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年前,當我還是學生的時候,社會上擔憂的是「年輕人不關心政治,就連投票權都懶得行使」。在藍綠挑動省籍情結最烈的那些年,政治是使聚會冷場最有效的製冰機,只要想到吵得面紅耳赤的長輩們,大夥就臉色一沉,認定不管哪個政黨都是天下烏鴉一般黑,不如自求多福、管好自己的前途就好。

 

一晃眼十多年過去,誰也沒想到,年輕世代突然變成最關心政治的一群人。從洪仲丘事件太陽花運動到台北市長選戰,一連串社會大事都少不了年輕人的參與,而社會輿論也分裂成兩造看法:有人欣然樂見其成,也有人擔憂起「年輕人是被政黨給操弄、利用了。」對我來說,後面這個理由不太具有說服力,畢竟我經歷過年輕人對政治極度無感、想操弄都操弄不起來的時代,但我也必須承認,我對能夠自發地、以充滿創意的方式投身公民運動和選戰的新生代,其實並不瞭解,他們的行為模式和價值取向我還是有想不通的地方。

 

直到我遇到了吳東軒。(暱稱東東)

 

吳東軒。攝影 / 陳永翰

 

1982年出生的東東,和我算是同一代人,我們中學時代的課本幾乎沒有台灣史,就連外蒙古也還被列為中華民國的領土。他是一名政治素人,在澳洲打工度假期間,從網路上得知台灣公民運動風起雲湧的消息,讓他發現時代好像不太一樣了。和我不同的是,東東很努力地嘗試接觸這群人:回台灣後,他和妹妹開了一處共享空間「來坐夥」,和許多不同領域的年輕人作交流。而兩個月前,為了想瞭解選戰到底是怎麼打的,他又主動應徵進入蔡英文的競選團隊,在媒體創意中心擔任文字潤飾和活動支援的角色。這個單位裡頭,也多的是點子無窮的年輕人。身為電玩《魔獸世界》玩家的東東,在新生代身上看到的,是一種因變遷快速的網路時代,發展出來的新形態團隊合作方式。

 

東東是這麼說的:

 

 

各懷本事的政治素人齊聚,突破傳統選戰框架

 

選舉時間很短,選戰團隊會在幾個月內快速擴張,但是一打完選戰就結束。在這樣的組織裡,還來不及形成什麼組織文化或慣例,加入者也不能是張白紙,因為沒有人有時間教你。大家都是憑著一股熱血,帶著各自的技藝前來。這樣短時間內集合、解散的組織形態,和如今快速變遷的時代是相適應的。就算明年蔡英文當選了,她也必須讓政策和立法都更有彈性,才能讓龐大的組織回應時代的變化。

 

我目前所在的媒創中心,大約有20多個人,幾乎都落在20到40歲之間,我的小主管楊緬因也才27歲而已。對我來說很震撼的是,這些人雖然學歷很漂亮,可是都沒什麼架子,姿態能高也能低。要他們提論述,都可以侃侃而談;要他們捲起袖子包裝海報、擺攤子叫賣商品,大家也甘之若飴。我捫心自問,雖然我也是一路從建中、台大這樣念上來,但是和我同齡的朋友們,身段是沒辦法這麼有彈性的。這裡頭,許多人跟我一樣是政治素人,選舉結束後未必會留在政治圈。但是大家的短期目標很明確,就是要打贏選戰。

 

因為是素人,想法比較不會被傳統的選戰框架給綁住,也願意嘗試比較新鮮的活動或打法。在如今這個網路時代,年輕人喜歡扁平化的組織,喜歡有發聲的管道、喜歡互相串連。如果候選人願意用開放的態度給青年們一個機會,以行銷角度來看,他就能幫忙你不斷開發出新的客源,而不是不斷守著舊有市場。柯文哲並不完美,但他這方面就做得很好,自己也願意學習。

 

前陣子民進黨辦的「毛日子市集」,就是很不傳統、但是效果很好、會吸引年輕人的選戰打法。整場活動中,除了副總統候選人陳建仁致辭十分鐘外,就沒有任何政治宣傳、政令宣導了。現場除了有表演團體外,還找了獸醫師、動物溝通師,以及鼓吹「領養代替購買」的團體和民眾互動,活動舉辦前,也先上網徵集了大量寵物領養的故事。活動本身因為和蔡英文本人愛貓的形象吻合,辦起來合情合理,可是你一點都不會覺得在開造勢大會。一切都很貼近生活,主張又很有意義,很容易和選民產生大量互動。

 

