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際黑壓壓烏濛濛

有如昨夜那場夢魘

死不了也活不過來

幾個月來迷彩成候鳥的那隻鴿子

下定決心不再來了嗎?

枯守在陽台上的米粒

發芽了咩?

歲月像偷情一般無聲無息踮起腳尖提著繡鞋

九重葛還是開了花

這年的雨季步履妖冶

嗯…………………….

步履

妖冶唷

 

怕是等不到什麼了

誰說我的眼神呆滯

九重葛

不還是準確無誤地開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