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聯邦議會已定於3月17日提名新總統候選人,並於隨後2週內通過議會投票產生。根據緬甸憲法,聯邦議會人民院(下院)、民族院(上院)和軍方的議員團可各推舉一名候選人,然後聯邦議會對這3人進行投票,得票最多者當選總統,其餘兩人為副總統。

 

按照前軍政府在2008年制訂的憲法第59(F)條,配偶或子女為外國人者不得出任總統。這個極有針對性的條款一向被人稱作「翁山蘇姬條款」,有效阻斷了她的總統之路。翁山蘇姬已過世的丈夫及兩位兒子均為英國籍。

 

Aung_San_and_family

翁山蘇姬一家人。Photo Credit:wikipedia

  

不過,就在大家都認定她已與總統之位絕緣之際,事情似乎又出現了新的轉機。她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兩位不願具名的高層人員指稱,全民盟已向軍方獻議,讓軍人擔任仰光省、撣邦、若開邦及克欽邦的行政首長,條件是軍方須同意翁山蘇姬出任總統。

 

仰光省是前首都也是緬甸經濟中心,撣邦、若開邦及克欽邦都是軍方利益盤踞的重要地區,也是軍方傳統的主要勢力範圍。對此,坦帕迪帕研究院主任欽兆溫表示,他確實聽聞前述說法,但是他不認為那是一個好的作法,「人民的託付並不包括私下利益交換」。這項談判一直密而不宣,進度如何,也不得而知。但全民盟至今對預備推出的總統人選一直沒有鬆口,就增加了翁山蘇姬可能出線的想像。

 

但最近的幾項發展,似乎透露出談判並不十分順遂。首先,全民盟議員不久前接到指示──2月中旬前不要離開首都,這引起廣泛猜測──全民盟可能要採取議會程序擱置,阻止她當總統的憲法條文,也有人猜測翁山蘇姬陣營與軍方談判已接近尾聲。

 

 

總統取消東協峰會、國防長任期延長:一切攸關政權轉移?

 

不過,由於緬甸新國會2月8日敲定,3月17日才啟動甄選新總統的程序,比全民盟要求的日期退後了3週,這引起外界揣測全民盟和當權者的談判碰到了障礙,與先前所期待的「速戰速決」有所落差。其次,緬甸總統登盛不久前突然取消前往美國參加「東南亞國家協會(東協)」與美國的高峰會,以及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良及副總司令的任期均無預警延長5年。這兩件事,看起來都與前述的談判及政權交接有關。

 

即將卸任的登盛原本應美國總統歐巴馬的邀請,要到加州出席2月15~16日舉行的「東協領導人與美國高峰會」,各方也預料他會把握這最後出訪的機會,向國際展示他的改革成果。可是緬甸總統府卻於3月13日宣布登盛取消行程,由副總統年通代表前往。緬甸總統府發言人表示,「登盛總統不會到美國去,因有其他事情要辦,我們能說的就是這些。」

 

IRRI_Thein_Sein_IMG_9785-9_(11228844316)

緬甸現任領導人登盛。Photo Credit:wikipedia

 

不管怎麼說,這確實是登盛卸任前的一次重要出訪,甚至說他可以藉之確立歷史定位也不為過;除非有真正重大的事,必須要他親自在場,他應該不至於放棄這個機會。

 

另外,緬甸《言論報》於2月13日引述軍方消息來源指稱(《言論報》向來報導緬甸軍方的消息都很可靠),現年60歲的武裝部隊總司令敏昂良,以及副手素溫的任期將會延長5年。報導指出,軍方是在不久前舉行的高層官員季度會議上,宣布這2項決定。

 

敏昂良的任期延長,意味著他已經在軍方領導層內鞏固了勢力,也表示軍方不必在與翁山蘇姬進行談判的這個敏感時期對領導層進行改組。這樣一來,敏昂良在與翁山蘇姬就籌組新政府進行討價還價時,能握有多一些籌碼。

 

換句話說,登盛突然取消訪美行程,以及敏昂良任期無預警延長,都意味著翁山蘇姬與軍方的談判猶在進行,至今並無結果,且結果也暫時無可預料。《言論報》在報導中並沒有澄清,敏昂良及素溫延長任期是否有任何法律依據,也未解釋此舉是否須先獲得總統批准。

 

根據緬甸憲法,武裝部隊總司令年滿60歲就必須退休,但緬甸憲法並不透明也不明確,因此國會議員們和專家都不清楚,敏昂良延長任期是否需要總統批准或須先修改憲法。

 

 

公投、修憲、凍結憲法?翁選總統仍長路漫漫

 

另一方面,翁山蘇姬從不掩蓋其要出任總統之心,但卻由於受制於憲法而無法如願。她在選舉前後就一再放話,表示她將會是「凌駕於總統之上」的實權領導人,並稱會讓一個聽命於她的代理人上台。自從新國會在2月開議之後,全民盟一再指向翁山蘇姬可能出任總統,裏頭許多成員也希望蘇姬本人上陣,敲鑼打鼓的意圖十分明顯。

 