23

台灣美樂地專輯簽唱會活動。攝影 / 蕭嘉慶

 

今年選戰中,像毛日子市集、3D小豬列印徵件、台灣美樂地專輯簽唱會等等活動,都是年輕同事們發想,提案通過後就做起來了,而且政治味都不重。就我自己的觀察,在這裡,只要你有想做的事,也願意負起責任去執行,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專案的提案者、執行者和管理者。雖然會很累,但是揮灑空間也很大,會讓人做得很心甘情願。但是另一方面,每個人也都必須要很有彈性,有時候當領導者,有時候要當合作者,身份會一直轉換。可是青年世代有一群人在這方面非常、非常厲害,不單是台灣,全世界都是這樣。

 

 

魔獸世代青年的打法:快速組合、分工,享受成就許多事的樂趣

 

我自己是《魔獸世界》的玩家,這是一款很具代表性的網路遊戲,全球曾經有上千萬名付費用戶。很多年前,國外就有書籍在分析,魔獸世代的年輕人,和上個世代是怎麼個不一樣法?他們可以在沒有現實誘因的前提下,快速地組合、分工,成就許多事情。只是當時沒想到,類似的轉變竟然那麼快就在台灣發生了。

 

我自己因為工作的關係,多少會接觸到一些25歲上下的年輕人,認真說起來,我跟他們已經有明顯代溝了。這群人裡頭,有些很積極、很強的人,會讓你佩服得要命。他們非常擅長處理大量資訊、透過網路作決策,就像玩遊戲一樣,能夠很快地把人和資源拉進來,在一個扁平的組織裡協同合作,只為了共同完成一件事。

 

完成這一件事的過程,可能很短暫,就像在魔獸世界裡打副本一樣,大家暫時聚在一塊,只是為了出一趟任務,任務完成後就可以各自解散。整段過程中,參與者得到的報酬往往不是「實在」的「錢」,而是一種「虛幻」的「成就感」和「樂趣」。這群人很接近坊間所說的太陽花世代,而且人數持續在擴張。

 

25

12月6日總統候選人與青年對談活動的一角。攝影 / 張國耀

 

這些20多歲的年輕人,可以完成很多事情,但不一定能賺很多錢,可是他們無所謂,這點是現在35歲以上的人很難理解的,有根本上的差異。舉例來說,跟我一樣年紀或年紀比我大的人,就算要投身做社區規劃或社區總體營造,想的也是資源夠不夠?看不看得到規模?將來能不能建立「商業模式」,讓成果「永續」經營下去?可是這群年輕人不一樣,他們願意在短期內投入大量時間,只為了完成一件也許很小的事情,很多事情根本就沒有任何商業模式可言,甚至連收入也沒有,但是那又如何?他們不講永續,而是把每一件事都當成專案來思考,沒有人一定要從頭參與到尾,可以只參與你想參與的部份,這是下一個世代完全不同的思路。

 

比方說前段時間,有年輕人弄了個「城市修理站」的網誌,把台北市的維修地圖上網變成資料庫,告訴網友哪裡還有老師傅在修理東西,鼓勵大家愛物惜物。建立這個網誌沒有收入來源,頂多辦些小小實體活動打平開支,但重點是「開心呀」,實現這點子的人自己開心,老師傅也開心。資料庫建立後,它可以一直放在網路上自主運作,階段性目標完成後,不用再去想怎麼商業化;網誌放在免費的網路空間,也不需要建立什麼商業模式,自己就可以永續存在。

 

像我就從27歲的親妹妹身上學到很多東西,求學階段我們沒有住在一起,這幾年等於重新認識她。她本來是科技公司的使用者經驗設計師,後來又跑去學社區規劃,同時間,她又因為喜歡寫作,所以也會投劇本創作比賽,得過一些小獎。她的生活塞得很滿,參與社區規劃也不是要賺錢,是為了豐富自己的生活,看見更多東西。她和同世代的很多人一樣,對世界充滿好奇,好奇之外也想要行動,不希望自己只是出一張嘴而已。

 

 

讓每個人眼睛裡都有光

 

不過另一方面,我自己在有限樣本內的觀察是:年輕族群有一種兩極化的現象。有些人是強者恆強,他可以專案性思考、彈性行動、溝通和表達能力都好得不得了,能夠和不同人合作,執行各式各樣變動不拘的任務;但是另一方面,也有另外一群人的世界,活得很消極,覺得反正自己再努力也看不到希望,眼睛裡看不到光。我一直在想,我能夠做些什麼,讓消極的這群人變成有熱情的那群人,讓他們覺得自己好像也可以做到一些什麼?

