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馬上要舉行總統大選及國會選舉,這段時間以來,雖然大家都口口聲聲呼籲優質選舉,但憑良心說,過去慣見的抹黑、抹紅、硬拗及賄選的繪聲繪影,一樣都沒少。不過比起鄰近大多數的東南亞國家來說,台灣的民主秩序還是有一定的自傲之處。至少,曾有過的民主暴力事件,現在很少聽聞了。

 

說起東南亞國家的民主,值得一提的是剛舉行過大選的緬甸。過去60年間,緬甸一直是個國際棄兒,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軍政府長期掌權,讓人唾棄。即便是上次於2011年所舉行、宣稱第一次的民主大選,也都因為弊端叢生而不為國際認可。而這次的大選儘管有選民名冊不正確、某些少數族裔被剝奪選舉權的瑕疵,大體上,整個過程被認為是公平、公正、透明。這次的大選,也是緬甸首度允許國際觀察團前往觀察的大選。

 

6924243042_f46bdbdfc0_k

緬甸大選令人驚豔。Photo Credit:butforthesky.com@flickr CC BY 2.0

 

從某個角度來說,緬甸第一次舉行受國際監督的民主程序,就能夠取得這樣的成就,已經彌足珍貴了。特別是與區域內行之有年的「民主政體」如泰國、菲律賓相較,確實很足以自傲。

 

 

泰國選舉:明目張膽的買票手段 

 

泰國的選舉,賄選是必然的。泰國「易三倉大學」於2011年1月,針對2604名住在首都曼谷以及其他17個府( 省)的合格選民做民意調查,有超過半數的選民願意出售他們的選票。調查結果顯示,53.2%的選民願意出售 選票,40.2%不願意,其他6.6%則無法決定。另外,有高達79.5%的訪者承認,他們所屬的社區內發生過買票情況。願意出售神聖一票的,以東北部的選民居最高比率,達到69.6 %,其次則為理論上應該程度頗高的曼谷選民。

 

每到選舉,許多在外地工作的泰國人都要請假回鄉投票。他們對政治那麼熱中?其實不是,真實的情況是,他們在家鄉的親人已代為簽收領錢單據,只不過錢還扣在地方樁腳手中。只要回去投票,就可以當場領錢。多少錢呢?過去是1000泰銖,現在已經漲到2000。這是鄰近首都曼谷的北欖府行情,在偏遠的東北鄉間,1000泰銖就可買到一票。很多地方都是以「批發」的形式,由地方樁腳將選票整批出售,然後由樁腳負責監督投票。

 

泰國選舉海報。Photo Credit :Ian Fuller@flickr CC BY-SA 2.0

 

另一種方式就比較細緻,是先由樁腳將彩票出售給選民,只要所支持的候選人當選,選民就可憑彩票兌換高額「獎金」。更大膽的作弊方式就是換整個票箱或是替換箱中的票,這種方法在偏遠的鄉間投票所比較常見。此外,假選票也很常見。就是由樁腳提供已經劃好選擇的選票,由選民投入票箱,選民隨後再憑私自藏下的真選票領錢。另外還有「假」買票,亦即故意向敵對政黨選民買票,留下證據,選後再提出賄選告訴。

 

除了賄選之外,泰國選舉的暴力事件也層出不窮。上次大選之前,泰國就對75名槍手發出懸賞通緝令,隨後更對他們發出「格殺無論」令,就是因為這些殺手都有可能被政客收買刺殺政敵。泰國警方的作法,主要是表明「我們知道你們是誰」,同時警告政治人物或團體不要雇用、卵翼這些槍手。對於泰國警方的動作,《曼谷郵報》在星期雜誌中還刊出了一個頗有嘲諷意味的專題,大意說「既然知道這些人是誰,為什麼不去抓呢?」。

 

 

菲律賓選舉:槍桿子出政權

 

但如果說到選舉暴力,排名首位的應當是菲律賓。在菲律賓,只要碰到選舉,槍聲一定響起。這是因為菲國早期在西班牙殖民之後,留下了根深柢固的莊園制度,也就是說,政治版圖都由政治世家及地方勢力分贓把持,而這些政治世家或地方勢力,基本上都有自己豢養的私人武力。而選舉,意味著自己的勢力範圍及利益可能受到挑戰,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把對方除掉。

 

菲律賓的選舉暴力,最令人髮指的莫過於發生在2009年11月24日的馬京達瑙大屠殺。這個案件發生在菲國南部棉蘭老島馬京達瑙省(Maguindanao)中一個偏遠的小鎮:布魯安鎮。該鎮副鎮長曼古達達圖的妻子、姐妹、律師,當天早上率支持者及記者浩浩蕩蕩前往選舉辦事處,準備遞交曼古達達圖的參選表格時,遭一批為數約百人的槍手攔截擄走,總共57人遇害。

 

776791_0

Photo Credit:台灣wiki

 

這個案件之所以發生,就是因為把持當地政壇的安帕端家族,不滿曼古達達圖出馬角逐省長。安帕端家族的族長老安帕端已經連任三屆省長,但年事已高,準備讓兒子小安帕端「子承父業」競選省長,不料半路卻殺出另一地方政治世家:布魯安鎮副鎮長的曼古達達圖決定參與角逐省長,結果引發安帕端家族的殺機。事件發生之後,菲國當局在壓力之下共逮捕了190餘人,其中也包括小安帕端在內,但至今竟無一人遭到定罪。

 

東南亞其他國家包括柬埔寨、馬來西亞、印尼也都有民主選舉,但也都有程度上的混亂、不完美。相較起來,反而是被批評不夠民主的新加坡,在施行民主選舉時最乾淨、最有秩序。

 

 

民主的基石,奠基在強勢領導人之下? 

