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袖黨.3

(紅袖黨協助政府軍控制群眾)

 

緬甸將於11月8日舉行自2011年開始改革開放以來的第一次大選,許多人都把這次大選看做是緬甸民主進程的分水嶺。因為如果此次大選能夠在公平、公正、透明的情況下順利完成,不管結果如何,都將標誌著緬甸過去四年的改革並非「打假球」,緬甸也會進一步為國際社會接受。

緬甸「民主象徵」翁山蘇姬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發言人年溫就表示,他相信緬甸的大選能夠順利舉行,因為這次的大選,是軍方以及執政黨「聯邦鞏固發展黨(鞏發黨)」所精心計畫的民主轉型過程,「我們(全民盟)不期待任何混亂及暴力」。只不過他也沒忘記強調,「我們也不會排除任何可能,我們會很有耐心並且很小心地觀察整個過程」。

年溫的「樂觀」,並不讓人意外。只不過這個「樂觀」,也可以解讀為「全民盟」單方面的主觀期望。因為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全民盟」應該可以贏得大選,翁山蘇姬本人甚至在月前敦促「全民盟」一定要贏得「壓倒性」的勝利。

但對許多其他陣營的人來說,恐怕就不這麼樂觀。特別是近一年以來,原先鬆綁的新聞自由已再度收緊,媒體記者被控上法庭甚至收押的事件已經發生好幾起。同樣的,雖然緬甸這幾年來數度大赦政治犯,也在去年宣稱清空所有政治犯,但是大半年來,仍然有為數不少的示威、維權人士被送入牢獄。如果按照國際的標準,這些人都算是政治犯。

更讓人憂心忡忡的是,過去軍政府時代令人見之喪膽、被稱作「隼亞勛(Swan Ah Shin)的便衣保安團又悄悄重現。便衣保安團成員其實就是一般緬甸百姓,唯一不同的就是出動時臂上配有寫著「執勤」兩個字的紅臂章。緬甸人都將之稱為「紅袖黨」,他們則自稱為捍衛國家人民宗教的「緬族人民義勇軍」。

「紅袖黨」也好,「緬族人民義勇軍」也好,他們通常都是精壯男子,或是跟著鎮暴軍警一起行動,或是混雜在示威現場人群中,只要一聲令下,立刻棍棒齊出,毆打、逮捕示威人士。

這種作法,對示威者有另一種威嚇作用。因為一般示威者對於遭到鎮暴軍警毆打或逮捕,心理上會認為可以接受,但如果對方是同樣的平民百姓,則會有另一種心理創傷。

在過去,緬甸軍政府很慣用這種作法。發生於2007年的「袈裟革命」,軍警開始鎮壓行動時,就是用跟流氓毫無二致的「便衣保安團」打頭陣。2003年5月,緬甸發生惡名昭彰的「迪帕因屠殺事件(Depayin Massacre)」。當時翁山蘇姬的車隊在實皆省的迪帕因地區遭到暴民攔阻、攻擊,至少有70人遭到殺害。這些暴民其實就是「便衣保安團」。

特別的是,「便衣保安團」在緬甸是有法律依據的。

根據英國於1898年在緬甸頒布的刑事程序法典第128條,緬甸的地方行政首長或警察局長有權在民眾集會時組織男性的民間武力來予以驅散或協助逮捕。

緬甸人權團體指出,當年軍政府用便衣保安團來對付群眾集會,是有其一貫的政策軌跡可尋,也就是「媒體對付媒體」、「學生對付學生」、「人民對付人民」、「和尚對付和尚」的思考模式產物。根據維基解密所公布的一份2009年美國大使館電文,當時的緬甸國家警察總長欽儀(Khin Yi)曾經對聯合國緬甸人權專員昆塔納坦承,緬甸政府確實對便衣保安團成員提供訓練,有時也准許他們攜帶武器「執勤」。

從某個角度來說,便衣保安團無異於一個合法暴力組織,據稱擁眾百萬,為緬族民族主義中堅力量,也是「鞏發黨」屬下的骨幹組織,接受緬甸當局軍事訓練並配備防暴裝備,負責人則是「鞏發黨」前第一書記昂棟。

昂棟為前緬軍上校,當年在與「全民盟」鬥爭中力主暴力鎮壓而冒出頭。後來歷任第一工業部部長、聯邦鞏固發展協會中央執行委員,協會改組為「鞏發黨」後擔任中央執行委員、書記處第一書記,被人稱作「仰光黑幫老大」。

昂棟家族企業「緬甸國際企業集團」為緬甸最大企業集團,涉足緬甸銀行、航空、油氣、能源、交通、礦產、通訊等各行各業,規模達數十億美元之巨。昂棟目前是緬甸議會人民院議員。

便衣保安團成員大多招募自貧困地區,有相當一部份是有案底的人。他們的再現,已經讓許多人擔憂即將來臨的大選有可能會受到干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