 

去年開始,我和夥伴就弄了個「小人物」計劃,想要找出每個人身上還沒有被挖掘出來的價值。我們逢人就問:「你覺得自己有沒有什麼想和大家分享的事情?」一開始大家都說沒有,過了三天後再問,他會告訴你「我有一些想法了,我們可以怎樣怎樣」。

 

這些小人物沒有什麼偉大的光環,也沒有拿過什麼獎,所以對自己的業餘能力沒什麼自信,沒想過能和別人分享,可是我總覺得這些能力是有價值、可以拿出來教別人的,一旦對方有想法了,我們就會和對方溝通,一塊設計一門課或一堂講座,它可能是教你怎樣調酒、畫畫,或手作皮革。過程中,這些人的能力和價值被看見了,熱情就會跟著燃燒起來,我很希望把這樣的作法擴大, 讓更多眼睛裡面沒有光芒的人,也可以有一點小小的火花。

 

29

東東舉辦坐夥公民小講堂邀請立委候選人呂欣潔擔任講者(中)。Photo Credit:來坐夥粉絲頁

 

從這些面向來看,國民黨做得就不是很成功。它還是習慣擺出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一直習慣單方面的告知、灌輸受眾它覺得你應該要知道的事,卻沒有做到傾聽「客戶」的聲音。問題是時代已經不一樣了,行銷管理當年講4P,是由上而下的,後來進展到4C和5C,已經轉成由下而上,現在又有更多變化了。選舉某種程度上就是行銷的運用,如果你不去傾聽,給出來的東西又不是市場主流,很快就會被淘汰了。

 

 

先閉上嘴,多聽選民的心聲

 

去年的台北市長選舉,就可以看出這點明顯的差異。柯文哲競選時,推出「你有多久沒聽你的孩子說話?」廣告,以孩子的角度出發,說服爸媽放心,一方面抓住了年輕支持者的心,另一方面因為家長會擔心孩子未來,從中也能取得共鳴,有對話空間。可是連勝文最後打出的「這一票,請聽父母的話!」廣告,只有父母這一邊能被打動,孩子的那一邊卻完全被惹惱了,充份顯示兩邊陣營的基本觀念、對行銷的理解,落差相當大。

 

基本觀念的改變不是用錢可以解決的,還關係到幕僚群重不重視與選民的溝通。同樣以去年的選舉為例,連勝文一定比柯文哲有錢,但是兩邊陣營拍出的影片、文宣,品質其實差很多。柯文哲那一方就是比較有設計感,也比較有架構,而這還只是單講柯文哲競選辦公室而已,沒把一大群願意自發幫柯文哲作東西的網友算在內。

 

不夠重視就會在很多小細節上出包:比方說前陣子國民黨立委參選人江惠貞的文宣,因為截圖時出了瑕疵,竟然在文宣上出現「立法院開會缺席最多」、「個人存款最多」的字樣;朱立倫One Taiwan的競選看版,竟然出現句點跑到最左邊的烏龍。這表示文宣從製作到審核都出了問題。

 

24

Photo Credit: 朱立倫官方粉絲頁

 

如果要我給國民黨建議的話,我希望他們第一件事是學習閉上嘴巴。先承認自己有錯,釋出善意,讓人知道你是真心要傾聽民眾的心聲。我相信這樣做的話,一定還是很多人願意給他機會。藍營的支持者畢竟還是有基本盤,會聽它們聲音的人還是很多,可是我不認為國民黨現階段做得到這點。

 

同樣地,我對蔡英文也有所期許。如果她能勝選的話,我希望她可以落實開放政府的理念,讓人民能更容易地參與政治,比方說開放人民旁聽立法院議事、公投門檻下修、降低投票年齡門檻等等。如同我前面所說的,現在是一個變化太快的時代,即使眼前看起來是好的政策,三年後未必還是好的。政府必須要讓自己有更大的彈性來因應,深化民主的機制,可以讓政策應對現實變遷的能力更好,我相信也是未來台灣價值之所在。

 

大選之危安

▲「2016總統大選募資報導計畫」是由讀者資助、支持的計畫,一起加入成為一份子吧!

 

 

延伸閱讀:

台灣意識的草根縮影:蔡英文競選場邊賣紀念T-shirt的阿伯

蔡英文的「維持現狀」有可能帶領台灣面向世界?

專訪國民黨新世代 26歲朱辦發言人徐巧芯:「政黨也事會改變的」

 


記者:陳泳翰

編輯:蔡宜蒨

封面照片來源:來坐夥粉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