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到菲律賓的政治人物,最具有全球性知名度的,莫過於前第一夫人伊美黛·馬可仕(Imelda Marcos),而且她的知名度來源很特別,就是隨夫婿、前獨裁者費迪南德·馬可仕於1986年遭「人民力量」推翻匆匆辭廟前往夏威夷後,居然在總統官邸留下三千雙鞋子,造成舉世譁然,也成為兩夫婦貪婪的「證據」。

 

其實,馬可仕夫婦在菲國聚斂財富,是舉世皆知之事,但用這三千雙鞋子來佐證,卻有點渲染離題。

 

我曾經於於2007年4月在菲國首都馬尼拉專訪伊美黛,她就忿忿不平地表示,「他們為什麼老要提那三千雙鞋子?為什麼不提我為菲律賓完成的這麼多計畫,為什麼不去看看文化中心,不去看看會議中心?我所完成的計畫比鞋子要多得多。」

 

提起那有名的三千雙鞋子,當年77歲的伊美黛還真是顯得一肚子火。她說,「其實也沒有三千雙那麼多啦,我是『工作的第一夫人(Working First Lady)』,當然需要一些稱頭的鞋子,而且其中大概80%是我多年來協助推廣菲律賓製鞋業而獲贈的樣品鞋。」

 

伊美黛的這個說法應該是可信的。

 

IrmPhoto Credit: wikipedia

 

從1965年到1986年擔任過長達21年菲律賓「第一夫人」的伊美黛,當然有可觀之處。她那位於馬尼拉高級區「太平洋廣場」的公寓房子並不頂大,也不頂豪華,不過客廳的一張桌子上擺滿了她與各國領袖的合照,有毛澤東、卡斯楚、格達費…等等。其實牆上還有,沙發椅上也放了幾張。光是同樣毛澤東對她行吻手禮的就有三張。她手指著照片就開始笑談當年見毛澤東時,毛澤東如何在她先行完菲律賓的頂手禮之後,一把抓起她的手親吻的往事。這段往事,在將近四個小時的訪談過程中至少重複講了三次。

 

有關那次與毛澤東見面,其實還有個漏網新聞。

 

 

當年,毛澤東本來並未安排見伊美黛,後來是伊美黛耍了一些撒嬌小技巧,才獲得安排,結果中國官方「新華社」老攝影記者杜修賢在目睹毛澤東有點忘形親吻伊美黛纖纖玉手的時候,一直不敢按下快門而引為一生憾事。

 

毛澤東欽點的英文教師、當時在雙方會面時擔任翻譯的章含之在2003年出版的回憶錄中「總統夫人(伊美黛)哭著鼻子要見毛澤東」的章節中,透露了伊美黛是如何見到毛澤東的往事。

 

章含之寫道,「在我外交生涯中所遇到的最富色彩的人物恐怕是菲律賓總統馬可仕的夫人伊美黛.馬可仕。1974年,伊美黛來華訪問,為其丈夫馬可仕總統的訪問作準備。那時,毛澤東主席不在北京。

 

在見過周總理等人後,李先念副總理會見她,並正式告訴她由於毛主席不在北京,這次就不見她了。我從未見過一位元首的夫人如此充分地利用她女人的優勢作為外交手腕,當時我是翻譯,坐在伊美黛和李副總理後面。

 

夫人先是表示非常失望和難過,希望中方重新考慮。李副總理又一次說明並非毛主席不願見她,而是確實不在北京,請她諒解。此時,伊美黛沉默了幾秒鐘,隨即取出一方手帕,開始擦眼睛,繼而聽到她細微的抽泣。一時間,李副總理不知如何是好。伊美黛接著把她抹眼淚的手帕輕輕地拋到茶几的李副總理一邊,不再說話,也不告辭。

 

李副總理望著面前那方手帕,不知是不予理睬還是應當撿起來還給她。

 

最後,伊美黛成功了,李副總理答應她再考慮毛主席會見的可能性。伊美黛此時破涕為笑,熱烈握手後告辭。她知道已勝券在握。最後,毛主席雖然眼疾很重,但還是同意會見她,我們用專機把馬可仕夫人送到武漢會見毛主席,使她如願以償。第二年,馬可仕總統訪華,伊美黛出盡風頭。」

