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蕭裕奇

 

人過了一生,要怎麼證明自己曾經活過呢?又是甚麼東西可以證明你曾經存在呢?

 

我父親年輕的時候,是一個修車廠工人,很愛貪杯,常常下了班,都和同事去喝酒,他幾乎不管家裡的事情,所有的事情都都丟給我媽。小的時候,爸爸媽媽常常為了金錢吵架,父親把很多金錢都花在請同事喝酒上,生活的重擔大都由母親承擔。所以幼時,我很討厭父親,對他很不諒解,不懂為何他怎麼會如此不負責任?常對他惡言相向,我與父親的關係也一直很壞。

 

一直到我結婚,有了孩子之後,我看到那個在我心中對我們極不負責任的父親,對自己的孫子所付出的愛與關心——那些我幼時幾乎沒有得到的愛,我與父親的惡劣關係因為孩子而漸漸熔解,我才真的願意花心思去了解年輕時鬱鬱不得志的父親、為何要如此對待自己的家庭?我不能說是原諒了他,而是覺得自己有點理解了他。

 

皮克斯最新的動畫《可可夜總會》,對我來說,就是一部關於理解與愛的動畫作品。

 

 

《可可夜總會》以已經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墨西哥亡靈節為故事背景,述說一個對音樂懷抱著夢想的小男孩米高,受困於自己的祖太婆為家族所立下的詛咒:只要身為這個家族一員,就不能碰所有與音樂有關的事。因為祖太婆在年輕時,被要去追求音樂夢想的祖太公拋棄,被迫獨自將女兒扶養長大,開始製鞋的家族產業,為家庭付出了自己的所有。

 

小男孩米高在亡靈節這一天,不顧家人的反對,決定追求自己的音樂夢想,卻意外前往了亡靈的世界(夜總會),尋找他心中以為的音樂家祖太公:墨西哥最偉大的吉他之神德拉古司。然後遇見了他所有過世的家人,還有已經要被遺忘的人。

 

 

對亡靈世界的居民來說,在人世間人們對你的記憶,是唯一可以讓你繼續存在的鑰匙,一旦在人間沒有人記得你了,那你在亡靈國度也會消失。

 

記憶是你留在世界上最重要的連結,即使生命已經逝去,只要有人還談論着你,說著你的故事,彷彿就證明你存在着,而家人正是證明這一切存在最重要的意義所在。

 

幾年前,我極喜愛的一部克里斯多夫,諾蘭執導的電影《星際效應》,這部看似是一個末日的科幻電影,卻也是一部關於親情與愛的電影。如果說人們用科學與數學來建構這個世界,那這個世界又是因為什麼而存在呢?又是什麼在引領着人們呢?導演諾蘭用無法被任何科學或數學計算和預測的 LOVE 這個字,給了一個答案:因為有愛,超越了一切時間,空間,次元,才能帶領我們走向曙光,去瞭解到底自己為何要活著?

 

本篇文章限定釀影癡閱讀,想看全文請一起來支持【釀電影】哦!

 

※                 ※                 ※

 

蕭裕奇,朋友叫棋子,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畢業,喜愛旅行、電影、閱讀,一個無法成為小說家的業餘書寫愛好者,經營部落格【25度c的空白】

著有《緩慢。台東。旅》、《寂靜。京都。台東》、《追尋電車男孩的光》、《癒。旅。京都》、《在時間隙縫裡的親子旅行》等書,曾獲商業周刊人物報導,文章散見各大新聞網站、旅行雜誌與專欄。

 

※                 ※                 ※

全文劇照:博偉電影

※                 ※                 ※

 

【釀電影】2017年11月號(訂閱方案請看這裡

主編的話〉by 張硯拓

《心靈的偏鄉——2017金馬影展》專題

基哥沒辦法待在不能抽菸的所在〉by 張正
高緯邊境的美麗極光——阿基.郭利斯馬基〉by 新鮮芬
《春光乍洩》:黎耀輝,讓我們從頭再來過。 〉by 楊達敬
再見希斯萊傑(三之一)(三之二)(三之三)〉by 鄧九雲 X 黃健瑋
從《七月與安生》至《相愛相親》:暖男燒成渣,好人就成了傷人〉by 陳太陽
血與斷肢──在2017金馬影展看三池崇史、園子溫與北野武〉by 橘貓
愛與別離的不思議之旅——第三屆亞洲電影觀察團心得〉by 孫雅為

《釀短評》

相愛相親〉by 陳昀秀

《釀影評》

《相愛相親》——張艾嘉寫給人生的情書〉by 雀雀

《釀影癡》(會員限定專題)

從《超人特攻隊》到《腦筋急轉彎》,看皮克斯對「惡」的探索〉by 唐澄暐
《可可夜總會》——活著,就是創造自己的故事〉by 蕭裕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