 

說起東南亞的民主政治,馬來西亞的前總理馬哈地曾經說過的一句話頗饒興味。馬哈地於1981年就任馬國總理,到2003年宣布退休,總共擔任了22年總理,是區域內堪與前新加坡領導人李光耀比擬的「強人」。2013年5月馬國舉行大選,他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訪問時石破天驚地表示,「亞洲需要強勢領導人,他們喜歡民主,但並不真正了解民主。」

 

馬哈地的這個說法,想當然會引起「民主人士」撻伐。但是,他這個說法,真的沒價值嗎?

 

就實際意義上來說,所謂「強勢領導人」,並不必然要與「專制」、「獨裁」聯繫在一起。只不過多數的強勢領導人,都是比較不聽話的人,因此,更強勢並掌握媒體話語權的西方國家慣用手法,就是把這些領導人描述為「專制」、「獨裁」。李光耀是、馬哈地是,因癌症過世的前委內瑞拉總統查維斯亦是。

 

回顧歷史,東南亞國家發展得比較好、比較快速的時段,都是在強勢領導人統治之下。譬如說印尼的蘇哈托時期新加坡的李光耀時期菲律賓的馬可仕時期,乃至於馬來西亞的馬哈地時期。至於現在可以查考的,有「準強人」、現任柬埔寨總理洪森

 

新強人洪森?Photo Credit:World Economic Forum@ Flickr CC BY-NC-SA 2.0

 

洪森自從1985年就出任總理,至今已進入第31年。柬埔寨在洪森的強勢領導下,度過很長時間的動盪,一直到公元2000年前後才算穩定下來。柬埔寨近10多年來的發展相當快速,大家不妨拭目以待,柬埔寨在強人領導下會結出什麼果。

 

 

令人摸不著頭緒的「無俚頭總統」

 

至於東南亞國家的民主選舉,卻還真選出過幾位無厘頭總統。最出名的是已經過世、雙眼幾乎全盲的前印尼總統瓦希德。被暱稱為「古斯度爾(Gus Dur)」的瓦希德在印尼民間聲望很高,主要的原因是他擔任印尼最大回教組織「回教教士聯合會」主席,但是更大的原因是他玩世不恭、愛講笑話。

 

沒想到他當選總統之後依然故我,放著國家大事不理甚至兒戲處理,一天到晚出訪,短短時間就成為印尼歷史上出訪最頻繁、飛行里程數最高的國家領袖,記錄還甚至被人戲謔地擺進國家檔案陳列館。瓦希德在位期間不常,就是因為國政幾無建設而被強拉下台。當時他還硬撐了幾天拒絕搬出總統府,每天早上穿著睡衣在總統府做早操、讓媒體拍照,表示「老子就住在這裡」,結果最後仍黯然搬離。

 

第2位無厘頭總統是緊接著瓦希德的美嘉華蒂,印尼首任總統蘇卡諾長女。她基本上是家庭主婦,靠著父蔭以「公主復仇」之姿當上總統。她的無厘頭老實說並不明顯,因為她什麼都不懂得,只好藏拙,從不接受採訪,在公眾場合也鮮少開口,一急就流眼淚。

 

gitu_aja_koq_susah_not_repot_by_chef_cheiro

愛講笑話的印尼總統瓦希德。Photo Credit:Gitu aja koq susah not repot

 

另外一位就是菲律賓總統艾奎諾三世。眾所周知,艾奎諾三世之所以會當選,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其母、已逝菲律賓前總統科拉蓉的庇蔭,他本人一直是位表現平庸甚至根本沒表現的參議員。他的無厘頭經典之作,是就任後所發生的「香港康泰旅遊團巴士在馬尼拉遭槍手挾持事件」。當時,菲國軍、警處理危機荒腔走板,造成人質多達8人死亡的慘案,引起全球對菲國軍、警匪夷所思素質的批評。

 

結果,艾奎諾三世的表現更讓人下巴脫臼。他不但拒接前香港特首曾蔭權的電話,表現出漠不關心的樣子;更讓人瞠目結舌的是,他第二天在記者會中還「面帶微笑」,遭批評之後居然說「微笑」是一種表達悲傷的方式。之後,他又以總統之尊跑到出事現場,煞有介事地穿著便服、端著槍,模擬軍、警當時的攻堅處理,似乎想證明遭全世界訕笑的軍、警並未做錯。

 

菲律賓曾經抵制2011年在挪威首都奧斯陸舉行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儀式,艾逵諾三世出面解釋時,居然臉不紅、氣不喘地表示,主要的原因是不想影響到該國營救在中國遭判死刑5名毒販的努力。營救5名毒販?抵制全球人權象徵意義最高的諾貝爾和平獎?不過,艾逵諾三世在菲國執政6年,也並不是毫無建樹。至少,他在一定程度上翻轉了菲國經濟。

 

延伸閱讀:

緬甸是否能和平轉移政權的懸念

皇室新聞「泰」敏感,紐時國際版開天窗

狡詐陰狠的柬埔寨總理洪森

 


 

封面圖片來源:drburtoni@flickr CC BY-NC-ND 2.0

編輯:葉菀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