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一位泰國男子因為在臉書上傳諷刺泰皇所飼養愛犬的貼文,結果遭到「冒犯君主罪」(Lese Majeste)起訴。這件事,讓許多泰國以外的人覺得匪夷所思,可是在泰國,絕大多數的泰國人都會認為該男子罪有應得,因為他們早已認定該犬是皇室的一員,任何人對牠不敬,都理應受到懲罰。

 

2008年11月底,泰國「黃衫軍」做了一件轟動全球的事,強佔曼谷素旺那普國際機場,等於封掉了泰國的大門。當時許多在泰國的外籍遊客都憂心忡忡,擔心回不了家。但泰國人卻好整以暇,他們說,「沒事的啦,泰皇生日就要到了,他們(黃衫軍)一定會給泰皇面子,結束佔領」。果然不錯,泰皇生日(12月5日)接近之時,「黃衫軍」就退出了機場。

 

 

泰皇在人民心中,有如神一般的存在

 

在泰國,泰皇不僅僅是國王而已,他是全國百姓的「父親」,所以泰國的父親節與其他地方都不一樣,就落在泰皇生日這天。同樣的,泰國的母親節就是皇后詩麗吉的生日。泰皇及皇后受泰國人愛戴的程度,已可見一斑,其中又以泰皇為甚,皇后其實是有點「沾光」的性質。那麼,泰皇為何如此受愛戴呢?這件事,說到底,不外是成功的造神運動加上嚴刑峻罰。當然,泰皇本人也確實讓泰國百姓有「仁民愛物」的感受。

 

幾乎所有的泰國老百姓提到泰皇時,都可以對他全泰國走透透,探視民間疾苦的事蹟朗朗上口,泰皇浦美蓬也贏得了「泰國最勤奮的人」的稱號。實際上,泰皇所住的皇宮就是個龐大的農、漁、牧實驗場,泰皇親力親為帶領進行各種實驗,然後再將實驗成果轉移給民間,這樣的項目多達5000件。在泰國的廣大鄉間,許多設施都是以泰皇或皇后之名捐助,泰國人民耳濡目染,自然對皇室產生敬重的心理。除此而外,泰國百姓對皇室的敬重當然還有歷史及社會結構的因素在內。

 

泰國實施君主立憲制,但王室的傳統從未中斷過,因此在結構上還是相對階級制度較為明顯的國家。所以,即使貴為總理,覲見泰皇時也一樣斜跪仆伏在地,類似這樣的儀式,就很自然地塑造出泰皇高高在上的威儀。一般的泰國百姓當然無緣覲見泰皇,但是泰皇其實無所不在,大街小巷裡隨處可見泰皇肖像。電影院開場之前一定會播放段歌頌泰皇的「崇聖歌」,所有的觀眾也必須起立致敬,這種潛移默化,也讓尊重泰皇變成生活中很自然的一部分。

 

不少人對泰國的印象來自於當年膾炙人口的影片《國王與我》(The King and I),但鮮有人知的是,這部影片從來沒在泰國上映過,原因是泰國人認為這部影片根本悖離事實,其中部分內容也有對皇室不敬的嫌疑。

 

 

冒犯「泰國皇家犬」,恐被判37年徒刑

 

2015年12月25日,在泰國出版的美國「紐約時報國際版」,原計畫在第4頁國際新聞版刊登前述泰皇愛犬遭諷刺的報導,結果在交印時,該篇文章被當地印刷廠刪除,以致於開了天窗。這篇長680字的文章,由紐時曼谷特派員湯瑪斯 · 富勒(Thomas Fuller)撰寫。

 

根據該報的互聯網版本,其內容是關於一名工廠員工塔納孔 · 詩里帕蓬(Thanakorn Siripaiboon)在臉書上貼文嘲諷泰皇的愛犬,結果在泰國特有的「冒犯君主罪」下被控,同時也面對發表煽動性言論和侮辱君主的控狀。一旦罪成,可能會被判刑高達37年。

 

