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3. 丹瑞大將在孫女指導下使用 IPAD

  (丹瑞大將在孫女指導下學習 ipad)

 

過去二十年,緬甸最令人畏懼的人物,莫過於二0一一年二月宣布退休的丹瑞(Than Shwe)大將。他之所以令人畏懼,主要的原因就是鐵腕統治,對於反對人士甚至於他認為懷有異心的同志,處理起來絕不手軟。

 

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心戰專家的背景,他行事一向莫測高深。譬如說他退休之後,簡直就像是從人間蒸發,四年多來從未出現在公共場合,也從來未出現在媒體上。

 

但有趣的是,雖然他不見了,但幾乎沒有人相信他已經不管事。

 

說他完全蒸發,也不準確。因為今年三月間,就在緬甸建軍節之前,丹瑞曾經出現在社交媒體上。那是他的孫子波拉派(Pho La Pyae)在臉書上貼出一張照片,顯示丹瑞坐在顯然是居家的豪華大廳,正專心一志接受孫女指導如何使用ipad。

 

這張照片一出,立刻引起各方注意、揣測。有些接近軍方消息來源者指出,照片應該是兩、三年前拍的。但大家更關心的是,貼出照片究竟有何動機?是要讓大家知道丹瑞仍然健康如昔嗎?還是要傳達更深的訊息?

 

總之,沒有人相信會是一個小孩的無心之舉。

 

這就是丹瑞厲害的地方,一個小動作,就要大家猜測不停,而且,幾乎沒有任何人可以提出讓人信服的答案。

 

近年來唯一一次有關丹瑞的訊息,是二0一三年一月間,緬甸執政黨「聯邦鞏固發展黨」副主席傣烏(U Htay Oo)表示丹瑞的健康狀態良好,過著快樂的退休生活,也持續注意緬甸的政治情況,「他(丹瑞)曾經是國家領導人,所以關注政治是極自然的事,他當然也希望一手建立的制度能持續下去」。

 

有些政治觀察家指出,緬甸進入改革開放之後,有些媒體已經敢於刊登有關丹瑞在位時所犯下的「罪行」,如果丹瑞還有力量的話,應該會出手阻止。

 

只不過這種觀察還是忽視了丹瑞從來不輕易出手,但一旦出手必致人於死的個性。換句話說,他不出手,確實可能因為已經沒有力量,但也有可能是他認為還沒有必要。

 

另一個跡象就是,雖然丹瑞已經消失在公眾眼前,但是只要有緬甸的節慶、紀念日,政府、軍方高官都會前往他位在內比都噴泉公園附近的豪宅致意,丹瑞家的大門外,也一直有全副武裝的軍人站崗。

 

實際上,兩年多前,曾經有匿名消息來源對異議刊物「伊洛瓦底雜誌」表示,緬甸「戰情辦公室」仍然將註記「機密」及「極機密」的報告送呈丹瑞。這位消息來源表示,「『戰情辦公室』完全無必要將機密報告送呈退休將領,現在不但繼續送,而且還註明送呈『丹瑞大將』 」。

 

丹瑞已經無軍事頭銜,現在對他的稱呼是代表平民的「烏丹瑞(U Than Shwe)」。緬甸「戰情辦公室」還稱他為「丹瑞大將」,是一時改不過來還是另有意義,也頗耐人尋味。

 

另外,美國聖地牙哥大學可視中心兼職教授兀溫指稱,根據他對丹瑞住宅附近二○○八年及二○一○年衛星空照圖的研究,他相信緬甸在北韓協助之下,為軍政府領導人興建的地下碉堡,應該已經完成,而其中一個地下碉堡的入口就設在離丹瑞住宅大約六英里的地方。

 

兀溫表示,根據空照圖,丹瑞的住宅位於很重要的戰略位置,在通往丹瑞住宅的路上,也有一處直升機停機坪,可以很迅速將他送往地下碉堡。另外,距離丹瑞住宅一英里處的一個村莊,也已經被軍事單位取代。

 

緬甸現在確實已是文人政府,但是包括總統在內的高級領導人,都是丹瑞下台前親手挑選的,也都是曾經穿著軍服的丹瑞手下。許多人認為丹瑞挑選登盛是高招,登盛本來就是個性溫和的幕僚人員,對一手提拔他的丹瑞忠心耿耿,又易於駕馭。

