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西港的第一天,我知道我想要留下來……

到最後。

 

相處的第一個晚上,更加確定。太難想像了,這樣一個美好的地方。大樹、農地、生命、魚。幾天之後,塵土灰燼。像落葉歸不了根。

 

第一次見面在工廠,我看你,你看我,沒有招呼和微笑。聽過你的名字,聽說你在做的事,沒了。只知道有人說一定要去看看或幫忙,只是幫忙從不在預料之中。

 

排開原本的所有事情,包含回家。值得。海或到現在,腦袋總會盤旋,看見臺灣裡的話,像鳥一樣用一片雲的角度和高度,才可以真正理解臺灣的美麗與哀愁。臺灣很小,可是你看過嗎?

 

他們會問最近在幹嘛。說出來玩,也沒有。在旅行,不夠格。會說是出來走走。走出來觸碰並看見真實,那些原本生活裡,看不見也聽不到的真話。沒有人要面對。

 

愛一個人、唱一首歌、寫一些字。感覺。用感覺尋找停駐點。有些人會問為什麼在工廠不當小幫手。老實說,不知道。這是感覺問題,就像現在的停留。

 

「你抽這個會不會睡不著,腦袋一直想事情。」

「我本來就會一直想。」

「那可能會更…..」

「所以你會?」

「有時候。」

 

一首歌加上一根菸的時間。不會的,就聽。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