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法國的克里斯是一位正在環遊世界的畫家。多數人用相機記錄旅行時的風景,克里斯則是直接用畫筆將這些故事直接畫下來——他在各地幫人畫畫,有的時候是工作、有的時候是自由定價;但更多的時候,他就只是想要透過畫一幅畫,讓眼前的人們露出開心的微笑而已。

 

克里斯填寫的申請表格立刻吸引了沙發客來上課計畫在全台灣各地的老師,我將他的訊息分享出去的那一晚,他馬上就收到7間學校的邀請,把他嚇得半死。

 

短短兩個禮拜的時間,這位法國男生在環島的同時,接連拜訪了大肚、鹽水、恆春、蘭嶼、光復和宜蘭的學校和書屋。沙發客來上課的合作學校他跑了個大半,並籌畫著在基隆的學校結束後接著去馬祖東引。

 

 

原本,我只有請地陪幫我跟克里斯面談,然後幫他媒合了前面幾間學校而已,並沒有當面見過克里斯,也覺得應該就這樣錯過了。然而四月的時候,我跟著之前曾帶著小提琴來到大埤分享,如今已是沙發客來上課核心成員的Crystal,一起搭便車環島拜訪台灣各地參與計畫的學校及接待家庭。就在我們去恆春拜訪大平國小的時候,我在學校的廁所前看到了非常眼熟的身影,出現在我眼前的竟然就是克里斯!

 

克里斯前一天才抵達恆春,所以老師還來不及通知我們。當天除了克里斯外,還有一對移民到美國去的中國雙胞胎兄弟,正背著吉他走路環島。當天,侯老師讓克里斯跟學生一起畫畫,雙胞胎兄弟彈吉他帶著學生唱歌,然後跟學生一起做手染布,下午去跟棒球隊的學生一起打球,晚上跟學生們一起吃晚餐,然後睡在學校。

 

 

「你接下來想去哪裡?」我問克里斯。

「蘭嶼。」他說。這是一個完全出乎我意料的回答,我自己都還沒去過蘭嶼。

 

「不過我現在有點麻煩,我之前要提款的時候,因為忘記密碼亂按了幾次,我的提款卡就被鎖了,所以我現在身上沒有錢。在台灣這邊還好,我可以搭便車,但要去蘭嶼一定要買票坐船或飛機吧?」克里斯接著說,而我聽完瞬間竟很沒良心的笑了出來。

 

一般來說,聽到一個外國人提款卡被鎖、身上沒有錢,應該是一件很令人緊張的事情,但克里斯的口氣卻像不過是掉了一條毛巾般的芝麻小事而已。我也相信,他絕對有辦法在任何地方活下去。

 

「首先,我得想辦法賺到錢去買票。」克里斯說。

 

隔天,我們一行人分成兩批,一起搭便車到台東,當我們晚上再度跟克里斯見面時,他坐在街上,身旁多了一個大大的紙板,上頭是他超熱心的沙發主用中文寫的:「法國街頭藝術家,左右開弓「雙手」肖像,自由捐贈or食物捐贈(我愛珍奶)」

 

 

然後克里斯真的左手右手各拿一支畫筆,看著眼前坐下來的情侶思考了一下,接著雙手並用開始揮毫作畫,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他就畫好了眼前兩人的肖像。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他已經畫了十幾個人了,每個人都在收到自己的肖像畫以後,自由決定要付多少錢。

 

「聽說你要出書了喔?」克里斯問我。

 

「對阿,紀錄我們帶外國人到學校的故事。」當時距離正式出版,大概還有一個月。

 

「如果你有需要幫忙的話,我非常樂意幫你的書畫畫喔。」克里斯突然跟我說,然後用厚框鏡片下水汪汪的雙眼望著我。他很認真地跟我討論起插畫或是漫畫所需要的元素,然後興奮地跟我說,如果他的作品能夠出現在書裡的話,那會是他莫大的光榮。

 

我看著克里斯,這傢伙身上已經一丁點錢都沒有了,竟然還這麼開心的期待幫別人畫畫,難怪他這一路上遇見的人都極盡所能地想要幫他。兩天後,克里斯用他在台東畫畫所賺的錢,買了兩張機票,跟他在台東的沙發主一起到了蘭嶼,然後又到了蘭嶼的幼稚園去陪裡面的小朋友們畫畫。

 

那幾天克里斯除了要不斷跑各地的學校以外,還得拼命抽出時間畫要放在書裡的漫畫。我必須不斷提醒他不要把自己給累壞了,而他只是跟我說,他很開心,他很喜歡台灣。他不但沒有因此感到倦怠,還下定決心要跑完所有的學校,甚至還打算到各個離島去。

 

 

克里斯最特別的地方,並不在於他畫的作品有多厲害,而是在於他那極度樂於分享的心,對我來說,這就是最強大的旅行方式。不一定要靠沙發衝浪,不一定要靠搭便車,也不一定要先存多少錢,只要真心地將自己所學所會分享給其他人,也許是繪畫、也許是音樂、也許是廚藝都可以,只要是真心地將自己分享出去,他身邊的人們也會很真心地跟他分享,並帶來最珍貴的體驗。

 

 


 

所有圖片來源:楊宗翰

編輯:熊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