 

tumblr_kwljipKol81qzx1npo1_1280Photo Credit: madlangbayan@tumblr

 

會面的當天,馬可仕夫人帶著她的兒子準時到達。毛澤東站在客廳的門口迎接客人。盛裝的馬可仕夫人先上前和毛澤東握手,準備再轉身介紹她的兒子。就在這個當口,一個令人不可思議的畫面出現了。

 

毛澤東用萬分驚喜的目光打量著光彩奪目的馬可仕夫人,伊美黛微笑的把手伸了過去,毛澤東竟然沒有去握,而是托起這隻「資產階級」的玉手擱在嘴邊忘情的吻了起來。

 

當時,能將不少「毛主席語錄」倒背如流杜修賢被神壇上的毛澤東這個出乎意料的舉止驚呆了,馬上浮上他腦際的,是如果拍攝下這個鏡頭,自己會不會被扣上「妄圖破壞偉大領袖光輝形象」的現行反革命大帽子而論罪?杜修賢從來沒有感到相機是如此沈重,哆嗦了半天,他還是沒敢按下快門。

 

毛澤東的這個舉動堪稱破天荒,也難怪伊美黛這麼多年後還津津樂道。她也暢談當年在的黎波里應已故利比亞強人格達費之請,向回教國家組織發表演說的榮耀。伊美黛在談這些事情的時候,顧盼之間充滿了自信、自負,就好像自己還是「第一夫人」,只是老了一點而已。

 

在那次的訪問之前不久,伊美黛又引起轟動,因為她推出自己的珠寶設計,很多人自然聯想起她過去那些奢華的傳說。但是她指著那些用貝殼、假珠寶所作成的飾物,「這些原先都是不值錢的垃圾,我只是把它們回收再利用,根本算不得是一種生意。」

 

除了繼續作「美的大使」之外,伊美黛另外一個重要的工作是矢言要為她自己和馬可仕平反。她把馬可仕於一九四六年在聖璜市購置的豪宅布置成講堂,書房裡擺滿了他們在美國被起訴的總共三十五萬份文件。

 

每有訪客來到,伊美黛就會拿起教鞭,慷慨激昂地陳述當年如何在美國堅忍不屈地打官司,「你們知道嗎?美國法庭1990年判我無罪的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還有,你們知道嗎?馬可仕的生日是9月11日(911)」。

 

根據伊美黛的推論,馬可仕在「所謂『人民革命』」中的表現,不折不扣是菲律賓的民族英雄,「馬可仕此生最偉大的時刻就是在『EDSAI(第一次人民革命)』時,不是他成為最佳律師時,不是他成為受勛最多的二戰英雄時,也不是他成為菲律賓總統或唯一能夠連任的總統時,而是在他身兼三軍總司令最有權勢的時候,卻並沒有運用權力來摧毀那些背叛他的人」。

 

1353690001000Photo Credit: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伊美黛接著轉身用教鞭指著掛在牆上的圖表,一一細數馬可仕之後的歷任總統所編列預算的數據,「你看,艾奎諾才作了一任總統,她的預算超過馬可仕21年總統的多少倍,羅慕斯也是一樣,結果他們說馬可仕貪瀆?」。

 

伊美黛不但「不悔」,這麼多年來,她念茲在茲的就是帶領家族重返政壇,厚積為馬可仕平反的實力。2013年5月的菲律賓期中選舉,馬可仕家族就在伊美黛領頭之下攻城掠地。

 

Ferdinand-Marcos_3419977b兒子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與女兒依咪(Imee)Photo Credit: The Telegraph

 

當年83歲的伊美黛在家鄉北伊羅科斯省(Ilocos Norte)拿下88%的選票,連任眾議員。 伊美黛的女兒依咪(Imee)也在沒有對手競爭的情況下,順利連任北伊羅科斯省省長。依咪的表親巴瓦(Angelo Barba)也在沒有對手情況下當選副省長。

 

伊美黛的另一個大計劃,就是準備有朝一日將馬可仕之子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推出競逐菲律賓總統寶座。她認為唯有如此,才有機會平反馬可仕。

 

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延伸閱讀:

菲律賓的另類總統杜特蒂

 


封面照片來源:jon [email protected] BY-NC-ND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