塔納孔的律師阿儂指稱,一般認為「冒犯君主罪」是針對破壞泰皇、皇后、皇儲與攝政王名譽的行為,然而現在竟擴及一隻家犬。他說:「我從未想過他們會對皇室養的狗用上這條峻法,真是沒道理。」

 

dog

東殿英是泰國皇家犬,以17歲高齡過世。Photo Credit:“คุณทองแดง" สุนัขทรงเลี้ยงของ “ในหลวง"

 

 

今年88歲的泰皇蒲美篷於1988年收養了當時為幼犬、在街巷流浪的母狗,並命名為東殿英(Thong Daeng),自後東殿英就一飛升天,成為泰國家喻戶曉的名犬。蒲美篷更在2002年寫了一本名為「東殿英的故事」的書,該書立刻成為泰國暢銷書。

 

上星期,改編自此書的動畫電影上映,成為泰國賣座第二高的影片。東殿英則早就被泰國百姓視為皇室的一份子,享有崇高地位。蒲美蓬在書中將東殿英形容為「懂禮貌的乖狗」,並在序言指稱,東殿英「謙遜懂禮節,牠總是坐得比泰皇低」。批評者則表示,書中對東殿英作這樣的描述,目的應該是隱喻泰國人也都應該效法東殿英。

 

 

皇室新聞「極度敏感」,媒體能不碰就不碰 

 

其實過去3個月以來,紐時國際版已第4度因「內容不妥」遭印刷廠逕自刪文而開天窗。其中至少有2次是由於文章內容涉及皇室,反映出皇室新聞在泰國是一個極度敏感的問題。實際上,所有在泰國工作過的媒體人都知道,除非是泰國宮務廳主動發出的新聞,否則皇室新聞是能不碰就不碰。在泰國,所有人都有權,甚至有義務對任何侮辱皇室的事件提出檢舉。印刷廠主動抽下原本應刊登的文章,也不足為奇了。

 

譬如說2015年9月22日,紐時國際版頭版也在泰國遭封殺,因為一篇對現年87歲的泰王蒲美蓬的健康狀況報導,讓泰國印刷廠認定「過於敏感」而拒絕印製。同年12月1日,再次發生類似狀況,紐時國際版在泰國的印刷商「東方印刷公司」,撤除了該報頭版一篇「泰國經濟與心靈全面沉淪」的報導。那篇文章同樣由富勒撰寫,內容提到泰國多年的政治動蕩,以及所面對的王位繼承問題,估計應該是有關王位繼承問題的部分觸犯禁忌,所以文章才臨時遭到撤除。

 

 遭撤文的紐約時報。Photo Credit:Thailand printers refuse to print New York Times cover story

 

9月事件發生時,當時紐約時報在寫給泰國訂戶的信中表示,「本欄文章遭泰國印刷廠移除,因為我們在地承包的印刷廠,認為其中一篇文章過於敏感。此一決定是印刷廠獨自決定,與紐時國際版及編輯人員無關,也未經紐時國際版認可。」東方印刷公司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負責人稱,根據合約,印刷商有權拒絕印刷觸及不恰當題材的文章,但沒有詳細解釋抽稿原因。紐時國際版發言人墨菲(Eileen Murphy)表示:「我們明白地方印刷商有時會面對壓力,但我們對報導遭到審查感到遺憾。」

 

在泰國,有關皇室的事情一向都是禁忌,褻瀆皇室更屬重罪,任何人都有舉發的責任。幾年前,一位住在清邁的北歐人士酒後向泰皇肖像潑漆,結果遭判刑25年,但最後經泰皇赦免驅逐出境。「英國廣播公司」(BBC)駐曼谷特派員約納森 · 海德,也曾因在曼谷「外國記者協會」的討論會發表引言觸及皇室被控告。

 

 

全世界絕無僅有的「冒犯君主罪」

 

除了新聞檢查之外,更令人畏懼的就是「冒犯君主罪」。這項全球絕無僅有的罪名,近10多年來也常遭批評,被指為常遭政治濫用,成為當權者壓制反對者的工具。根據泰國刑法,任何人冒犯泰皇、皇室繼承人或攝政者都觸犯「冒犯君主罪」,一旦被控且罪名成立,每項罪名可被判坐牢15年。

