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民黨10月17日在台北國父紀念館召開臨時全國代表大會,全部黨代表1600餘人共891人出席,結果有812位同意廢止總統候選人洪秀柱的提名。

 

洪秀柱是國民黨百年歷史以來,第一位通過層層關卡、民主機制產生的總統候選人,也是成為正式候選人之後,提名遭廢止的首例,接連創下兩個紀錄。然而前述作法動機之不正當、理由之荒謬、程序之反民主,應該也都創下了民主世界的紀錄。這是自詡為民主政黨的國民黨之恥,歷史會有記載。

 

很多媒體將這次事件稱之為「換柱」。實際上這是一次極為粗糙、粗暴、明目張膽的「拔柱」行為,其中充滿了個人私慾、算計,與表面上所提出的冠冕堂皇遁詞完全無關。

 

要釐清「拔柱」事件,首先要弄清楚的是朱立倫為什麼在參選之事上顯得前後反覆?

 

事實上,朱立倫並未反覆,他從一開始就是要選,只不過他必須按照他的規劃與步調,才能極大化他自己及國民黨的利益。

 

去年九合一大選,國民黨大敗,六都中只有朱立倫保住新北市,為國民黨留住一線命脈,朱立倫也因此登上黨主席大位。這樣的朱立倫成為藍營共主,是殆無疑義的,面對著2016年的艱困總統大選,其實也只有朱立倫最有戰力,能夠與民進黨的蔡英文一拼。

 

但是他卻怯戰、畏戰,並未領表參加黨內初選。這,是真的嗎?

 

 

 

實際上並非如此,朱立倫並非畏戰之人,而且在當前的情況下,不論勝敗,他也必須一戰,只不過他必須按照自己的設計、步驟出戰。

 

簡單地說,朱立倫的出戰,必須被動,同時時間點必須愈靠近投票日愈好,因為唯有如此,他才能將計畫中的「帶職參選」合理化。等待「徵召」,可以用「被動」來淡化對新北市民「作滿任期」的承諾,時間點靠近投票日,則能避免請長假可能引發的負面作用,而投票日前的三個月是最好的選擇。時間太長,會受對方陣營攻擊,承受被迫辭職、補選的壓力。時間短了,會不夠用而影響選舉戰力。

 

最重要的是,按照這個設計與步調,新北市市長之位還在掌握之中,選輸了,可以理所當然回任,無論對朱立倫本人或者國民黨,都是策略上的必須,而且是最上策。

 

可是,這一切的安排,卻被洪秀柱打亂了。

 

洪秀柱當時看到「三十萬人齊解甲,竟無一人是男兒」,奮勇而出領表參選,希望能「拋磚引玉」。5月18日,洪秀柱完成連署,成為唯一登記參選的候選人。6月114日,洪秀柱以46.023%的高支持率通過「防磚條款」。7月19日,國民黨舉行第19次全國黨代表大會,通過洪秀柱成為第14任總統選舉提名人,代表國民黨參選2016年中華民國總統。

 

其實在此以前,朱立倫陣營已經開始全力防堵洪秀柱,最明顯的就是「防磚民調」的對比度和支持度比例之爭。但朱立倫陣營最沒料到的可能是,洪秀柱最後竟以46%的高民調成功闖關。也幾乎是同時,有關民調數字是綠營灌水、洪秀柱學歷造假,甚至其父洪子瑜是白色恐怖時期抓耙子等傳言、謠言蜂擁而出。

 

學歷造假及洪子瑜是抓耙子的謠言,在洪秀柱本人經歷坦蕩清楚、幾乎無可被攻擊的情況下,很快就被拆穿,但卻有不少人相信民調數字是綠營灌水的說法。

 

其實,按照「防磚民調」的操作方式,以及獲選幾個民調機構的公信力,遭灌水的可能性縱然無法完全防堵,但比例絕不可能太高,就算從寬認定有10%是灌出來的,洪秀柱還有36%六的支持率,這也完全符合台灣的政治現況。

 

有理由相信,前述傳言以及有關洪秀柱民調低迷的說法,大多出自國民黨內部,目的就是要為「拔柱」營造氣氛。同樣的,洪秀柱在7月19日成為國民黨所推出的總統候選人之後,所謂「換柱」的說法一直未曾中斷,而且幾乎全出自藍營,包括朱立倫在內的國民黨指標人物,不要說制止了,有哪一位曾說過一句澄清的話?

