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ippine President Rodrigo Duterte walks during the arrival honors at Camp Crame Philippine National Police headquarters, in suburban Quezon city, Manila, Philippines, on Friday, July 1, 2016. Duterte, who was sworn in as the Philippines' 16th president, has given himself a colossal campaign promise to fulfill, eradicating crime especially drug trafficking, smuggling, rapes and murder in three to six months. (AP Photo/Aaron Favila)

 

一般的民主國家檢驗一個新政府是否有能力及是否受到民眾歡迎,通常都以上任之後百日為期,但菲律賓新任總統杜特蒂卻注定是個異數。

 

杜特蒂是於6月30日正式上任,到現在(7月30日)正好一個月,但菲國知名民調機構「亞洲脈搏」在7月21日發表調查結果,顯示出有91%的民眾信任杜特蒂,8%的人表示不肯定是否支持他,不信任他的人僅佔0.2%。這是自從「亞洲脈搏」於1999年開始進行民意調查以來,對某個人信任度的最高紀錄。

 

事實上,杜特蒂從加入總統選戰開始,就已經是個「異類」。

 

 

壓倒性獲得支持的「異類」新總統

 

因為作風剽悍而被稱作「牛仔市長」的杜特蒂去年11月才投入總統選戰,是起步最晚的一位競逐者。但這位頗引起爭議的政治人物,從一開跑就造成震撼,雖然在長達半年的選戰中,杜特蒂曾經數度因為失言而民調起起落落,可是從來未曾落後最強對手太多,在選戰末期,民調更是節節上升,呈現破竹之勢。

 

最後,杜特蒂以壓倒性的1600萬票贏得選舉,足足超過次高票者600萬票之多。

 

5月30日,菲國舉行國會公告總統當選儀式,結果杜特蒂當天並未按照傳統出席儀式,而是留在他擔任市長二十多年的達沃市。杜特蒂在前一天就告訴媒體記者,「我不會出席公告儀式。我這輩子從未參加過任何公告儀式」。

 

他也表示上任之後不會馬上搬去位於馬尼拉的總統府馬拉坎揚宮,而是天天從達沃搭機前往馬尼拉通勤,直到他適應總統府生活為止。因為「我聽說馬拉坎揚宮裡鬧鬼,而且我的床在這裡(達沃),我的房間在這裡,我的家是我最感舒適的地方,能舒服地睡覺與洗澡,對我是很重要的事」。

 

另外,杜特蒂那段時間連日在達沃市多家酒店舉行記者會,闡述上台後的政策,只不過記者會都在午夜舉行。杜特蒂表示,這樣的工作時間將是他的「常態」。他說,他當總統後工作時間將是每天下午一時至午夜12時,「我才不管什麼朝八晚五的時間表。那個時候我要睡覺,怎麼能要我工作呢?」。

 

杜特蒂擔任市長期間就習慣工作至半夜。他曾經公開表示,他頭腦最清醒的時候是晚上六時至十時。

 

杜特蒂於6月30日正式就職,再度展現他「另類」的一面。

 

首先,他的就職相對低調,除了駐在菲國的使節之外,沒有邀請任外國領袖「共襄盛舉」,整個過程也只開放給本國媒體採訪。

 

其次,杜特蒂現在是單身,所以菲國沒有「第一夫人」。但杜特蒂就職當天卻拍了兩張「全家福」照,一張是和前妻及家人的照片,另一張是和現在同居人及家人,不過對菲國大眾公開的是前者,足見杜特蒂粗中有細,對前妻也是有情有義。

 

杜特蒂7月25日發表上任後的首份國情咨文,結果有上萬民眾在國會大廈附近遊行,表達對他的支持,這與歷屆總統發表國情咨文時都有團體示威鬧場的情景大異其趣。

 

向來不按排理出牌的杜特蒂在發表嚴肅的國情咨文時,也不是乖乖照本宣科。他盯著字幕機唸稿三十分鐘後就「脫稿演出」,讓原定四十分鐘的演說拉長至一個半小時。不過,其演說不時引起哄堂笑聲和掌聲。

 

菲國歷屆總統發表國情咨文時,出席的政商名流們的行頭往往比總統的演說更吸引媒體。由於與會者競相以華麗服飾走紅地毯進入會場,讓這個場合有「政界奧斯卡」或「時裝秀」之稱,總統演說後的奢華餐點也經常引起許多批評。

 

不過杜特蒂此次也顛覆了這些「傳統」。總統府在邀請函中通知出席者「穿著樸素的傳統服裝或商務套裝即可」,演說後的餐點也從往年的烤肉、海鮮與蛋糕,改為雞蛋沙拉、春捲、綠豆湯等簡單小吃。

