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10月5號)臺灣中國時報的頭條,寫說「馮部長(臺灣國防部長),多撐一天死多少人? 悲天憫人才是王道」。作為前中學教師,如果我教這編輯或記者國文,看到這種文章,我一定會抓他過來鏟到上天花板。

 

Photo source: 中央社

 

如果他堅持臺灣是在大衛對歌利亞巨人中,不可能打贏中國的弱者,那麼他用「悲天憫人」四個字就更奇怪。和平主義也好,同情心也好,悲天憫人也好,這些全部都是「遊刃有餘的強者對弱者」的態度吧?

 

你自己有飯吃,可憐飢荒國家的小朋友沒飯吃,那就叫悲天憫人。你自己在和平的國家,可憐敘利亞在打仗,那就叫悲天憫人。但是你自己就是飢民或者戰爭的受害者,沒有反抗能力任人魚肉的話,那憑甚麼去同情人。

 

悲天憫人這種思想,是拿來勸那些有力量主導事情的強者的。你可以勸解放軍「悲天憫人」,拿甚麼不要殺生不要死人不要破壞,別發動戰爭,侵略臺灣,或者說即使侵略臺灣也盡量不要破壞與殺人。

 

如果真的神奇地解放軍會聽這種話,那種話或者有點用吧?但對被侵略的一方說,就毫無意義。被害者根本沒權決定是否要戰爭、殺人方是否要殺人。他們有權決定的,是面對那些殘忍霸道的侵略者,抵抗去妨礙他們實現他們的想法,迫使他們從挫敗中放棄或改變計劃。

 

對著屠宰場的雞,去散播素食主義幹嘛?沒錯,素食主義應該會減少雞被宰,但是這跟雞是否素食主義無關好嗎?該素食主義的,是決定是否吃雞的人。

 

說得難聽點,弱者被一個恐武有力的大漢侵犯時,能做到的就是藏著一把剪刀,快狠準的剪掉對方的XX,或者刺他的眼睛,讓他不會成功。至於寫這文章的神經病,就是說要避免強姦,你不如自己先獻身。先獻身就不會被強姦了,結果他們所謂防止戰爭的方法,就是先開門放棄抵抗讓對方進來隨意鎮壓。

 

邏輯是一樣的。電影《九品芝麻官》截圖

 

「窮兵贖武」是拿來壓迫別人,弱者發展自己的肌肉保護自己,用來使加害者成本更大、更難選擇去侵犯別人,真的要說,就是一個很老套的成語「莊敬自強」。把弱者保護自己說成是窮兵贖武,那要不要說窮人打工領薪水是「巧取豪奪」?我看這傢伙也真的會這樣寫。

 

實際上是否會戰爭,看得是戰爭的成功率和代價,那些大國持有大量核武的理據,MAD核武和平論是甚麼?就是互相丟核武,代價太大,所以大國們不會互丟。也就是說,再怎樣超級大國,就算會贏但代價太重的慘勝,就不會選擇戰爭,而達致和平。至少冷戰大家都信奉這信條。

 

臺灣是否會戰爭,不是看臺灣人有多放棄武力,而是看一旦發動戰爭,這件事對中國的代價和風險有多大。如果臺灣只有少量武力,中國很容易就打爆臺灣的話,那中國選擇是否要侵略臺灣,就沒甚麼成本或困難,只是心情的問題。心情好就留你狗命,心情不好就會打你,那堆奴才不斷叫臺灣在心情上討好中國,心裡就是這樣想。今次他們只是寫了出來、畫在臉上,用我們廣東話的說法,這些人就叫作契弟(政治不正確的翻譯翻譯:賣屁股的賤貨王八蛋

 

巨人要侵犯你,你要放棄武裝嗎?(Gebhard Fugel 畫作《大衛對抗歌利亞》

 

臺灣要和平,就只有將侵略自己的風險與代價,盡可能增加,將得益盡可能的減少。侵略臺灣將會變成一個成本和時間不可計算,而且有很大機會失敗的巨大賭博。說穿了,正規的武力,非正規的武力,任何可行的傷害中國的計劃都是可以列入。包括研究中國在海外的投資與商業,非洲的農礦場,在世界各國的商船,在各國高產值有著重要專業知識的專家,各國親中國的政客,這些並不是解放軍和中國政府有能力保護,卻會真正威脅到中國與破壞他們利益的東西。臺灣認真要看自己的生存與國防,就應該把這看成全地球的事。

 

用臺灣流行的說法,就是「CP值」,把「侵略臺灣計劃」這項商品的CP值弄得很糟的地步,中國買下去就會得到一個災難,那他還理性的時候,就不會買下去,當他失去理性,真的買下去,就會被迎頭痛擊。這樣,才是真正的悲天憫人,真正以和平安樂為志業。

 

不想臺灣自己流血,就要證明自己的抵抗能力足夠強大。

 

 

延伸閱讀:

中國不在意臺灣的反感,更別說反省

流血不是為了犧牲自己,而是為了犧牲敵人

弱者的和平

 

 

原文發表於PTT八卦板


【這些都只是常識】

鄭立 SOS

編輯:宅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