 

也就是在7月19日之後,國民黨在洪秀柱的選戰上非但沒有任何幫助,反而是全力扯後腿。理由很簡單,朱立倫不能讓洪秀柱就這麼真的選下去。老實說,洪秀柱打的是一場「仰攻」的選戰,要贏,確實不容易,但以洪秀柱出線後所喚起的熱情,並非絕無機會,最後即使輸,也不至於輸得太難看。

 

如果洪秀柱贏了,朱立倫恐怕得立刻靠邊站,也極可能得讓出黨主席,同時至少兩屆輪不到他選。如果洪秀柱輸了,朱立倫雖然可能參選下屆,但身為黨主席,必須承擔此次敗選責任,辭職負責,政治資源少了一大半,是他必須面對的問題。

 

相較之下,朱立倫陣營這段時間已經把洪秀柱選情渲染得大壞,取而代之御駕親征,選贏了,當然就更加鞏固共主地位。選輸了,也因為是「救援投手」的態勢,不致受到太多怪罪,很可能仍然可以保住黨主席,同時累積了下屆再選的資本。兩相權衡,當然是參選勝過不選,拔柱,也就成為必然之事。

 

朱立倫在「拔柱」之後表示,國民黨中央三個月來(指7月19日之後)「全力挺柱」,但由於洪秀柱民調太低,所提出的兩岸論述也與主流民意相背,各地立委選情受到嚴重拖累,所以才「不得不」廢止提名。

 

朱立倫的說法,除了「不得不」之外,全屬胡扯,完全是洪秀柱一再說的「莫須有」罪名。

 

朱立倫

朱立倫從頭到尾都是要選的規劃。攝影:蕭家慶

 

 

先說民調。國民黨只說洪秀柱民調低,但至今為止沒說究竟有多低,也沒拿出確實數據。倒是「拔柱」之後, TVBS 和兩岸政策協會分別作了民調。前者的民調結果,朱立倫上陣,僅比洪秀柱多出5個百分點,後者的民調結果,兩人的差距更只有0.5%。

 

為了這樣些微的差距,有必樣傷筋動骨「拔柱」嗎?全世界的民主政黨,恐怕沒有一個會以「民調太差」為理由,來更換經過合法程序推出的候選人。更何況最可能影響選情的候選人電視辯論尚未舉行,國民黨中央憑據什麼來斷定洪秀柱無法逆轉勝?再說,候選人氣勢不振,不是應該傾全黨之力相挺、拉抬嗎?

 

那麼,國民黨在這三個月的期間裡,有全力挺柱嗎?不客氣地說,只有白癡才會信這種謊言。

 

以選戰看板來說,花蓮曾經出現挺柱看板,但那是無黨籍花蓮縣長傅崐萁為當年立院老大姐洪秀柱立的。台南國道旁曾經有立挺柱 T 霸,那是挺柱民眾自動自發立的。桃園南崁也曾經張起挺柱布幅,也是挺柱民眾出錢所張掛。竟沒有一樣跟國民黨有關,寧非怪事?

 

大家在那段時間所看到、聽到的,都是洪秀柱到各地跑行程,國民黨參選人、地方樁腳避之唯恐不及,表演「跳船」甚至公開支持對手的情況,國民黨中央對這些,毫無制止的能力?還是暗中縱容、鼓勵?

 

一位名為何中屏,有四十餘年黨齡的國民黨員10月14日在臉書發文,指出:「洪秀柱的聲勢低迷,難道黨中央就完全沒有一點責任?她的選舉造勢活動每每受到媒體的關注報導,我就不相信所有的國民黨立委參選人都是笨蛋,會不好好利用這種在媒體露臉的機會,邀請洪秀柱參加造勢活動!果不然,前兩天(國民黨)立法委員賴士葆的助理告訴我賴委員曾有兩次造勢活動邀請洪秀柱參加,都被洪陣營以抽不出時間婉拒!但是事實的真相到底為何?網路上已有傳言指洪秀柱太天真,竟然會相信黨中央派來協助選舉的人員,會不會是被這些人蓄意擋下來了?如果是這樣,這個黨中央真是用心險惡!」。

 

有關這一點,洪秀柱競選總部證實了洪秀柱行程確實是由黨中央派駐人員掌控,所以前述的狀況極有可能發生。尤有甚者,他們也證實還有立委候選人根本沒有提出邀請,就直接放話洪秀柱辦公室拒絕,誣賴洪秀柱不肯拉抬立委。

 

另一位名為趙慶光的挺柱者於10月15日在臉書發文,指出:「洪總部的經費總共就小額募來的5000多萬,每月還要付黨部11樓租金38萬。總共就印了兩份文宣,都是設計好了以後,打簽給文傳會,然後由文傳會發標去印製。兩次30萬份文宣,送回總部的不過是各3萬份,其他的說是由黨部直接發下到各縣市。可是有人看到嗎?」。

 

真實的情況是,第一份文宣是在8月印妥,卻根本沒有發出,因為各地方黨部都以「設計太差」而拒發。地方黨部有這樣大的權限?拒發總統候選人的文宣?還是他們有恃無恐?