 

不久之前丹瑞曾經參加一位老部下的葬禮,登盛及有意參選下屆總統,也曾是丹瑞部下的緬甸下議院「人民院」議長瑞曼也都參加了,當時他們曾就預定年底舉行的大選進行了討論。據稱丹瑞曾經問道,「如果那位女士(指翁山蘇姬)和她的黨(全國民主聯盟)勝選了,會有什麼事發生在我們身上嗎?」。

 

丹瑞對翁山蘇姬的忌憚,一直有跡可尋。一向在公眾面前全副戎裝的他,二0一一年二月十二日出現在一個對全國電視轉播的儀式時,竟然穿著女性的鮮豔 紗龍(緬甸傳統服裝,男女都穿,但以顏色區分),在場的好幾位將軍也都穿著類似紗龍。

 

這件事在緬甸很稀奇,因為很多人都知道,他之所以討厭甚至痛恨翁山蘇姬,原因之一就是她是女人。因此,丹瑞穿女裝自然引起許多揣測跟議論,大多數的結論都是,丹瑞一定是聽從他所相信的星象家 指示在「作法」。

 

其實東南亞國家領導人迷信星象家時有所聞,和政敵之間也常常「 鬥法」。丹瑞靠星象家治國的傳說,也不令人意外。事實上,緬甸二 ○○五年突然毫無預兆遷都到奈比都,據稱也是聽從星象家指示。緬甸前獨裁者奈溫,還曾經聽從算命仙的話,舉槍射擊鏡中的自己倒影,以避免「真正」的暗殺企圖。美國《時代》雜誌引述丹瑞傳記作家羅傑斯的話指出,丹瑞共有七名星象家隨侍左右。緬甸境外異議雜誌《伊洛瓦底》也指出,當時緬甸流傳兩個說法。一是星象家預言女人將會統治緬甸,所以丹瑞和他的同夥就穿女裝來讓預言「實現」。

 

另一說法則是丹瑞藉著穿女裝來抵銷翁山蘇姬的力量。緬甸前總理欽鈕就據稱曾經穿過女裝來「對抗」翁山蘇姬。

 

不過也有人表示,丹瑞其實只是仿效緬甸古代君王的服裝,他把新都定名為「奈比都」,就是「君王之都」的意思。

 

既然丹瑞的這個擔憂(反對黨勝選),很有可能成為現實。那麼,丹瑞有力量反擊嗎?

 

緬甸獨裁者奈溫(Ne Win)將軍於一九八八年因國內動亂被迫下台後,仍然有能力在幕後運作政變,再由他的親信蘇貌出掌政權,同時在次年摧毀風起雲湧的學生運動。

 

丹瑞雖非被迫下台,但推出自己親信登盛佔據大位,作法卻跟奈溫如出一轍。同樣的,奈溫下台後,仍然常常藉著各種名目,在自宅與昔日的軍方屬下聚會,從來未曾真正遠離政治。這點,丹瑞似乎也一樣。

 

一九九二年,以下台四年的奈溫出手拉下當時執掌政權的「國家法律、秩序重整委員會(亦即軍政府)」主席梭芒,也才讓丹瑞有了出頭機會,接下主席大位。

 

諷刺的是,二00三年三月四日,丹瑞迅雷不及掩耳以「陰謀推翻政府」的罪名對奈溫一家實施軟禁。同年九月,奈溫的女婿和三個外孫被處以死刑。同年十二月五日,奈溫在家中去世。緬甸媒體對他的去世或者葬禮沒有進行任何報導,其葬禮也沒有任何緬甸軍政府領導人出席。

 

丹瑞對威脅自己權位的人,就算是有恩於他的奈溫,下手之重,已可見一斑。

 

丹瑞今年已經八十二歲,當然希望能一直「快樂地過退休日子」。只不過這個願望現在正面臨著實際的威脅。那麼,一旦反對黨勝選,擔心著「會有什麼事發生在我們身上嗎?」的丹瑞會有什麼或者是否有能力做出什麼反應?到時應該就會明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