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佔領的這一棟建築主要有兩個出入口,一個是前方的大門,另外一個則要從遠方的倉庫爬進二樓的窗戶裡,前面一個多月我們沒有鑰匙的時候都得這樣子進出,大夥的生活空間幾乎都在二樓,至於一樓的空間平常幾乎都是鎖起來的,會被使用的就只有一間錄音室,他們還在打算利用一樓的空間來辦活動或是開個商店之類的。

 

「這個地方根本沒有人會經過,你商店怎麼可能開得起來?」我問,他們對我嘿嘿了兩聲就不講話了,故意跟我賣關子。

 

空屋筆記

 

幾天後,當我準備去學校,經過一樓時,卻發現平常緊閉的大門竟然被打開了,好幾個人正在裡頭整理一大堆的衣服。我突然發現原來這些衣服和堆疊在房間裡的東西,其實有很多都是之前丟在路上被我們撿回來的垃圾,我猜想他們可能是要做二手商店之類的東西吧。上完課回到屠宰場,他們還在那邊,安東尼亞拿起了畫筆,開始在門的兩旁寫上招牌:「Free Shop」。

 

「免費商店?」我之前聽他們用克羅埃西亞文聊天時有聽到過好多次,但我一直以為他們是在講Flea Shop(跳蚤商店)之類的東西,想不到竟然真的是「免費的商店」。

 

我接著問:「這是甚麼東西,裡面的東西都免費喔?」

 

「當然就是免費阿,不過我們現在還在籌備中,要再過幾個禮拜才開放,你看看有沒有喜歡的東西,可以先偷偷拿走。」安東尼亞說。

 

IMGP1150

 

兩個禮拜後的一天早上,有別於平常睡到十二點才起床的正常生活作息,大夥一大早就起來忙東忙西的,有人掃地、有人拖地,有人則忙著處理昨天從菜市場拿回來的剩菜準備煮飯。我和莉亞一起去麵包工廠買麵包,這次比平常多買了一袋,兩個人帶著四十公斤重的麵包回來。接著我們拿了用菜市場淘汰掉的食材煮成的蔬菜湯、前一天下架要給豬當飼料的麵包,還有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來的熱紅酒,都一起拿到了屠宰場一樓的戶外去,然後拉出倉庫裡的桌椅跟沙發,準備開始今天的活動:免費商店開張!

 

空屋筆記

 

免費商店,顧名思義,裡面所有的東西都是免費的。免費商店裡的東西來源主要分為兩種,一種是大夥平常在路上撿到帶回來的垃圾,另外一種,就是他們透過號召親朋好友們在活動當天順便帶過來他們用不到的東西。除了衣服、鞋子、外套、圍巾等服飾類之外,還有許多的書籍、CD、茶杯器皿和鍋碗瓢盆,小朋友的玩具等等。

 

免費商店其實有點像是二手商店或是以物易物,但卻少掉了其他兩者各自的問題。如果是二手商店,無論他販售的東西成本多麼便宜,顧店的營運成本還是要顧到,我常常看到二手市集的攤販婆婆一大早就帶了好多東西過來,結果坐了四五個小時收攤回去時可能只賣了一件舊外套,就算那外套是別人送的不用成本,我想沒有人會覺得那個婆婆在太陽下坐了四個小時的工錢,只值那件二手外套的金額吧?

 

至於以物易物的模式雖然很棒,但是往往尋找合適交易對象的過程太過繁複,常常是我想跟你換香蕉,但是你根本不需要我帶來的芭樂……

 

IMGP0361

 

「歡迎拿走任何你們有需要的東西。」安東尼亞不斷地跟各個進來免費商店的朋友們這樣子說著。免費商店的宗旨是「Take or leave」,帶走你需要的,或是留下你不需要的。

 

重點是,你並不需要帶東西過來才有資格拿東西走,同樣的,就算你帶東西過來,也並不一定要拿東西回去。有些人的家中真的就是有太多東西,他來免費商店的目的就是要將東西給處理掉的,如果硬逼他再拿一些東西回去用以報答他,其實對他根本只是折磨。同時,也有些人真的就是甚麼都沒有,他們非常需要避寒的衣物或是煮飯的鍋子,我們完全不會覺得他們只拿東西而不付出東西的行為應該被譴責,因為免費商店裡的東西,全部都是原本就要被丟掉的。

 

我們本來就不是為了賺錢,我們只是希望讓這些被遺棄的東西能夠有機會重新被珍惜、利用。

 

事實上,人們帶來放的東西其實遠比被帶走的東西還多,不需要是有錢人,其實絕大部分的人家裡面其實都有太多東西沒在使用了。所以說,免費商店的東西增加得非常快,我們之後還得想辦法推出去到處送人。

 

即便幾乎都沒錢沒收入,在這邊的人們卻一點都不貧困,

反而整天分送食物、東西給任何有需要的人。

 

「但是,會不會遇到有心人士,跑到免費商店來,然後就將免費商店裏頭的東西全部都拿去賣錢?」這是一般人們對這種行為的質疑。

 

要解決這個問題其實非常簡單,這間免費商店平時沒有開放,當然也就不需要人顧店,而會過來的人們,全部都是彼此認識的朋友,他們只有在清楚跟對方說明免費商店的理念以及確定對方是可信任的人的時候,才會邀請他們到免費商店來,無論是拿東西或放東西都一樣。

 

而且,我們甚至不希望這間免費商店變得太有名,更不希望有許多人千里迢迢來到這邊拿東西、或是放東西。免費商店是一個極度簡單的概念,我們需要的不是一個巨大的免費商店,而是要將這個概念散播出去,讓人們可以輕易地在家附近的巷弄,就找到可以拿東西、放東西的免費商店。免費商店不需要成本,需要的只是一個空間,可以是一個倉庫、可以是一個房間、甚至也可以只是一個箱子。

 

當天的活動,我們在食物旁放了一個桶子,人們可以完全依自己的喜好來決定要給多少錢,不給也沒關係。我很喜歡這個點子,我們並不是為了要別人付出甚麼才為他們準備那些食物的。即便佔領屠宰場的這群傢伙都沒甚麼收入,但是還沒有嚴重到負擔不起那一點點的調味料,同時,我們也不希望那些窮學生或是遊民還要付錢吃這些原本就要被丟掉的食物,而我們也知道,在場有一些其實生活還算富裕的人們非常認同這樣的活動,所以我們也非常樂意接受他們的支持。

 

空屋筆記

 

一個月後,克羅埃西亞下雪了,我從台灣帶來的衣服根本無法應付下雪的天氣,於是我打開免費商店的門,這個門其實一直都沒有鎖,只是因為實在太重了,正常人不使勁吃奶的力氣根本打不開,所以也就以為他其實是鎖起來的了。

 

我到了免費商店裡拿了一件可以讓我當被子的大衣、圍巾、甚至還找到了合腳的雪靴。如果沒有這個空間,我很可能必須得花上一筆不小的錢去購買這些東西好度過寒冬,而我可能還得把這些我花錢買來、但是在台灣卻完全用不到的東西給帶回家。在我學期結束回台灣前,我將那些從免費商店拿來的衣服和雪靴洗完後,再度放回免費商店裡,另外還加上了一些我不想帶回台灣的衣服,我很確定這些東西留在這邊會比被我帶回台灣塵封在衣櫃裡頭有意義得多。

 

空屋筆記

 

延伸閱讀:

空屋筆記 -免費的自由

當警察向罪犯們致謝:為什麼要佔領空屋?

 


編輯:蔡宜蒨

本文所有圖片來源:楊宗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