但緬甸軍方已在選前盡其所能地做好各種保護權利的準備──包括佔據國會內1/4席次的保障名額,掌握國防、內政、邊境事務部部長職位,以及至少能推出1名副總統;更在舉足輕重、足以影響國家走向的「國家安全會議」11名成員中佔了6名。最重要的是,緬甸憲法規定軍方得在「必要時」接管政權,等於保障了軍方在「特殊情況」下合法政變的權力。

 

1200px-Aung_San_Suu_Kyi_greeting_supporters_from_Bago_State

被民眾簇擁的翁山蘇姬。Photo Credit:wikipedia

 

意言之,全民盟雖然贏得大選,然而新政府等於還是置於軍方「監管」之下,所以軍方應該不會像1990年那次悍然拒絕交出政權,而是會讓政權和平轉移,但在緬甸實施「監控式民主」。翁山蘇姬要想成為總統,當然也必須獲得軍方首肯、支持,否則將窒礙難行。負責政府交接工作的全民盟人員透露,翁山蘇姬與軍方之間的談判是通過中間人進行的,許多人相信這個關鍵人物是緬甸下議院前議長瑞曼。

 

全民盟內部對於談判前景,抱持相當樂觀態度。該黨元老丁吾就指出,翁山蘇姬將「毫無疑問地會成為總統」。不過,軍方控制的一家報紙不久前就曾刊發評論指稱,​​修憲將「違反國家利益」。下議院最資深的軍方議員陶敦則表示不排除修憲的可能性,但指出「我們將依據憲法的規定行事」。即便軍方最終同意修憲,翁山蘇姬要當上總統還是路途遙遠,因為修憲之前還必須進行全民公投。

 

雖然全民盟在上次大選開放競爭的席次狂掃80%,但如果把軍方25%的保障席次計算在內,全民盟在國會內的實際席次僅有59%上下,遠遠低於修憲所需的75%。所以,若無軍方同意,修訂前述條款是幾乎完全不可能之事。

 

目前是翁山蘇姬盟友的前軍事將領翁高指出,要避過漫長的公投過程,與其修憲,不如凍結有關憲法條文。翁高表示,2008年憲法未就凍結憲法條款有任何規定,且過去曾有中止憲法條款的前例,因此值得一試。

 

11955766986_73eb3790cb_k

翁與其領導的全民盟標誌。Photo Credit:Adam Jones@ flickr CC BY-SA 2.0

 

再者,凍結憲法條款不同於修訂,在實際操作上可以繞開需要國會75%同意的高門檻,也許只需簡單多數就可過關,就更增加了可行性。不過,若開邦民族黨議員巴新表示「我個人很希望翁山蘇姬能夠出任總統,但我不認為應該凍結憲法,這樣的先例對未來的國會不是什麼好示範。」緬甸總統發言人、訊息部部長耶圖就指出,只有在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以及行政權轉移給國防軍總司令的情況下,才可以凍結憲法條款,「而這個作法(凍結憲法條款),會給目前正在萌芽的民主立下不好的先例」。

 

另外有一個作法可能更容易達成,亦即不採取凍結憲法條款的作法,而是另外附加條件,讓翁山蘇姬可以免除受該條款限制。這種豁免的情況也有先例,譬如前述憲法第121(J)條就豁免國防軍成員不得成為國會議員的限制。根據緬甸憲法,所有公務人員都不得出任國會議員。

 

 

若想實際掌權,出任外交部長不失為好方法

 

翁山蘇姬還有一個選擇,就是出任外交部長。從實際上的操作而言,翁山蘇姬如果想有效操控政府,可能最好的方式還是擁有政府職位為佳。在這種情況下,權限及影響力極大的「國防安全委員會(國安會)」就成了最佳選擇。

 

國安會共有11名成員,由憲法賦予權力制訂特定的軍事及安全事務政策,其中還包括要求總統宣布全國緊急狀態的重要權力。「國安會」的成員包括:總統、兩位副總統、兩院議長、國防軍正副總司令以及外交、國防、內政、邊境事務部長。

 

由於後3者全都保留給軍方,翁山蘇姬如果要參與國安會,最順理成章、最佳的選擇,就是出任外交部長。因為以其成員而論,軍方至少佔6人(國防軍正副司令、一名副總統、國防、內政及邊境事務3位部長),翁山蘇姬佔住外交部長名額,至少還有抗衡以及與軍方平起平坐的機會。

 

再者,翁山蘇姬本人早就已是國際公認的緬甸國家代表,其國際聲望無人能敵;出任外交部長,雖是降尊紆貴,但也是無奈中的好招。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全民盟已經是國會中的絕對多數,無需翁山蘇姬繼續親自坐陣打拼,正可趁勢將精力轉注於政府的執政,而外交部長就是最自然、最適當的選擇。

 

最後究竟如何?恐怕都得取決於軍方的態度,應該很快就見分曉。至於緬甸的老百姓,只要他們確知翁山蘇姬實際掌權,坐在什麼位置上,已經無關緊要了。

 

延伸閱讀:

走下神壇的翁山蘇姬熬出頭

緬甸是否能和平轉移政權的懸念

緬甸觀選紀錄:民主旅程的起點

緬甸25年首次民主選舉:翁山蘇姬領導的反對黨勝利

 

 

封面圖片來源:wikimedia

編輯:葉菀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