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收到40封信,數目實在嚇我一跳,翻看的時候仍是心存感激。寄信關心的朋友可說是來自五湖四海,包括大學哲學系教授、華爾街日報記者、移居澳洲的香港人、與我同齡的大學生、傘運期間誕下兒子的年輕媽媽,雖然我不認識你們每一位,但從字裡行間卻是感受到大家的關心。

 

有位媽媽請他的兒子畫變形金剛給我、後來才發現搞亂了高達和變形金剛,不過這當然沒關係啦。亦有帶同一加五口參與遊行的父親,在信中描述遊行當天的灣仔地鐵站如何被人潮迫爆。另外,亦有較為熟悉我的網友,勉勵我要堅持太一的勇氣紋章(還順道告訴我Digimon tri將於九月上映)。同樣更有心的,還把我媽媽在香港01播寫給的林鄭的信發給我。當然少不了的,還有基督徒送上的聖經金句,鼓勵我們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

 

一封一封信就這樣掀著,即使我與你們不少人素未謀面,但在昔日一連串的社會事件裡,卻讓我們彼此能夠產生一種共鳴,其實就是運動裡最寶貴的資產。我所說的意思,其實就是平日說到老掉牙的政治覺醒,即使我們曾經所投入的街頭運動,未能帶來時值體制改革的成果,但原來在運動近程無數人與人的連接裡,就不其然地在它們心裡埋下追求民主價值的種子。

 

閱畢40封信後,總算解答了一個入獄後,議員曾經艮我提過的問題:「在DQ和判囚後,如何令中間的沉默大多數,也與我們站在同一陣線?」這個問題讓我在獄中苦思好一段時間,後來才意識得到,能夠打動人心的關鍵,在政治訴求或論述以外,根本不是政治人物如何擺姿態或作考量以迎合中間大多數的「口味」,反而是問作為政治參與者的我們,在過程間能否展現給普羅大眾,投身民主運動的我們,有著承擔、勇氣和犧牲的重要精神。

 

縱使我們不能片刻讓人消化到那一套政治語言或意識形態,但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交流,卻能讓人察覺得到我們所具備的道德價值,自然就可以讓沉默的人,對群眾運動轉以諒解態度,甚至加入我們的行列。簡而言之,與其寄望調整身段和姿態迎合大眾,倒不如想想如何以價值主導打動人心,展現從政或社會運動的高尚情操,才是重點。

 

Photo source: 香港眾志 Demosistō

 

抱歉上文表達得未夠清晰,待至出獄以後應該可以更好地表達我對上述這個疑問的想法,但另外今天看到報紙報導真的很高興,在眾志常委被押進囚室以後,眾志的年輕黨員仍能擔大旗,在開學前夕召開記招(記者會)砲轟教育局一味唱好的洗腦教材。

 

我對眾志餘下的黨員可說是有百份百的信心,即使聰、Ivan和我在監獄,林涼軒也即將面對判刑,我對年輕黨員仍有完全樂觀的期盼。未來一年,大家更能見證到眾志反會越戰越強!

 

 


【囚禁中的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