 

第二份文宣確實有發出,但裡面卻夾帶了朱立倫在一月間競選黨主席的文宣。洪秀柱的競選文宣夾帶朱立倫文宣?是何居心?

 

花蓮的國民黨代表謝宜萱也在接受電視訪問時證實黨中央從開始就沒用心要輔選,資源都沒到位,從頭到尾在擺爛,不過地方還是努力用心替洪秀柱在打選戰。謝宜萱當時以幾乎哭出來的聲音說,「但是現在黨突然要大家去開臨全會討論換柱,還說如果不聽黨中央,是對黨不忠」。

 

另外,洪秀柱競選總部和黨部之間的協調會議,九月裡就只開過一次,而且負責協調的國民黨組發會主委蘇俊賓在洪秀柱於9月6日出關之後,一直藉口改期,自後就沒有再開過。另外,洪秀柱辦公室從7月開始就向黨部要地方競選主委名單,一直到10月,22個縣市,黨部才給了五個名單。洪秀柱的競選總部成立3個多月,也是唯一始終沒有主任委員的總部。

 

凡此種種,都說明了國民黨根本沒有「挺柱」。諷刺的是,朱立倫「拔柱」之後,隔兩天的週一,國民黨就已排定朱立倫全省至少四場大型造勢會行程。也難怪洪秀柱本人在10月21日臉書發文感嘆,「是否,在總教練的戰術指導下,先發投手被以『出戰不利』的理由強迫更換下場後,從此,應有的守備才終於開始發揮水準,被阻絕的支援才終於開始陸續登場?」。

 

這也證明了國民黨一直在動,只不過是為朱立倫上台作準備。

 

至於指責洪秀柱的兩岸論述背離民意,以及帶壞立委選情,根本就是指鹿為馬的誣陷,不值一駁。試問,洪秀柱參選後最盛大的一場造勢會,是國民黨籍台南市議員謝龍介幫她辦的,現場擠滿三、四千人,這些人是沖著謝龍介的面子而來,根本就是「小雞拱母雞」,哪來的「母雞帶小雞」、「母雞壓死小雞」理論?

「拔柱」陰謀設計得十分周密,刀刀見骨,洪秀柱根本無法反擊,譬如說依據中選會公告期程,9月21日是獨立參選人領表連署的最後截止日,為免洪秀柱在被國民黨拔除後,改以獨立參選人身分堅持參選到底,因此黨秘書長李四川是於9月22日首度明白向洪秀柱提出勸退要求,朱立倫本人則於9月25日、10月3日兩度親自出馬與洪秀柱會面,要洪秀柱下來。

 

這個「拔柱」事件,讓人回想起立法院長王金平在6月11日所講的莫測高深的話,他說:「要選的人不一定會選,不選的人不一定不選」。對照起現在國民黨修法讓王金平續任不分區,他的話就突然變得有意義了。他在那時,是否就已經知道了大家所不知道的事?

 

另外還有個很重要的指標,就是朱立倫究竟會選誰作副手?很多人都認為會是國民黨副主席黃敏惠,因為從任何角度來說,她都是最適合也有加分效果的人選,性別、省籍、地域都能和朱立倫互補,行政資歷完整,在國民黨女性政治人物中,不作第二人想。

 

但最重要的跡象是,國民黨此次面臨艱困選戰,包括副主席郝龍斌都以曾任台北市長的經歷,降尊紆貴到基隆市參選立委,但同為副主席的黃敏惠雖然面對同樣壓力卻不動如山。她是否早已獲告另有重用?果真如此,就足以證明「拔柱」陰謀,早在7月19日前便已啟動。關於這一點,不妨拭目以待。

 

唯一肯定的是,面對來勢洶洶的民進黨,國民黨有朱立倫這樣陰狠的人物,恐怕也不是壞事。只不過不要應了一位網友的說法才好,他說,「沒想到國民黨在對付自己人時,才讓人看到睡獅已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