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曼遭解職.2

(緬甸「人民院」議長瑞曼)

 

緬甸自二0一一年開始進行改革開放後的第一次民主大選,距今已不及三個月,八月十三日卻驚傳執政黨「聯邦鞏固發展黨(鞏發黨)」內部「政變」,總統登盛當天突然宣佈接受十數位閣員辭職,接著武裝安全部隊深夜包圍「鞏發黨」位於首都內比都的黨部,不准任何人出入,與總統登盛不和的黨魁同時也是國會下院「人民院」議長的瑞曼以及該黨秘書長貌貌登突遭革除黨職,由黨副主席泰烏取代瑞曼。

這個等同「軍事政變」的事件,不免讓人聯想到過去軍政府時期的處事方式。

根據媒體報導,緬甸安全部隊是於當天晚上十時採取行動,數輛載有士兵和警察的卡車開到「鞏發黨」總部,並禁止當時在總部內的黨員離開。

之後,登盛的兩名親信,黨創始人之一梭達與黨副主席泰烏立即召集資深黨員深夜開會,重組了由四十七人組成的中央執行委員會,由前述辭職的閣員進入中央執行委員會,同時佔據黨內要職。瑞曼本人則遭排除在外,連參加會議的資格都沒有,不過他依然保持住黨員身份,也可代表「鞏發黨」參選,同時還保有國會議長一職。根據瑞曼家人表示,當天晚上,軍警人員也包圍了瑞曼的寓所。

事情發生之後,緬甸各方噤若寒蟬,執政黨及翁山蘇姬所領導的反對黨「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都低調反應,表示這是「鞏發黨」的家務事。

但實際上,一個政黨的「家務事」竟然動用到國家的軍警來介入,已經說明了這件事非比尋常。

眾所周知,瑞曼和登盛一直有「既生瑜,何生亮」情結。當初同為軍政府要員,也同為丹瑞大將的愛將。轉為文人政府之時,瑞曼本來對爭取大位滿懷希望,但丹瑞最後卻揀選登盛成為總統,後來也許為了安撫瑞曼,讓他出任「鞏發黨」主席,同時擔任「人民院」議長。

形象較為開明的瑞曼一直不隱瞞他爭取總統大位的雄心,也多次對翁山蘇姬示好。一般均認為,如無意外,「全民盟」有望贏得年底的大選,但翁山蘇姬囿於憲法的規定,無法出任總統,還曾經釋出不排除與「鞏發黨」組聯合政府的訊息,很多人都認為她可能會與瑞曼合作,「全民盟」勝選後會與「鞏發黨」組成聯合政府,然後由瑞曼出任總統。

這次的「政變」,表面上的理由是登盛與瑞曼近日就黨內的大選參選人名單發生衝突。根據報導,「鞏發黨」十二日從該黨一百五十九名退役高級軍官當中,僅確認將提名其中五十九人參選。有跡像顯示,這是因為瑞曼不願讓忠於登盛的人馬成為候選人,因此對於軍方推薦的一些近期退役軍人,明確表示不支持的態度,所以才引發登盛陣營反彈。

不過,實際的狀況恐怕遠較表面上所看到的複雜。

瑞曼解職.1

(緬甸總統登盛(左)與「人民院」議長瑞曼一直不和)

 

事情發生之後,瑞曼本人一直相當低調,僅在「臉書」表明他一心一意只希望為緬甸的民主化盡力。他說,「在過去,國會只是『橡皮圖章』,是我把它變成一個有血有肉的議場」。

不過,緬甸新聞部長兼總統府發言人耶塗卻在十六日指出,瑞曼是因為和「敵對政黨」關係曖昧並在國會支持一項備受爭議的修憲法案,才遭到總統登盛革除黨職。

瑞曼曾公開表示願意與翁山蘇姬展開更緊密的合作,包括支持「全民盟」主張的修憲內容。緬甸現有憲法規定,配偶或子女是外國公民者不能成為總統,而翁山蘇姬的孩子及已故丈夫都是英國籍。緬甸憲法也規定,軍方可以不經選舉而自動獲得國會百分之二十五的席位,這保障了軍方對政局和憲改的絕對控制權。

耶塗也在接受「路透社」訪問時指出,「鞏發黨」黨員數周前發了一封檢舉密函給登盛,表達了他們對瑞曼的主張及政策的擔憂,「這些黨員也關注瑞曼和政敵關係曖昧不清的問題」。

耶塗也指出,大選在即,瑞曼的下台固然對「鞏發黨」有不好的影響,但是過去一年以來,瑞曼在國會內確實做出了許多「有問題」的決定,反映出他的所作所為並非為了黨和國家的利益,而是出於實現他的個人野心,「他經常把自己的意志強加在他人身上,這樣的事一再發生,問題出在他的領導風格,所以才引起許多黨內民主的關切」。

由於瑞曼在事發後並未明顯示弱,而且還暗示他「與民眾站在一邊」。所以,許多人都預期他會在十八日開議的國會上與登盛對撞。這次的國會,也是登盛不尋常親自參加出席的一次。

結果瑞曼在議會上的發言,很明顯地顯示出他已敗下陣來。

瑞曼遭解職.1

(瑞曼(中)在此輪政治鬥爭中明顯落敗)

瑞曼在議會上已近乎懊惱的語氣,為他此次給「鞏發黨」帶來的麻煩道歉。他表示不願意讓問題繼續升高,所以他選擇將對他的各項指責公諸於眾,其中包括政黨基金使用不夠透明,黨內行事不夠民主,未能遵行憲法..等等。他也承認,他的一些作為對「鞏發黨」及國家帶來潛在的衝擊,「我並非有意讓這些事情發生」,他同時也對檢舉信中對他的指控表示歉意。

瑞曼的說法,只差沒有正式承認對他所做的各項的指控。

瑞曼表示,為了不讓事件升高,他本來想等一段時間後再公開檢舉信中所條列的內容,但是「保持沈默會讓人認為我承認所有對我的指控,所以我現在公布出來,人民可以自行做出判斷」。

瑞曼也表示,他將這件事公開出來的目的,是希望國家能平穩地民主化。他也透露,他和新任的主席泰歐都是在十四日當天接到檢舉信函。

瑞曼此次被拉下馬,無疑會為即將來臨的大選造成變數。首先,瑞曼可說已無法代表「鞏發黨」出馬競逐總統,登盛爭取連任的機率則已大增。翁山蘇姬所領導的「全民盟」究竟會因此得利或失利,目前還言之過早。不過翁山蘇姬顯然是站在瑞曼這一邊,她在被問及瑞曼下台,是否意味著她已失去一位盟友時表示,「現在,誰是盟友?誰是敵人?已經很清楚了」。

不管怎麼說,緬甸的這次「政變」顯示出隱身幕後的軍方,完全沒有讓出權力的打算。在這種氛圍之下,緬甸年底的大選變數還很多,難免引人憂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