 

當天受邀到國會大廈出席總統國情咨文發表大會的有大約3000人,包括歷任總統,但上一任總統艾逵諾三世並未出席。一般認為,可能跟杜特蒂宣稱將允許前獨裁者馬可仕下葬國家英雄墓園有關。

 

杜特蒂係於6月23日在達沃市對媒體記者表示,他將允許菲國前總統馬可仕安葬在國家英雄墓園,經常語出驚人的杜特蒂也知道這個表態十分敏感,所以他表示將容許民眾針對此事進行抗議,並準備面對全國性的騷亂,「我將允許馬可仕總統安葬在國家英雄墓園。這不是因為他是英雄,而是因為他曾是菲律賓軍人」。

 

菲國民眾對馬可仕的看法兩極化。馬可仕家族及其支持者認為,馬可仕在二戰期間反抗日本侵略,因此是二戰英雄。反對他的人指他是獨裁者,執政期間以軍法統治,違反人權之事罄竹難書,也吞掠了國庫至少一百億美元。

 

艾逵諾三世的父親、前反對派領袖艾逵諾1983年由美國返菲時在馬尼拉國際機場遭暗殺,馬可仕被指是幕後黑手,是以他當然極力反對「殺父仇人」馬可仕移葬國家英雄墓園。

 

馬可仕政權於1989年遭「人民力量」推翻,由艾逵諾夫人也就是艾逵諾三世的母親柯拉蓉繼任總統,馬可仕隨後流亡夏威夷,於1989年病逝當地,遺體1993年送回菲國,一直安放在祖居的冷氣地窖內,未曾下葬。

 

另外,杜特蒂當時也指出,他將特赦仍羈押在軍醫院裡的前總統艾若育。杜特蒂表示艾若育被控貪污而遭關押的法理「薄弱」,所以計畫予以特赦。艾若育是在2001年至2010年期間擔任菲國總統,卸任後被控受賄及選舉舞弊,自2011年起被拘禁在一家軍方醫院。杜特蒂認為,特赦艾若育有助於全國和解。

 

杜特蒂上任後,果然實現諾言。菲律賓最高法院7月19日以11:4的表決票數,以檢方提出的證據不足,駁回有關艾若育貪汙國家彩券慈善基金780萬美元的控告。

 

杜特蒂也放話不惜對上勢力龐大的天主教會,要強行落實家庭計劃法令,以推動經濟增長。杜特蒂的經濟顧問就對媒體表示,杜特蒂要積極落實上述法令,「你要讓家庭計劃生育,按他們的能力養育孩子,才能改善貧窮與不平等問題」。

 

杜特蒂本人則表示,他將不顧天主教會反對,強推只生三個孩子的生育政策,「我要每個家庭都只有三個孩子。我是基督徒,但我也是現實主義者」。

 

菲律賓人口近年來已經出現失控現像,包括聯合國在內的多個國際組織紛紛提出呼籲,要求菲國政府採取措施控制人口增長,否則的話,過多人口將對菲國食品、能源、住房及環境造成嚴重影響。

 

不過由於菲律賓是區域內唯一的天主教國家,影響力巨大的教會一直反對推行人工避孕的措施,更別提人工墮胎。菲國的政治人物都因為怕得罪教會而不敢支持甚至取消控制人口法案,直接造成的結果就是子女眾多,超出扶養的能力,進一步導致整體健康、生活品質的下降。

 

研究顯示,一般的菲律賓家庭希望能有四個孩子,但是貧困的夫婦卻平均生了六個,很多家庭甚至有八至十個孩子,導致父母必須不顧健康無日無夜拚命工作,以求能養家活口。很多婦女因此而對夫妻性生活產生排斥,結果又轉而變成性暴力的受害者,造成更多社會問題。

 

今年71歲的杜特蒂經常針對天主教會語出驚人。他曾經指稱天主教會是菲律賓「最虛偽的機構」,甚至直斥神職人員為「妓女之子」,也公開表示天主教會經常干預政府的決策,並指一些主教剝削窮人而自肥。

 

 

格殺勿論的反毒政策

 

不過在眾多議題中,最引人注目的還是他的反毒政策。

 

杜特蒂向來強調毒品對國家危害很大,堅持以嚴刑峻法對付毒梟,並且下令警方對販毒者格殺勿論。他說,「(反毒)工作不必心慈手軟,我們將對毒梟、其金主和毒販斬草除根,除非他們投降或入獄,否則就如他們所願長眠地下」。

 

