的洪森於是一腳把他踢開,「奉新比克黨」的影響開始日漸衰微,到了2013年,在國會中完全絕跡,拉拉烈王子本人則早就消失在政治的曠野裡。

 

曾經為洪森作傳記的席巴斯丁。史特蘭喬(Sebastian Strangio)就說,「洪森是亞洲所僅見最聰明的政治人物」。

 

另外,早年的洪森原是「紅高棉」一員,但是遭到排擠時逃到越南,後來又藉著越南入侵回到柬埔寨,然後在越南扶植的政府內扶搖直上,都是他政治手段該圓滑時圓滑,該兇狠時兇狠的好例子。

 

澳大利亞柬埔寨問題專家錢德勒也形容洪森是一個「鬥志旺盛、很有謀略的人」。

 

所以,洪森雖然現在改口稱執政到2018年,再由人民決定是否繼續。但他絕沒忘記,他曾經動過執政到90歲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