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超級英雄片。要談就一定會進入「Marvel vs DC」的分類學。Marvel賺錢之多之快,已經成為一個典範。CEO還說將有幾十個角色未用,現在計劃中的英雄片已經排到2019、2020之類的遙遠未來。另一邊廂,DC的情況卻非常不妙——至少在電影方面如是。《自殺突擊隊》劣評如潮、《蝙蝠俠對超人》好壞參半,《正義聯盟》會蝕過億。

 

其實早幾年的DC電影非常好看。Nolan的《蝙蝠俠》三部曲到今日為止都沒有人超越得到,再早前的《保衛奇俠》講美蘇冷戰、越戰創傷、權力政治、英雄濫權的討論,比起很多「政治電影」還有深度。就算是後來重啟《超人》,我都覺得拍得有些新意。可是DC的問題,大概是它太想學Marvel。

 

每一間電影公司,都想自己的作品可以像Marvel的狂收。在企業管理的角度,複製Marvel是最好的方向。這種合乎邏輯的轉型,卻似乎與DC早年苦心經營(又或者是無心插柳)的格局相違背。尤其是《保衛奇俠》、《蝙蝠俠》都是極為黑暗的成人向電影,前者當年不被歸類為「超級英雄片」,而是犯罪名、驚悚片。裡面的角色不論是「正派」、「反派」,都是不同程度的精神病人。近年DC每一部成功的電影,都恰恰是將這些超級英雄拍得非常不英雄,非常凡人,帶著三分邪惡,就會好評如潮。當他們用英雄式的拍法,基本上那部片就會仆街。

 

Nolan近日在英國電影及電視學院,十分婉委但清楚地批評:DC的電影拍得太急。

 

這種處境也許令人同情。對人而言,我們都期望變成別人。別人的處境似乎總是比較好。當你是非主流的時候,你想變成主流。當你已經是主流的時候,你會希望搞更多花款(花樣),希望特別、希望深度。好像鄧麗欣已經不想再做旺角活地亞倫(伍迪艾倫)葉念琛的阿寶——數字而言,做亞寶的片酬應該會更多,但是畢竟她也做了很多回,錢可能已經不是最大的考慮。

 

我們每一個人都在這成名或者主流的大門內外,進進出出。有人辭官,有人趕科場,熙熙攘攘而不知所措。寂寂無名的人會奮發或者行惡,要擠進那成名的門;成名了的人又討厭那些注視和壓力,覺得不受談論才是幸福。那甚麼是幸福呢?是那些永遠拿不到的東西,「你永遠不會成功」。別人的東西,別人的處境總是好的。DC想變成Marvel,Marvel想用英雄片來講別的主題。

 

英雄趕著展露傷口,告訴世人:我是凡人;那些沒有名字的,像蟲子一樣鑽動掙扎,想要將來變成英雄,並且肯定自己能夠承受之後的代價。

 

 

延伸閱讀:

《盧根》(Logan)山谷無槍火

躺著也中槍——巨乳和女俠

《空手道》:生還者的鏡子

 

 


編輯:宅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