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蟲夏草是名貴的中藥材,但是我們卻沒有太細究它其實是一隻被菌類感染而死的昆蟲屍體。除了冬蟲夏草,在漢方藥材中有許多都是昆蟲的屍體,我們毫不在意、小心翼翼地烹調,然後吃下肚子。但是假如餐桌上的「螞蟻上樹」,真的是由活生生的螞蟻炒出來的,恐怕所有人都沒辦法挾進嘴巴。

 

自從前年(2015年),在義大利米蘭舉辦的世界博覽會以「滋養地球,生命的能源」為主題,其中「未來食物區」大力推廣可以食用的昆蟲。昆蟲入菜是目前世界各國最夯的新興產業,聯合國糧農組織近年也不斷鼓吹,認為昆蟲是解決人類糧食問題、環境污染還有對抗全球暖化最好的未來食物。昆蟲的營養價值高、富含優良的蛋白質,而且脂肪低;更重要的是容易飼養,繁殖快、數量多,一隻蟋蟀可以產下數千顆卵,在九星期內從卵到幼蟲。成本低,對環境的衝擊小使用的資源也少。

 

的確,昆蟲對飼料的要求很低,不管是植物性的堆肥或混雜的廚餘,甚至屠宰場的動物廢棄物,昆蟲都可以賴以為生,並且轉換成超優質的蛋白質。更棒的是換肉率超低,只要兩公斤飼料就可以長出一公斤重;跟牛需要吃將近十公斤飼料才能變成一公斤肉,真的是太有效率了。

 

養昆蟲不需要昂貴的設備和龐大的空間,跟近年為人詬病的牛羊豬等畜牧業對環境的影響與污染相比,簡直是太完美的食物來源了。因此各國無不看準這個新興產業,成立了許多新創公司,推出很多令人驚訝的產品。

 

比如全美國超級市場有一款類似洋芋片的零食叫做「吱吱叫脆片」,就是用蟋蟀做成的點心,荷蘭的超市集團Jumbo的門市,也開始販售由昆蟲當內餡的漢堡還有香脆零食。義大利美食展上,有出名的大廚開發出許多昆蟲美食,比如用蝗蟲醃漬而成的肉醬或螞蟻做成的濃湯。據說台灣的山產野味餐廳,偶爾會供應炒蟲蛹、螞蟻炒蛋等等的菜色,台北一些夜市熱炒店也會提供炸蟋蟀當作下酒菜。

 

炸蝗蟲

炸蝗蟲料理。

 

從古至今,在亞洲、拉丁美洲與非洲的傳統飲食中,昆蟲是很常見的食物。據聯合國糧農組織估計,全世界吃昆蟲的人口約有20億人。其中吃得最「豐盛」的大概是泰國了,他們有能力把200多種的昆蟲變成菜色吃下肚。

 

早些年,台灣物質還很缺乏的時代,孩子沒有零嘴吃,常常會在野地裡捉些蟲蛹吃,畫機器人與大嬸婆漫畫陪伴我們渡過童年生活的劉興欽先生,在描述他成長經歷的《大山背的野孩子》,其中就很詳盡地描述他如吃何虎頭蜂的蜂蟲和蜂蛹,還有躲在竹筍裡的筍龜子,這是俗稱「筍蛄」的台灣大象鼻蟲。吃幼蟲或蛹還可以理解,最令我目瞪口呆的是他把長得像金龜子的大象鼻蟲的成蟲頭摘掉,然後塞進幾粒鹽,再把頭插回竹籤上,一隻一隻串成一串,像現在我們燒烤肉串一樣烤來吃。更嚇人的是,有時候懶得烤,直接扯掉硬殼和腳,就活生生的吃。

 

我相信現在的孩子,不要說生吃活生生的昆蟲,(據劉興欽說,幼蜂或蜂蛹生吃像吃頂級的生魚片一樣,非常好吃),連看到昆蟲恐怕就會尖叫逃走,覺得又髒又噁心,怎麼敢去吃它呢?

 

不過據說蟋蟀嘗起來很像堅果,很適用義大利青醬來烹調,或者當作蛋糕的原料,放在墨西哥捲餅中更是絕配。

 

好吧,我也必須承認,我恐怕也不敢吃完整形狀的昆蟲。但是,假如磨成粉、做成餅乾,我應該會吃吃看。畢竟,這可是拯救世界的重要方法啊!

 


 

所有圖片來源:Pxhere.com

編輯:熊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