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25年來首次民主大選結果終於出爐,翁山蘇姬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在國會開放選舉的488席中狂掃390席,所贏得的已不僅僅是「壓倒性勝利」,更是在緬甸總統辦公室副主任佐泰口中的「選舉結果就像一場海嘯」。

 

其實,這場大選的結果完全出乎緬甸朝野的估算,執政的「聯邦鞏固發展黨(鞏發黨)」沒料到會輸,「全民盟」也沒料到會贏這麼多。

 

「鞏發黨」的「不會輸」估計是基於緬甸國會的特殊設計。緬甸國會上下兩院都各有25%的軍方保障名額,而這些軍方議員是「鞏發黨」的鐵血聯盟,所以「鞏發黨」只需在大選中贏得33%的席位,就可以在國會中佔多數,推出總統候選人。結果開出的488席,「鞏發黨」僅贏得42席,還不到9%。

 

至於「全民盟」方面,所有人都預料他們會贏得選舉,但他們自己的目標僅訂在大約60%上下,並且已經準備在選後跟小黨聯合,才能在國會佔優勢。「全民盟」發言人年溫就證實,該黨選前預料能贏得大約60%的選票,沒想到得票率竟超過80%。

 

3598672932_a743929d79_b

全民盟大獲全勝。Photo Credit: totaloutnow@Flickr CC BY-NC-ND 2.0

 

選舉結果出爐之後,輿論開始質疑掌控國家超過半個世紀的軍方,為何會願意舉行民主選舉,將政權拱手相送。如今看來,這是因為軍方及執政黨從來沒想過他們會輸。但正是這樣,使得這次選舉跟1990年那次相似度太高,增加了政權究竟是否能和平轉移的疑慮。

 

 

政權是否能和平轉移?

 

1990年時,當時的軍政府也以為勝卷在握,放心大膽舉行選舉,結果「全民盟」在485個議席中狂掃392席,得票率也高達80%。那次的選舉是在當年5月27日舉行,緬甸人民、勝選者、國際社會都在開票後等待政權轉移,結果軍政府代表欽鈕在7月27日出面發佈1/90 號命令,宣布該次選舉的目的並不是要選出一個議會制政府,而是要選出一個與憲法起草委員會規模相當的議會以起草新憲法,並以此為由拒絕交出政權。

 

那麼,這次是否會發生同樣的事呢?可能性不太高,但不能說完全沒有,主要的觀察點還是要集中在軍方的態度。

 

緬甸是於2011年正式由軍政府轉換為文人政府,同時展開了持續至今,真假見仁見智的改革、開放。有很多人懷疑其真假,是因為以前的軍政府其實並未消失,而是化身成另一種形式存在。將近兩個月前,位高權重的「鞏發黨」主席瑞曼一夕之間被拉下馬,就是從前軍政府整肅的標準作業。事發當天晚間,緬甸安全部隊無預警包圍「鞏發黨」位於首都內比都的總部以及瑞曼住家。就這樣,雖然並無流血,瑞曼也只得在這場「準政變」中乖乖就範。

 

簡單地說,緬甸軍頭舉行這次大選固然失算,但是與1990年不同的是,他們已經設置好幾個保護利益的「安全閥」,只要翁山蘇姬不輕易碰觸,應該就可以相安無事,政權也可以移轉。但只要翁山蘇姬逾越「紅線」,別忘了,緬甸是全世界唯一在憲法裡保障軍方可以發動政變、恢復國家安定的國家。

 

也因為如此,翁山蘇姬最近已經多次呼籲緬甸百姓冷靜,特別是從現在開始直到明年二月新政府出現為止,一定要提高警覺,不要輕易受搧動,造成軍方可以出面「鎮壓」的藉口。她最近就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表示,「我要謝謝所有來自人民的支持,但也要提醒大家,在未來的幾週或幾個月裡,大家要控制自己,特別要留意目的在製造暴亂的事件」。

 

1024px-F-FDTL_soldiers_training_in_October_2012緬甸軍方會接受大選結果嗎?Photo Credit: wikipedia

 

 

軍方為自己設置了哪些「安全閥」呢?

 

首先,就是前述的特殊憲法設計。緬甸軍政府雖已下台,但根據憲法,軍方有權在「特定情況」下再度奪權接管政府。這個規定,等於賦予軍訪「法定」的軍事政變權力,而且發動政變的理由幾乎完全任由軍方「自由心證」。這個設計,也讓軍方隨時對緬甸前途有終極決定權。

 

其次,2008年所修訂的憲法規定國會上下兩院多達1/4的席位保留給非民選的軍官,由於修憲需要至少76%的支持,這等於讓軍方對任何不利於國家(實際上就是軍方)的修憲,保有當然否決權。

 

再者,在決定總統人選時,軍方依據憲法也享有一定的話語權,包括可提名候選人,也就是三名總統候選人中,至少有一名來自軍方,也意味著至少有一名副總統是軍方屬意的人選。這些憲法保障使軍方放心讓「全民盟」主導「有紀律的民主」,但只要出現「無紀律」的情況,槍桿子就出來了。

 

另外,緬甸的國家保安機制仍在軍方牢牢掌控之中。根據憲法,緬甸的內政、國防和邊境保安三個重要部門的部長由軍方委任,享有不可侵犯的權力。在權力極大的「國防安全委員會」11名成員中,軍方也佔了決定性的6名。凡此種種,都說明了儘管「全民盟」贏了大選,但對於軍方的權力不會有什麼實質的威脅。

 

政治上最外圍的保護層是「鞏發黨」。「鞏發黨」是2010年為因應大選而組成,雖然是民間政黨,但成員幾乎全是脫下軍裝的軍人,他們的核心功能就是維護軍方的利益。不過,「鞏發黨」在2012年的國會補選慘遭敗績,使得幕後的軍頭膽戰心驚,也促成他們另外設計了更多的「保護層」,其中最有力量的一支,就是名為「馬巴泰(Ma Ba Tha)」的佛教民族主義組織。

 

緬甸是個佛國,佛教徒佔了全國人口的88%。這就是緬甸「民主象徵」翁山蘇姬儘管頂著國際壓力,也不敢對信奉伊斯蘭的羅興亞人受迫害之事表態的原因。「馬巴泰」是激進佛教組織,成員裡還有不少知名高僧,影響力不可小覷。在這次的大選中,該組織已經積極介入,把翁山蘇姬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跟「黑人(羅興亞人)」掛勾。

 

8436652158_c3748e8351_z

Photo Credit: Asia Society@Flickr CC BY-NC-ND 2.0

 

最後,緬甸豐沛的天然資源仍掌握在軍方及其朋黨手中,軍方售賣天然資源所得如何花費完全由軍方自行決定。緬甸兩個從事採礦、金融等多方面投資的大財團是由軍方控制,國內經濟幾乎每一個環節都有軍方參與。

 

還有一個最不應該忽視的就是,緬甸軍方對新政府會採取對立或是以和為貴的態度,都將取決於前軍事強人、2010年退休後就隱身幕後的丹瑞大將。丹瑞曾統治緬甸近20年,被視為是緬甸的實際幕後掌權人,他沒有動作,並不表示不會有動作,而且他一旦採取行動,往往都是外人意想不到的大動作。

 


封面圖片來源:楊智強

核稿編輯:葉菀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