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大選將於11月8日舉行。這次的大選是緬甸自2011年告別軍政府統治後的第一次民主大選,其重要性不言可喻。在這個有90個政黨參選的選戰中,各種選戰花招已經一一現形。

 

首先,許多政黨的黨徽雷同,特別是翁山蘇姬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黨徽遭模仿的情況最為嚴重。很多人都認為,這是執政當局的陰謀,教唆一些他們所卵翼的小政黨,故意採用類似「全民盟」的政黨黨徽,藉之在投票時造成選民的困擾。

 

這種匪夷所思的招式有效嗎?在緬甸,還真的有效。因為緬甸鄉間的教育水準十分低落,很多窮人目不識丁,投票時借助黨徽圖片的可能性甚高。投票日當天,一張投票紙上密密麻麻的圖片,稍一走眼,就有可能圈選錯誤。

 

4

翁山蘇姬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黨徽。Photo Credit: Washiucho public domain

 

除了黨徽之外,許多政黨的名字也很相像。這些,都有可能造成混淆。

 

但有趣的是,執政黨「聯邦鞏固發展黨(鞏發黨)」的黨徽卻一枝獨秀,沒有任何其他政黨採用類似圖案。

 

緬甸政治評論家敏宜就指出,這個現象顯示出有「故意」的成分在內,「實際上,聯邦選舉委員會有權審核政黨黨徽,『全民盟』的黨徽行之有年,選委會發現有其他政黨想採用類似黨徽,本來就有權要求對方更換」。

 

「全民盟」秘書長年溫也指出,黨徽類似的問題確實會對部分選民造成困擾,他們這陣子在緬甸進行巡迴選民教育時,都有特別針對這點進行說明。

 

「88世代學生青年黨」主席耶吞也表示,選委會在這一方面確有缺失。「但據我所知,選委會碰到黨徽跟『鞏發黨』類似的情況,都立刻退件」。

 

其次,幾乎每次選舉都會發生的「選民名單」造假問題,這次也仍然出現。仰光附近一個選區,選民名冊跟上次選舉相較,就憑空多出5萬人,但選委會堅稱,這是因為造冊軟體跟上次有所差異的關係。更離譜的是,選委會主任委員丁艾竟然公開表示,選委會只能確認並保障總名冊30%的準確性。

 

另外,丁艾也指出,選委會無法為選民進行核實,必須要選民自己去查核名單是否正確。「全民盟」參選人丹敏(Than Myint)則憂心忡忡指出,核實及糾正的規定十分繁瑣,一般的百姓根本搞不清楚,「我很擔心許多合格的選民就會這樣失去投票的權利」。

 

「全民盟」參選人溫添(Win Htein)指出,選委會有來自政府及國際捐贈者的足夠資金,為什麼還會在選民名冊上犯這麼多錯誤,「唯一的合理解釋,就是他們(選委會)是故意的,因為如果人民無法投票,蒙受最大損失的就是『全民盟』」。

 

另外,緬甸當局在過去也很善於利用偏遠地區或特定族群、團體的「提前投票」來作弊。這類投票中有許多「幽靈人口」,但是很難查證。

 

「全民盟」大老丁吾(Tin Oo)最近在實偕省進行選戰時,就呼籲當地居民一定要注意監督廢票,以及執政黨操作提前投票的弊端。他說,「執政黨就是靠著這種舞弊作法,才贏得2010年的壓倒性勝利」。「全民盟」當年抵制大選,結果「鞏發黨」囊括國會絕大多數席次。

 

還有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利用地方勢力對選民威迫利誘。「全民盟」主席翁山蘇姬在巡迴緬甸各地進行選戰時的一個主要任務,就是呼籲選民「不要怕」。

 

最後,緬甸有許多少數民族區域,名義上是「自治區」但實際上是武力割據的狀態,有些地區的參選人為了保持住自己的政治勢力,竟然片面發佈命令,不准任何其他政黨在轄區內進行競選活動。

 

克欽邦第一特別自治區就是一個例子。該特區的親政府民兵組織是由現任民族院(上議院)議員札孔天林(Zakhon Tein Ring)領導,這個民兵組織過去叫做「克欽新民主軍」。1989年時,「克欽新民主軍」和緬甸當局達成停火協議,然後遭收編為邊境警衛隊,實際上管理第一特區。

 

這次大選,札孔天林已經宣布尋求連任,他的兒子札孔盈雙也代表「克欽民主黨」角逐邦議會議席。結果札孔天林公開發出聲明,指稱該地區還在進行和平重建,還未做好權力轉移準備,因此競爭對手一律不准進入從事競選活動。

 

另外,遠在印度洋一個人煙稀少的島嶼近來意外成了選戰焦點,反對派指責緬甸政府多方阻擾反對派候選人到該島嶼拉票。

 

位於仰光省西南方的科科群島(Coco Islands)是緬甸最小的國會選區,「鞏發黨」和「全民盟」都派出候選人角逐該選區。

 

然而「全民盟」候選人溫民自競選活動開跑以來,就嘗試到科科群島,卻一再受阻,使得他幾乎無法為自己拉票,最後只好通過電話,與遠在300公里外的選民聯繫,導致他的手機賬單飆漲。

 

溫民說,「我相信,如果當局允許我到島上舉行競選活動,我一定能夠在選舉中勝出」。

 

科科群島主要包括大科科島、小科科島及附近十幾個小島,唯一有人居住的小島是大科科島,而島上的主要設施是一個海軍基地。科科群島被列為限制區,交通運輸連接稀少。每隔兩周會有一架軍機從仰光飛往大科科島,偶爾也會有海軍艦船和國有船只前往此處。

 

溫民指出,自競選活動在9月8日開跑以來,他已經三次安排要到科科群島進行競選活動,一次是準備乘船,另兩次則是計劃乘飛機。然而,他在等候上船時,突然被告知預定的航行已被取消。隨後兩次要乘飛機時,又被告知航班已經客滿了。

 

他說,當局表示,他可以自行到島上去,所以他已經租下一艘船,準備登島。他預定在11日從仰光啟程,預計要36個小時才能夠抵達該島。但最後一分鐘,當局卻取消其登島准證。相形之下,溫民的競爭對手「鞏發黨」的戴瑞卻可以自由地在島上舉行競選活動;戴瑞原是緬甸海軍總司令,剛在8月退休。

 

緬甸選舉委員會則受訪時表示,它無權過問「全民盟」候選人是否能夠訪問該群島,並指此事全由緬甸政府決定。

 

「全民盟」參選人溫添已經對執政黨在首都內比都的參選人、退休將領拉泰(Hla Htay)及懷倫(Wai Lwin)提出選戰前操作及買票指控,但是選委會至今未採取任何動作。

 

緬甸是區域內著名的「佛國」,佛教徒佔了全國百姓的88%。這次的選舉裡,佛教極端派僧侶維拉圖(Ashin Wirathu)已經公開表態支持總統登盛領導的執政黨。

 

今年47歲的維拉圖本月初率領數以千計的佛教極端組織「緬甸種族佛教保護聯合會(Ma Ba Tha)」成員,在仰光舉行一場大型挺執政黨集會。

 

維拉圖被視為緬甸近年來一連串種族和宗教衝突的煽動者,更因此而在兩年前成為美國「時代」雜誌的封面人物。他經常在其社交媒體宣揚與佛教教義大相逕庭、充滿民族主義色彩的「教誨」,使得日益感受到穆斯林「威脅」的緬甸民眾甚有共鳴,因此在緬甸有相當大的影響力。

 

封面圖片來源:Claude TRUONG-NGOC public do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