杜特蒂在國情諮文演講中透露,6月間共有12萬人向警方自首,包括大約七萬名毒販。但他沒有提到他上任後有多少毒販被擊斃。警方曾說遭擊斃者有兩百四十人,但有人認為實際數字應該更高。

 

根據警方數據顯示,從7月1日到19日期間,有共有194名涉毒嫌犯因「拒捕」而被警方擊斃,平均每天十人。

 

7月18日當天,在馬尼拉以南60里的塔納萬市,上千名嗜毒者和販毒者集體向當局投降。

 

菲律賓主流媒體則刊出報導,指稱5月10日至7月15日期間,已有408名涉毒嫌疑犯被打死。媒體上也天天有涉毒者在肅毒行動中橫死街頭的照片和影像。一名向當局投降的前癮君子說,他在兩名同伴橫死之後決定自首。他說,「我不想被殺,我真的很怕」。

 

杜特蒂本人還在7月15日高調召見他口中的大毒梟林彼得,當面向對方說,「我會處死你……我會把你幹掉!」。杜特蒂是於七月七日通過全國電視,直接點名林彼得是大毒梟。不過被召見的林彼得否認他就是那個「林彼得」。

 

來自宿霧的林彼得告訴杜特蒂,「我的家人現在在宿務很危險,我們面對各種威脅」。他的家族在宿務市經營多種生意。但是杜特蒂卻說,「我不會說對不起,你今天來到這裡,就因為你是毒梟嫌疑犯」。

 

杜特蒂在打擊罪犯方面,最引人側目的,就是他使用的方法,也是他在擔任那卯市長二十年期間最受議論但卻最有效的方法。

 

過去長期以來,那卯本是綁匪、強盜、反叛分子和私人武裝的安全避風港,甚至台灣黑道分子出了事,也有很多往那卯跑。

 

但是杜特蒂出任市長後,這個情形卻開始改觀。據說,單單2006年1月間,就有48個人被私刑處死。另外,根據菲律賓媒體報導及警方報告,過去十年裡,總共有一百多名小偷和毒品走私販在那卯市內被打死,都是兩名騎摩托車的男子用手槍近距離射擊。這些被打死的人,有的已被宣告有罪,有的已受到指控,也有人還沒有被正式逮捕。

 

那卯人都指證歷歷,說是市長「行刑隊」的傑作。杜特蒂本人從來不承認有私人行刑隊,但是那卯人都知道有個名叫「DDS」的組織,其實就是「杜特蒂敢死隊」的意思。有意思的是,杜特蒂本人對這些傳言也從不澄清,顯然也有意藉之遏阻犯罪。

 

正因為他對治安的整頓,所以七連任那卯市長,說他是菲律賓的「南霸天」,並不為過。而那卯之所以治安好,是因為這裡是菲律賓唯一「執行死刑」的地方,而且「行刑者」不是別人,就是杜特蒂身邊的十二名保鏢。

 

杜特蒂在第一任市長期間,所面臨的第一項挑戰就是恢復那卯市警察局的聲譽。當時在遭到「新人民軍」連續幾年的攻擊之下,警察們在處理社會治安問題時總是心懷恐懼。杜特蒂剛上任不久,就得到消息說是有幾名綁匪正準備帶著勒索所得款項逃離那卯。

 

結果杜特蒂親自帶領警察埋伏在綁匪必經地點,槍戰之後當場打死四名綁匪中的三人。經此一役,杜特蒂聲名大譟,那卯人也都突然發現他們有了位「牛仔市長」。

 

那卯人都知道,在這裡犯罪是「事不過三」的。也就是說不管販毒也好、搶劫也好,只要犯到第三次,那就是死路一條。

 

許多那卯人都知道的故事是一位毒販第三次被捕,他的老父繳付保釋金後,兩人才步出拘留所不久,就有一輛摩托車駛近,不由分說當場將那位毒販格斃,他的老父承受不住打擊,竟然驚嚇得精神失常,雙手捧著愛子身上流出的鮮血生飲。

 

類似的故事,任何一個那卯人都能毫不費事的信口拈來。

 

現在杜特蒂開出六個月內整頓菲律賓治安的支票,更在選戰後期造勢大會上就公開向罪犯挑戰,「我現在站在這裡,你們(罪犯)要殺我就要快,否則等我當選了,我會把你們殺光,我的掃蕩,沒有不流血的」。

 

他當選之後也公開呼籲大家開設殯儀館,因為「你們的生意會很好」。

 

