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刊出【找尋負責人】計畫《前言》《第一篇》《第二篇》之後,有一些朋友、前輩和我有不少討論。可喜的是,許多人都看見這個計畫的價值,也覺得這樣的計畫若成真,會是很有益的。但同時,也都看到這個計畫很困難──需要不少人力與資源投入,而現在台灣又處於一個很消極、很失落的時局,不見得有足夠的人願意行動。

 

說真的,在一邊寫這個計畫的時候,心裡也難免疑惑──一個強健的民主,真的是可能的嗎?透過民主機制達成整體社會的共善,在實際上真的可能嗎?要有多少前提要件?連美國的民主,都陷入混亂、分裂、對立,台灣的民主能走到一個更好的狀態嗎?要多久?我們的人生夠不夠見到?

 

多少人願意為一個比較公平、合理、妥善的民主體質,付出心力以及資源?或者,大多數人都只是袖手旁觀、抱怨責罵,聽任少數人透過民主機制進行控制、竊取、掠奪?我不知道。

 

如果有機會,我真的很希望這個機制成真。但,這件事需要更多人合作協力,而不能只是我一個人。

 


 

【找尋負責人】計畫第二階段

 

目標:發展機制,擴散號召、知識、見解,並培育具備關鍵知識、洞見、能力的年輕世代「負責人」。

 

任務描述:
 

1,以合適的方式與平台,累積與組建深刻分析公共課題的內容。

2,號召邀請年輕世代,修習公共領域的知識,發展自己理解與洞見。

3,號召邀請年輕世代,透過分析研究,剖析公共課題的現況與案例,創造有實用價值的公共知識。

4,號召邀請年輕世代,透過參與實作運作,使用、驗證、補充、修改公共知識的體系。

5,將以上有系統的、反映實務的政務知識,用合適的媒體管道拓展傳播。

 

構思基礎:
 

1,公共負責人須是「專業者」

 

要當優秀的廚師,要熟知各種食材的性質以及交互作用,要深知鍋鑪、刀具、設備的特點。要當優秀的醫生,要熟知人體器官組織的構造與運作原理,要深知各種藥品、醫療器材的使用方式、作用與副作用。

 

任何專業人士,都要經過一段時間的精深養成,修習這個領域中「已知的重要知識技能」,並且長期地透過期刊、研討會、個案剖析展示等方式,交流知識見解,合作學習與成長。任何人沒有系統性、終身的學習歷程,他不會是「專業人士」,他只是刻意說大話的騙子,或是不知自己沒資格的草包。

 

要從事公共事務,要承擔公共權力,要運用公共資源,更該是「專業者」。

 

2,公共負責人須是「手藝人」

 

「手藝人」是一群願意長期、精細、苦心孤詣,把知識技能不斷提升的人。例如,我們常能從廚藝節目中看到「手藝人」:他們以「秒」為單位測量煮麵時間造成的口感差異,他們實驗不同(比例)的油,造成炸物香味什麼樣的不同。手藝人仔細地衡量各種方案的性質,他們精細衡量時機、力度、一言一語、微小的差異,用巧思和創意達到造成最好的結果。

 

公共事務的負責人,也需要是「手藝人」。他們該對於法規的細部條文能字斟句酌,能了解稍微不同的方案之中的細節差異。他們要追求每次演講,每次會議,每個計畫,每項內部規範,每次和同仁的互動,每筆公務花費,仔細打磨,用最佳的作法,達成最佳的效果。

 

3,公共負責人須是「研究者」

 

每一個專業者和手藝人,他們在某個程度都要是研究者。

 

他們要勤於閱讀,從既有的文章與書籍了解專業領域的各種知識,跟上最新的訊息。他們要勤於第一手調查,從現場勘查、當事人訪問、請教各種關係人的過程中,理解某個現象、問題、方案的具體實況。

 

他們要樂於實驗改善方案,在每次的實踐中,嘗試一點點的不同,試圖造成更好的結果。他們要能詳實地探求結果,並且誠實面對,在錯誤的時候坦誠,真實地往前推進。

 

4,公共負責人須是「思想家」

 

不能是虛玄的夢想家,也不能是只埋首於照章辦事的執行者。

 

公共負責人要對「課題的本質和因果」「什麼是美善生活?」「還沒發生的危機」「可能發生的契機」等一重一重的抽像課題,有深入的構想理念,還要用淺白的方式表述,並且以具體的方案落實。

 

5,公共負責人須是「交流者」

 

在方案執行之前,應該要邀集多方關係人,多領域專家,儘量廣泛提供意見。多方的意見交流,能讓方案更加完善可行。

 

在方案執行後,也該邀集多方關係人,多領域專家,進行廣泛的評估、分析。讓優良的作法/觀念得以擴散與傳承,也讓別人避免方案的錯誤之處。

 

執行方案:
 

1,累積專家名單

 

 

2,蒐集文集書單

 

 

3,「大局知能」專題研究社群

 

 

4,「大局知能」社群與期刊

 

 

5,媒體呈現擴散

 

 

6,研究成果獎評

 

 


封面圖片來源: thing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