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反對黨「拯救國家黨(救國黨)」繼黨主席桑嵐西(Sam Rainsy)去年12月遭金邊法院以一個早就被人遺忘的案件發佈逮捕令而被迫流亡海外之後,該黨副主席金梭卡(Kem Sohka)近日又陷入婚外情醜聞,被指稱包養名為「絲瑞蒙(Srey Mom)」的女人,並送給對方豪宅,爆料者還提出金梭卡與絲瑞蒙私密談話的電話錄音。

 

事件發生之後,金梭卡本人保持相當低調,僅一度出面指稱整件事情是個「政治陷阱」,他也並未就錄音帶終究竟是否他的聲音,做出任何說明。

 

桑嵐西的死對頭、柬國總理洪森(Hun Sen)則有點見獵心喜地提出警告,帶有威脅地指稱,如果醜聞影響或破壞政府聲譽,政府將採取法律措施。

 

洪森更親自爆料,指出醜聞主角金梭卡自稱「沒有護照,哪能去泰國?」,但經過調查發現,絲瑞蒙辦理過護照,也乘坐過曼谷航空的班機,並於在2006年2月初與金梭卡一起去泰國,「連他們在泰國機場、酒店的照片我都有,時間地點也都表明得清清楚楚」。

 

洪森貴為總理,親上火線指責敵對政黨高層人員發生婚外情,當然是有「政治鬥爭」的味道。只不過洪森始料未及的是,他對金梭卡及「救國黨」開火,卻意外引來網路熱議他自己當年陷入婚外情,最後情婦遭總理夫人文拉妮(Bun Rany)買兇滅口至今未解的疑案。

 

 

週刊驚爆:總理夫人買凶槍殺小三

 

這件轟動一時的案件發生在1999年7月6日。當天,柬埔寨知名影星及卡拉OK影帶明星裴莉卡(Piseth Pilika)帶著七歲的姪女在金邊市的俄羅斯市場購物,結果遭到一名不知名男子開槍射殺,裴莉卡在醫院搶救一週之後不幸死亡,出殯的時候有上萬人參加,是柬國近代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葬禮之一。

 

Pisith Pilika

裴莉卡曾是柬埔寨當紅明星。Photo Credit: Public Domain

 

不旋踵之間,法國《快訊(L’Express)週刊》於同年10月刊出驚人報導,發佈裴莉卡的私人日記,內容描述她與洪森的戀情。「快訊」並根據日記內容,直指文拉妮應該要為安排暗殺負責,而且宣稱裴莉卡在死前曾對數人指證,教唆殺人者就是文拉妮。

 

當時,文拉妮曾經出面否認,並且揚言要對《快訊》提出譭謗告訴。不過,《快訊》也立即反擊,指稱手上還握有更多證據,包括證人、文件、商業文書甚至洪森的私人物品,一旦上了法院,就將公諸於世。《快訊》記者亞蘭.魯耀(Alain Louyot)也出面指稱,裴莉卡的日記已經通過字跡及指紋分析,證實是她親筆。

 

結果,文拉妮並未提出告訴,裴莉卡光天化日之下遭槍殺的案件也至今未破。

 

11

總理洪森的夫人文拉妮被懷疑買兇殺人。Photo Credit: Public Domain

 

2003年1月,一本名為《裴莉卡—真實又駭人的故事》(Piseth Pilika: A True And Horrible Story)出版,上市之後立刻成為暢銷書。內容也是取材於裴莉卡日記,詳述她與一位「政府高官」的戀情,以及來自該名高官妻子的生命威脅。

 

結果很快地,便衣及制服警員聯手行動,一夕之間,那本書就全數下架。更加深了人們對批莉卡遭刺殺事件的懷疑。

 

裴莉卡當年是柬埔寨最出名的古典舞者及演員,1990年代更因為是當時盛行的卡拉OK 影帶主角,成為家喻戶曉的明星。

 

在《快訊》的報導中,裴莉卡在日記裡記述了她與洪森的無數次幽會,而且聲稱她並非「情婦」,兩人是「像夫妻一樣」真心相愛。報導中也引述洪森寫給裴莉卡的情詩,洪森送給裴莉卡包括金邊市豪宅在內的許多禮物,以及存入裴莉卡帳戶內數以萬計的美金。

 

 

政壇的婚外情醜聞從來不是新鮮事

 

此次,金梭卡偷情事件爆發後,柬埔寨反貪組對金梭卡如何轉帳為情婦購屋進行調查,反對派人士就公開質疑,為何當年不對洪森做出同樣調查。

 

很受歡迎的「我愛柬埔寨熱點新聞」網頁也貼出圖片,抨擊針對金梭卡事件示威的學生團體,「為什麼這個團體不針對裴莉卡、潘哈批(Pov Panhapich)以及瑞妮奇(Touch Srey Nich)事件抗議,尋求正義?」。後兩者是柬國小明星,也是在謠傳與「政府高官」有緋聞後遭槍擊,兩人雖保住性命,但都部分身體癱瘓。

 

柬國政治人物包養二奶,早已不是秘密。洪森想用緋聞來打擊政敵,也不一定會得逞。柬國政治學教授羅拉萬就表示,反對黨領袖的婚外情醜聞在柬埔寨政壇上不是什麼新鮮事,就如2013年大選前,金梭卡也捲入婚外情事件,但「救國黨」仍取得前所未有的55個席位,直逼執政黨。

 

其實在2002年間,網路上就有大量顯示洪森贈送金錢給裴莉卡的文件。在《快訊》刊出報導的三年之後,裴莉卡的姊姊塔文納(Sao Davina)也在網上發佈文件以及支票影本,證明洪森確實致贈裴莉卡大筆金錢。

 

塔文納貼出的裴莉卡日記影本,顯示出裴莉卡十分擔心發現她與洪森戀情而爆怒的文拉妮對她採取行動。她在日記中寫道,她被迫「將洪森送給我的兩棟房子還給他的太太」。

 

1999年5月10日,裴莉卡在日記中寫道被召喚與現已過世的國家警察總監何隆迪(Hok Lundy),在金邊市近郊一處高級餐廳見面,對方告訴她最好找地方藏起來,因為「文拉妮十分生氣,可能企圖取我的性命」。

 

這是裴莉卡那本日記的最後一筆紀錄。

 


封面照片來源:SC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