 

2011年11月,一位當年61歲,名為安蓬 · 坦隆帕庫的泰國男子,就因涉嫌發送有辱泰皇的簡訊被判刑20年。坦隆帕庫被控於前年5月,「紅衫軍」示威最高潮時,發了4則簡訊給當時總理阿披實的私人秘書,內容涉及侮辱泰皇。坦隆帕庫的案子並非特例,類似的案件發生過許多次,也有外籍人士因而被控、判罪,但都在判刑之後驅逐出境,不用坐牢。2009年2月,泰皇特赦了澳洲作家尼古拉德斯 · 尼古拉德斯因在僅發行7本的書中,發表了侮辱泰國王室成員的言論,被判刑3年。

 

 

曼谷大皇宫

曼谷大皇宮,泰國皇室的居住地點。Photo Credit:wikipedia

 

2007年時,泰國通過頗引起爭議的「電腦犯罪法案」。這個法案跟前述「冒犯君主罪」結合起來,威力大增,使得泰國人動輒得咎,也讓人質疑相關法令是否解釋過於寬廣,執行過於無度。一名今年37歲、名為蘇威查的男子不久前就因「冒犯君主罪」被判10年徒刑,蘇威查本人及家屬在法庭宣判後當庭痛哭失聲。蘇威查是3個孩子的父親,前年一月被捕後就關在牢中,法庭也不准他交保。蘇威查說:「我的家庭怎麼能沒有我,我需要幫助。」法庭在宣判時指出,蘇威查在電腦上修改泰皇和家人的照片並發表在網路上。法庭並沒有說明他如何修改照片也沒有指出照片發表的網站,不過當地媒體報道說是YouTube。

 

在泰國,任何「冒犯君主罪」的內容都不會獲得媒體報導,因為一旦報導,媒體本身就會觸犯「冒犯君主罪」。蘇威查的案件是首度有人因為以這個法案為基礎的「冒犯君主罪」遭判刑。當時批評者就表示,「電腦犯罪法案」會對線上政治討論造成衝擊。刑事法庭是因為蘇威查認罪,才將原本20年的徒刑減為10年。泰國王室一向有崇高的地位,尤其現任第九世泰皇浦美蓬,在人民的心目中更是有如「神」。因此在泰國,有關皇室的議題一向是禁忌,沒有人敢做任何批評。

 

 

全面監控網路的「戰情室」

 

不過,自從前總理戴克辛於2006年遭政變推翻後,造成「黃」、「紅」對立,「紅衫軍」普遍認為皇室並未中立,泰國這個「不批評王室」的傳統因而產生了微妙的變化。特別是網路愈來愈普及,有很多批評都出現在網路上。泰國政府為了維護泰皇和王室形象,2010年成立了專職的「戰情室」全面監控網路,同時封鎖涉及「誹謗王室」的網頁,5年以來至少封掉7萬個網頁。

 

這個專門打擊網上針對浦美蓬及王室誹謗言論的「戰情室」,由泰國資訊科技犯罪辦公室主持。 其負責人蘇拉對紐約時報表示,他手下共有10名電腦專家執行任務,他們在政府大樓的密閉房間中,不斷將攻擊泰皇及王室的圖片、文章刪除。他說:「我們的每項封鎖行動都是經法院同意後才執行,法院從未拒絕過我們的申請。」單單過去一年,就有超過5000個網站因涉嫌侮辱國王被泰國當局關閉。

 

近些年,泰國政局動盪不安,很多人都相信一向標榜超越政治之外的皇室實際上在政爭中扮演了一定角色,有愈來愈多的網站貼出有關皇室的「秘辛」傳聞,尤其支持前總理戴克辛的「紅衫軍」認定「 黃衫軍」有皇室的支持,甚至在廣播Call In節目中,直接以大家都知道意何所指的稱謂,攻擊皇室及樞密院成員。在泰國長大的僑領陳先生就指出,「這是從來沒有過的現象,泰國皇室的威信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嚴峻挑戰。」

 

 

敢批評泰皇,小心身旁的「平民保衛隊」

 