杜特蒂新委任的國家警察總長德拉羅沙,就是在他擔任那卯市市長22年任期內跟他配合無間的警察局長。杜特蒂在德拉羅沙的佈達儀式上說,「如果你們(警察)因為執行任務而殺人,我會保護你們」。德拉羅沙本人也警告那些和毒販有聯繫的警察,最好趕快自首,否則就等著被殺。

 

不僅如此,杜特蒂在當選後表明為厲行法治,將恢復死刑,同時為了「節省子彈」,他要恢復的是「絞刑」。杜特蒂賦予安全部隊「格殺勿論」的權限,打死毒販還將有賞金,甚至也呼籲民眾殺死涉毒嫌疑犯,「如果你們(百姓)殺死一名大毒販,可以獲得五百萬披索賞金(約330萬台幣),如果是活捉,就只能得到499萬9千」。

 

不過,杜特蒂也並非只會殺人。

 

杜特蒂已經表明要制止網上賭博,菲國博彩業監管機構隨即宣布暫停發放網路賓果遊戲廳和網路遊戲咖啡座的營業執照。菲國官方數據顯示,在剛卸任的艾逵諾三世政府執政六年期間,新開張的博彩遊戲咖啡座激增,這些咖啡座設有電腦讓顧客上網玩撲克牌、吃角子機、樂透遊戲。

 

菲律賓的網路賓果遊戲機從艾逵諾三世2010年6月上台時的2160台,增加至目前的1萬2千台。網路博彩遊戲機從4662台增至七千台;網路遊戲咖啡座則從190家增至277家。

 

在經濟方面,杜特蒂表示將改善目前面對的各種問題,包括全面翻新老舊的道路、橋樑與火車等基礎設施,同時將加速各種商務申請的審批。他也承諾引進新科技,改善菲國目前的龜速網路,提供免費WiFi與全面的醫療福利。

 

杜特蒂表示,目前的政策讓菲國成為亞洲經濟增長最快的國家之一,他將延續這方面的政策。同時,他將下令軍方協助取締非法伐木及開礦。

 

在安保方面,杜特爾特宣布將與分離主義武裝和談以結束衝突,包括單方對菲共叛軍新人民軍停火。

 

杜特蒂還未上任前,就已經啟動與菲律賓共產黨的和平談判,同時宣布會讓流亡海外的菲共創始人西松安全回國,以及釋放所有政治犯,包括菲共主席貝尼托•狄安森夫婦。

 

菲共的武裝叛亂持續了四十多年,造成至少三萬人死亡。前任總統艾逵諾三世於二零一零年上台後,也一直積極啟動和談,希望能在任內與菲共達成和解,但卻在2013年拒絕菲共提出「釋放政治犯」的要求後,宣布政府與菲共之間的和談破裂。

 

在國政上,杜特蒂準備將菲國的政體由中央集權制改為聯邦制,把目前總攬於首都的大權下放,讓全菲81個省份變成州屬。

 

他在競選期間說過,菲國自二戰結束後獨立以來所實施的現行政治體制,讓政治精英階層一直獨攬大權,他認為這是造成菲律賓無法擺脫貧窮和國內伊斯蘭叛亂不斷的根本原因。

 

按照杜特蒂設想的聯邦制,未來的各州將享有很大的自治權,可以保留各自大部分的收入。他相信,這將能推動貧窮地區的經濟發展,從而也可連帶解決因貧窮而導致的伊斯蘭少數族群叛亂問題,中央政府只要繼續擔當國家職責即可,如國防、外交、海關等。

 

杜特蒂也宣布將馬上改善菲國基礎設施、創造就業,使全國四分之一人口脫離貧窮。杜特蒂誓言將擴大經濟活動範圍,讓國家經濟活動不再密集於首都馬尼拉這個「佈滿棚屋區的死城」。他打算在首都馬尼拉以外設置經濟區,以創造更多就業機會,而不會再允許在馬尼拉建造任何新工廠。

 

杜特蒂競選期間一再強調,他當選後優先處理的問題之一是提升2600萬名生活在貧窮線以下菲律賓人的生活;菲律賓官方對貧窮人的定義是,每天只靠不超過一點三美元過活的人。這個階層目前佔菲律賓人口的四分之一。

 

根據官方數據,馬尼拉貢獻了菲律賓全國經濟總量的三分之一,大馬尼拉地區的另兩個區則貢獻了四分之一。

 

總之,許多人把杜特蒂類比為同樣是「大嘴吧」的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提名人唐納。川普,而將他稱為「菲律賓版川普」,甚至直接將他稱為「狂人」。

 

其實,有超過二十年從政經驗的杜特蒂絕非「狂人」。相反的,儘管他的手段也許堪議,但他卻是一位極有執行能力的行政首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