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兼外交部長的緬甸國務顧問翁山蘇姬上月五日在首都內比都接見日本外相岸田文雄,緬甸媒體都在頭版圖文並茂做出顯著報導。岸田文雄在記者會中表示,日本將與緬甸政府充分合作,為雙方人民及商界創造出良好氣氛,「日本將盡力協助緬甸創造工作機會,並在農業、教育、財政、健康照顧、基礎建設..各方面的發展,給予協助」。

 

翁山蘇姬則表達了對日本的感謝。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透過岸田文雄當面轉交邀請翁山蘇姬往訪的私函。

 

一時之間,緬日兩國友好來往的氛圍四處瀰漫。但實際的情況是,在現實政治之下,翁山蘇姬和日本之間的關係充滿愛恨、矛盾。

 

如所週知,翁山蘇姬的父親翁山將軍當年是靠日本起家的。翁山早期接受日本的軍事訓練,他和緬甸傳奇的「三十同志」都靠著日本支持的武器與財務援助,才有能力與佔領緬甸的英軍作戰。

 

1941年12月27日,翁山在泰國首都曼谷組建緬甸獨立義勇軍,引領日軍進軍緬甸。次年三月,日本軍隊攻佔首都仰光。同年七月,全緬英軍被擊退,緬甸獨立軍改組為緬甸國防軍,翁山被授予大佐軍銜。1943年3月,翁山晉升少將,並到東京覲見天皇,被授予旭日勛章。

 

1943年8月1日,緬甸正式建國,巴莫出任總理,翁山出任國防部長。在此時期,翁山還曾一度使用面田紋次(omota monji)作為自己的日本名。

 

只不過,翁山將軍後來又起而反抗日本對當時緬甸的高壓統治。

 

也許正因為這層關係,翁山蘇姬在1985至1986年間,曾經應邀在京都大學擔任訪問者。

 

然而長久以來,翁山蘇姬與日本的關係並不算好。特別是她遭到長期軟禁的期間,經常批評日本政府對緬甸軍政府的援助。翁山蘇姬在1995年曾經短暫從軟禁中獲釋,當時日本「每日新聞」就曾發表她所寫的「緬甸來鴻」。翁山蘇姬在信函中強烈批判日本的緬甸政策。

 

1996年4月,翁山蘇姬也在「每日新聞」發表信函,指責日本商人對緬甸的「掠奪」。同年6月,翁山蘇姬透過日本駐緬大使館發函給當時的首相橋本龍太郎,要求日本利用其經濟力量,迫使緬甸走向民主化。只不過這封信函石沉大海。

 

然而同一時間,日本商界乃至政府官員,都先後在媒體上發表了不少抨擊翁山蘇姬的文章。很顯然地,他們認為翁山蘇姬是日本在緬甸推動商業行動的一大障礙。

 

恐怕也是因為如此,歷來日本政府包括現任的安倍政府,一直未和翁山蘇姬陣營建立良好關係。直到翁山蘇姬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在去年底的大選中秋風掃落葉,安倍政府才急忙在三星期之內,邀請「全民盟」資深要角年溫往訪。

 

現在,「全民盟」政府已經就位,翁山蘇姬的緬甸「太上總統」位置也已擺明,雙方互利雙贏的局勢也並無改變,基於現實政治的考量,翁山蘇姬想必會仿效父親翁山將軍,在對日本的態度方面,會以政治、經濟利益作為一切行動的考量準則,其他愛憎都可暫放一邊。畢竟,日本仍然是世界第三大經濟體,也是世界政治強國。

 

延伸閱讀:

權力一把抓?翁山蘇姬與軍方談判破裂,緬甸民主之路堪憂

走下神壇的翁山蘇姬熬出頭

 


封面圖片來源:DFID – UK Department @Flickr NC ND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