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客來上課計畫運作到了現在,從原本只有一個替代役在大埤國中拉著主任老師們胡鬧,到如今成長為一個連結台灣各地上百位的地陪、接待家庭以及學校老師的平台,持續的媒合外國旅人們到十幾所散落在台灣各個縣市的學校。

 

偶爾也會面臨一些質疑,但更多的時候,人們只是好奇,沙發客來上課到底是甚麼團體?我們的資金從哪裡來?

 

我們並不是企業也不是甚麼非營利組織,這個計畫本身也沒有任何經費,即便我們真的可以試著向學校以及外國旅人們收取仲介的費用,讓整個計畫能夠運作得更穩定更有規模。但我很怕會因此而扭曲了沙發客來上課計畫的初衷,我很希望能夠讓沙發客來上課計畫維持在一個沒有交易關係的狀態。

 

「沙發客來上課其實是一個用好玩來運作的計畫。」我總是這麼跟其他人說。

 

50個外國人,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而這一切都依賴著各地夥伴們因為好玩而不求回報的付出。外國旅人因為覺得好玩而決定拜訪偏鄉學校,學校老師以及接待家庭因為覺得好玩而招待他們,我也不想要求學生們必須要有什麼成果或是回饋,只要他們覺得好玩就好。

 

當然,即便如此,我們也還是面臨著一些問題與挑戰。

 

單一的溝通窗口和明顯存在的城鄉差距

 

沙發客來上課計畫目前面臨的第一個問題,在於外國旅人、地陪、接待家庭跟接待學校之間的聯繫,仍然強烈依賴著我這個中間人。比如說,地陪認識一個想去學校的外國人,朋友跟我說,我去跟學校聯絡介紹這個外國人,學校跟我說OK,然後我再去問學校附近的接待家庭,最後再回去請那個地陪跟他的外國朋友說要去哪間學校和哪個接待家庭連絡。

 

沙發客、學校、接待家庭之間的許多溝通,多半還是倚賴同一人。

 

而這一切繁複的流程,其實是可以簡化許多的。如果地陪認識附近的學校,當他有想推薦的外國人時,他就可以直接跟學校聯絡,如果學校認識他附近的接待家庭,當他接待到外國人時就可以自己跟接待家庭連絡。如此一來,這個計畫就漸漸可以自己運轉起來了。

 

如果可以讓網絡自己串起來將更有效率。

 

而隨著沙發客來上課的人力網絡越變越大,申請的學校也越來越多,我們面臨第二個比較麻煩的問題,在於想申請的學校太多,但是能夠被送去學校的外國人並沒有那麼多,也因此,漸漸地造成城鄉差距,許多外國旅人拜訪完比較都市的學校以後,就不會想去比較鄉下的學校了,而這絕對不是我們所希望的。

 

曾經有一次,一間私立學校的家長會長邀請我到他們家裡,希望能夠邀請沙發客到她孩子的班上,也非常樂意當接待家庭。進到她家後,我才發現我身處在一個異常豪華的別墅社區內,簡短談了一段時間後,她還是會擔心如果遇到有問題的沙發客那誰要負責,她強烈的要求我要將沙發客來上課成立為一個組織或是公司,這樣她才有辦法說服其他的家長跟董事們。

 

「他們都是一群有資源的人,你要讓他們放心,他們才會把資源給你。」她非常誠懇地跟我說完後,穿上外套準備出門開會了,離開之前,她叫她兒子過來,請他帶我去吃個午餐再走,那位正在讀國三的小男生說他並不餓,會長媽媽拿了2000塊錢給他說:那隨便去街角對面那間牛排館吃一吃就好了。

 

那間所謂隨便吃一吃的牛排館,是我們小時候會為了吃沙拉吧而餓一整天專程去吃的大餐阿……

 

那個弟弟最後帶我到附近的小咖啡廳吃簡餐,自己點了個鬆餅看著我吃義大利麵,我跟他分享各種搭便車的故事,他則跟我談他去國外遊學的經驗,以這個年紀的學生來說,他的閱歷真的非常豐富,也能夠很完整的表達自己的想法,聊到最後,那個弟弟突然沒頭沒尾的跟我說:「我覺得阿,你不用跟我們學校合作啦,我們資源已經很多了,你不如去找我那些國小同學們現在念的學校,感覺起來,那些地方比較需要你們的活動。」我聽到的當下被這個國中小男生感動到有點鼻酸。

 

「我想做的並不是一間企業,我不想要賺錢,也不想要壟斷市場,或者說,我其實根本希望有一天,我所做的事情將不再有存在的必要,對我來說,那才叫做成功。」

 

這個計畫的「無法比較」

 

沙發客來上課計畫的外國旅人跟一般的外師或是國際志工還是不一樣的,也許,論教學成果,一個非英文母語的外國旅人比不上申請一個正式的外籍老師;論影響深度,只拜訪個一天兩天的沙發客比不上一次來一兩個月的國際志工。但我其實一直以來都不想要拿沙發客來上課跟其他計畫去比較孰優孰劣,對我來說,這些就只是不一樣而已。

 

當然,有些人是看上了這個活動不用錢也不用寫計畫才被吸引的,但我會說,在我們有足夠的合作外國旅人之前,我還是會以沒有外師跟國際志工,而且相對缺乏資源的學校為優先媒合的對象。

 

對於那些有相對有資源的學校,雖然我們不會主動媒合,但我仍然非常希望能夠將沙發客來上課的概念分享給他們,因為這其實一點都不難,許多本身有在玩沙發衝浪的老師們早就已經開始了。他們有自己的沙發衝浪帳號,會自己接待外國旅人,然後邀請那些來借宿的沙發客白天去學校跟學生們分享,許多人甚至早在我當替代役之前就在做了。

 

也許我們並沒有辦法真的送沙發客到每一間有興趣的學校,但我們的故事可以。所以我將沙發客來上課的故事,整理成一本書──《沙發客來上課:把世界帶進教室》。

 

希望沙發客來上課的故事能夠帶給各地老師一點點正向的啟發。

 

從上面這兩個問題,以及我們的解決方法來看,可以看的出來:我這個始作俑者正極盡所能地想辦法讓自己退休,只有當沙發客來上課不再需要我的時候,這個計畫才可以算是成功,而我就可以去做其他的事情了。

 

接待了這麼多外國人到台灣各地的學校分享,也完成了之前在國外時給自己的功課──在台灣各地乖乖跑了兩年。雖然還是有很多角落沒去過,也還是有很多東西還沒學,但我想,多多少少已經比兩年前充實多了。

 

邀請了數十位的外國旅人到台灣的學校來,我想也是時候讓自己成為一個外國旅人,試看看有沒有辦法到世界各國的學校去分享台灣的故事了。我想到越南、想到柬埔寨、想到尼泊爾、伊朗、阿富汗、土耳其跟歐洲,一路拜訪各地的學校並分享我們邀請外國人到台灣的故事,也順便了解世界各國的教育環境。也許,透過這一路上的邂逅,會有更多的人們因此而來到台灣,也許,我走過的點點足跡,將來也會成為一個個可以邀請旅人們去跟當地學生分享的據點。

 

也許,當世界各地的人們都有更多的機會接觸外面世界的時候,人們就有更多的機會互相去了解,有更多的機會去化解矛盾跟偏見,也許,這才是旅人真正的天職。

 

「我們生命中所遇到的每一個人,身上都帶著一個要給我們的訊息,而旅人的天職,並不在於觀光或消費,而在於將背負在身上的訊息,好好地帶到世界上各個角落去。」

 


封面圖片來源:楊忠翰

編輯:Wendy C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