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o,是個在奇妙機緣下闖入我們屠宰場的義大利人,他原本是個街頭藝人,申請了以色列的大學準備要到那邊去學希伯來文,他開著他的寶貝露營車、載著兩隻寶貝狗兒,一路從義大利要開到以色列去……結果,卻在保加利亞的邊境被哨口的警察攔下。警察查遍了他的露營車後,決定禁止Marco進入保加利亞,或者說,Marco可以進去,但是不能帶那兩隻狗狗進去,原因是他們認為讓那兩隻非純種的混血狗進入他們國家的話可能會汙染他們狗狗的「純正血統」。

 

於是,Marco一火大,就賭氣不去以色列念書了,開著他的露營車緩緩駛回義大利,卻在塞爾維亞遇上了翹課去旅行的莉亞一行人,於是就讓他們搭便車回到了屠宰場裡。Marco在義大利的時候就已經有佔領空屋或是Dumpster diving的相關經驗了,不過之前是佔領廢棄的工廠然後舉辦免費的音樂會或派對,他通常都睡在露營車裡,到屠宰場這邊睡在空屋裡倒也是第一次。

 

有關翻垃圾桶的經驗,Marco說義大利的超市丟的東西非常非常大量,而且狀況通常都非常好,但同時,會去翻垃圾桶的人也非常多。

 

「有些白癡會把垃圾袋割破、把裏頭的東西丟個滿地,然後就變得很噁心,超市就會非常火大。於是,有些超市便會在垃圾桶上面貼上骷顱頭、寫上有毒的標誌,甚至……有些超市真的會把那些食物下毒、讓食物不能吃,也真的就發生有人因為吃了垃圾桶裡被下毒的食物而被送醫急救。」Marco說。

 

除了我之前跟莉亞在超市裡看到的蔬菜水果、乳製品或是餅乾這類加工食品外,Marco之前在義大利超市的垃圾桶內,還會撿到一種我完全無法想像的東西:肉類。

 

空屋筆記

 

Marco在義大利吃了兩年純素(Vegan),他不吃肉和蛋奶,主要是因為他認為現代畜牧業對環境的破壞太大,同時一點都不尊重農場的動物,所以他選擇以對環境負擔比較小的蔬菜水果作為他的食物來源。但是,當他在義大利開始Dumpster diving之後,他便重新開始吃肉,但只吃那些從超市裡頭撿回來的肉類。

 

「你知道嗎?我們那邊的超市每天都會丟掉一大堆各式各樣的肉類:絞肉、雞腿、牛排、羊肋甚至燻鮭魚之類的,一包一包用保鮮膜跟塑膠盒包起來的肉,就這樣從冰箱直接被丟到垃圾桶裡頭,每天都有。」Marco一邊用他的義式英文一邊比手畫腳好讓我了解他在說甚麼。

 

「每一天,我們都可以從那個垃圾桶裡,找到兩隻全雞,兩隻完完整整的全雞耶,你能想像嗎?」Marco說到這時,我們兩個的眼淚幾乎同時滑了出來。

 

這兩隻雞,一直以來都以為他們的天命就是好好長大然後被人吃掉,於是他們一出生就被剪喙、剪趾,生活在極度擁擠且不見天日的雞舍裡,瘋狂被餵食著不知道是甚麼成份的飼料,迅速長大增肥後就被工人們粗暴的抓起來甩到籠子內,經歷無數小時甚至好幾天完全沒有水、沒有食物的旅程被送到屠宰場,然後被人道的割喉、放血、拔毛、支解,裝入保鮮膜內送到超市的冰箱裡,結果……幾天過後,卻因為沒有人購買而被丟到垃圾桶,變成垃圾。這就是牠們的一生?牠們平白無故受了這麼多的折磨,結果竟然下場是被丟到垃圾桶去?

 

空屋筆記

 

是怎麼樣的文化,可以讓這樣子的行徑變得理所當然?我完全不能接受一個生命可以被如此對待,Marco也是。於是,我們重新開始吃肉,即使我們知道,這些肉可能稱不上新鮮、可能被打了抗生素或是瘦肉精,但我們沒辦法就這樣讓牠們被丟在垃圾桶裡。對我們來說,將他們帶回去吃掉好好料理,然後吃掉,是我們當下能為這些生命帶來一絲絲尊嚴的唯一方式……

 

所以,我從Vegan變成了Freegan,我仍然盡量吃蔬菜水果,但當我看到有食物可能會被浪費掉時,我就會吃肉類或是奶蛋,甚至會盡可能優先把這些食物吃掉。

 

延伸閱讀:

空屋筆記 -免費的自由

當警察向罪犯們致謝:為什麼要佔領空屋?

自由定價的剩食餐廳:真的垃圾食物計畫

 


編輯:蔡宜蒨

本文所有圖片來源:楊宗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