浦美蓬自從2009年9月19日,因肺炎住進曼谷詩里叻醫院「崇聖大廈」第16層後,除了次年2月曾短暫出院一天,以及於2014年移駕華欣行宮一段時間外,一直都住在醫院裡。但每年12月5日他生日當天,大批泰國民眾會扶老攜幼前往醫院為他祈福。許多遠道而前往的民眾,常常從數日前就開始露宿。在泰國人的心目中,蒲美蓬是位真正愛民如子的君主,對於王室的崇敬,很大程度上是針對蒲美蓬一個人,甚至於已經把他當作「神」一樣看待,不容許任何人對他有所不敬。

 

我的一位好友就說過他的親身經歷。那次他搭乘曼谷公車,車掌找錢時,他不慎把一個50分的硬幣掉在地上。他心想也不過就是50分,就懶得去撿。哪裡知道車掌發現他無意拾起那枚硬幣,竟突然大喝:「你為什麼不把錢揀起來!」他當時嚇了一跳,馬上醒悟一定是硬幣上有泰皇肖像的緣故。但已經來不及了,車上的其他乘客也鬨然開始你一嘴、我一舌地指責他,車掌甚至高聲詢問車上有無警察。嚇得魂飛魄散的朋友,等不及到站就跳下車,趕緊攔輛計程車逃之夭夭,「我下車之後,還聽到車上的人在喊警察來抓我」。他算是逃得快,否則警察真的來了,還真有得解釋,解釋不好的話,就很有可能被送上法庭,面對「冒犯君主罪」的指控。

 

另一位和泰國警方關係良好的朋友也表示,有次一位泰國警方高官告訴他,泰國皇家有特警單位,「這些警察都在中國受訓,聽得懂中文,而且都是便衣,你在外面不要隨便亂說話。」在泰國,不能批評皇室是常識,因為不僅僅是執法單位,全泰國愛戴泰皇的百姓,都在自動自發地負起保衛王室的責任。

 

現在高齡87歲的浦美蓬健康不斷衰退。泰國上下都為此擔憂,泰國王室的未來也越來越不明朗。紐報曾經在一篇分析文章中指出,泰國王位第一繼承人、哇集拉隆功王儲給人的印像是花花公子,要和父親一樣受到全國民眾的信任和愛戴,恐怕相當困難。許多泰國人反而是希望哇集拉隆功王儲的妹妹、詩琳通公主成為浦美蓬的繼承人。詩琳通熱心公益,也經常向貧困人民伸出援手,深得民心。不過,泰國自來卻並沒有女性繼承王位的先例。

 

5

秦皇健康不斷衰退。Photo Credit:คงไม่ต้องมีรัชกาลที่

 

 

正因為如此,圍繞泰國王位繼承問題的討論不息。然而,這類話題在泰國卻是一大禁忌,因為它可能會被列為「冒犯君主罪」來處理。

 

泰皇雖然備受尊重,但泰國還是有一批人反對君主制。曾因公開談論泰皇而被提控和逮捕的學者素拉就指出,「你把君主制弄得越神聖,它就會變得更不可信和超越常理。」也有分析指稱,要知道這股反君主制的力量有多強的一個方法,就是衡量當今軍人政府在這方面採取的應對措施。泰國軍政府獲得了泰王的「恩准」得以執政,它也因此扮演了「王室捍衛者」的角色。

 

今年,泰國軍政府把外交部幾乎所有預算都花在一個維護君主制度的宣傳運動上,總額高達5億4千萬美元。對此,總理巴育表示,泰國年輕人「必須知道泰皇做了些什麼」。目前執政的軍政府也大力支持哇集拉隆功王儲,並在多方面試圖改善他的形像。

 

去年12月,研究泰國王室的知名學者頌薩在其臉書上貼文,指出泰國君主制度恐怕不會持續太久,「泰國王室未來只有兩個選擇:一是像歐洲和日本一樣轉型成為現代的王室,另一個就是保持不變,然後等著被廢除。沒有第三個選項。」

 


 

封面圖片來源:“คุณทองแดง" สุนัขทรงเลี้ยงของ “ในหลวง"

核稿編輯:葉菀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