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科(Foucult)說:「哪裡有權力,那裡就有抵抗。」每個家裡都有一個政權,於是就有一個(以上的)反抗軍。我想來寫一個系列,介紹這些反抗軍與他們所對抗的政權的故事。

 

這篇文章要介紹這個系列的第二支抵抗軍:越線游擊隊。

 

有一些教養書或親子專家時常告訴孩子的照顧者們要「劃界線」,「界線」是什麼呢?讓我們看一下教育部國語辭典的解釋:

 

 

一般來說,照顧者所劃下的界線不是「上樓之後走到底那間門上有五芒星的房間不能進去」這種區分空間的界線,當然也不是一種編織法,照顧者通常的意思,是指「不同事物的分界」。

 

讓我們來看一些例子。

 

例子一:你要跟我說什麼就要冷靜下來好好講清楚,這樣我才會聽你講話。

解釋:在「冷靜我就聽你講話」與「不冷靜我就不聽你講話」之間劃界線。

 

例子二:飯沒吃完不准喝飲料吃零食。

解釋:在「把飯吃完就可以吃零食」跟「沒把飯吃完就不能吃零食」之間劃界線。

 

好的,現在我們對「劃界線政權」已經有了初步的瞭解,讓我們來認識這篇文章要介紹的主角——越線游擊隊!

 

盧駿逸, 好孩子權力故事, 孩子反抗軍, 教育現場的生存遊戲

勘查戰況中的越線游擊隊戰士。照片提供:盧果 / 盧駿逸

 

 

1. 配備技能:溫和理性中立 / 沈默的多數公民

 

剛來到這個世界的孩子就像張白紙,對任何事情都沒有成見,而且照顧者看起來是那麼強壯而全能,光是可以輕易用兩條腿站起來行走,就讓這些連爬都還爬不好的小屁孩嚇得要整天包尿布了。於是他們很輕易就相信照顧者的意見,認為照顧者說的都是真的。

 

「那裡好危險不能去!」

「再哭警察北北就會來把你抓走!」

「你飯沒吃完海綿寶寶會跟摩天輪結婚!」

「要有禮貌!你再吵隔壁那個臉很臭的阿姨就要生氣了!」

「你看!真的生氣了吧!都是因為你在吵!」

 

無論照顧者怎麼樣誇張鬼扯,只要在後面加個驚嘆號,溫和理性中立的好公民寶寶們都會沈默地接受,他們沒有理由反對,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知識跟經驗,去判斷這些句子裡面的邏輯跟因果關係究竟是不是真的。

 

但有「界線」就有例外,問題是什麼時候會有例外。就像政策跟法院遇到達官貴人就會轉彎那樣,例外總是為有權者和統治者開放,在家庭裡也不例外。於是公民會覺醒就像太陽會升起(好啦其實這也沒邏輯我只是想押韻),當溫和理性中立的公民經歷了夠多的例外與不平等,抵抗就要開始了。

 

 

2. 配備技能:尋求體制內改革 / 覺醒公民

 

當孩子們具備足夠的知識跟經驗,能夠判斷「隔壁的阿姨生氣其實不是因為他而是因為你說她臉臭」、「飯前能不能吃零食其實要看你當下的心情或判斷」,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場戰役就此響起了號角。

 

在這場戰役的開始,他會像胡適(引用范仲淹)那句「寧鳴而死,不默而生」的氣魄不斷地追問、質疑、求證,他還相信眼前的統治者只是一時糊塗犯了傻,只要給它一點提醒,他就會想起事情本來的樣子。於是他可能會直白地問隔壁的阿姨:「阿姨妳臉臭臭是因為我爸說妳臭臉還是因為妳本來就長這樣?」或是「上次去哪裡哪裡玩的時候,我們不是先吃冰才吃飯嗎?還有一次我們去哪裡哪裡的時候,你也是先喝珍珠奶茶吃雞排,後來點的麵就沒吃完啊。」

 

這樣的憨直會持續好一陣子,直到他在追尋真理的過程之中不斷遇到各種挫折、非難甚至鎮壓,直到他灰心,直到他「運動傷害」,有一些孩子也許就會像後來的胡適那樣,壓抑住自己的血性,默默接受統治者的安排。(關於胡適與雷震,請看維基雷震事件

 

 

3. 配備技能:佔領運動 / 暴民

 

如果孩子沒有放棄治療這個政權,那他就會開始升級他的反抗行動,其中一個技術就是「佔領運動」。最有名的佔領運動大概是2011年的「佔領華爾街」,以及我們本土的「太陽花運動」和香港的「雨傘革命」,但其實在許多家庭裡面,佔領運動早已行之有年。

 

一般來說,社會運動的佔領對象是具體的空間,像是廣場、公園或立法院,讓統治者感到困擾,而不得不做出妥協;但在家庭裡,孩子們的佔領對象是照顧者的關注與情緒,也就是「佔領你的心」。

 

德軍, 佔領, 希臘

但對統治者而言,佔領者可能是這樣……於是引發軍事衝突。
圖為進佔希臘的德軍坦克   Photo source: 德國聯邦檔案館  CC BY-SA 3.0 DE

 

那年324在行政院被水車噴完的幾天後,我在從台北回家的火車上遇到一位警察。我去跟他攀談,想化解彼此之間的誤會,雖然最後不知道有沒有成功,但他告訴我一個寶貴的意見:「一個有豐富經驗的社會運動者,應該要能夠判斷什麼時候統治者會採取激烈的行動。」他說:「324那天就一定會鎮壓的啊!有經驗的就知道要閃啦!」

 

好吧,我是社運菜鳥所以我不知道,但在家庭裡有著數年與統治者交手經驗的小孩一定非常清楚,什麼時候的統治者是可以佔領的,什麼時候要撤退以免遭受統治者的無情鎮壓。於是這些小暴民們會在統治者還能夠容忍的時候,採取她們所掌握的最激烈手段去佔領統治者的關注與情緒,強迫統治者做出妥協,放棄自己定下的界線。

 

 

4.配備技能:越線游擊戰術 / 越線游擊隊

 

面對這些小暴民,有一些教養書或教養專家,會和某些名嘴一樣,主張統治者不必去理解暴民的訴求以及暴民之所以要起身抵抗的緣故,總之應該要堅持界線到底,否則「今天你不開心就佔領立法院,明天我不開心就可以佔領總統府嗎?」

 

假使統治者採取這套做法,不去試著理解暴民的訴求、不去試著理解「劃界線」通常只是統治者為了自己一時方便而設下的虛假概念,而只是一眛地堅持到底,那麼孩子加入越線游擊隊的可能就會大增了。

 

顧名思義,越線游擊隊的戰士擅長的就是「越線」和「游擊」,他們會在每一個統治者無法顧及的小破綻裡越線,施展打帶跑的游擊戰術。他可以前一秒擺出一副要大張旗鼓來「佔領統治者的心」的姿態,但一見統治者擺出迎擊陣勢立刻就軟了下來要求和平談判。在談判桌上,統治者的界線愛怎麼畫怎麼畫,他也不反對,可是停火協議剛簽署沒兩天,他又立刻看準一個小破綻狠狠佔領下去,弄得統治者人仰馬翻心神不寧。

 

到了這個地步,統治者與游擊戰士之間缺乏信任,所有的界線都是敷衍,所有的協議都已經準備好要被毀約。

 

如果你恰好是一個有著越線游擊隊戰士的統治者,如果你恰好想要改變,那麼你或許可以考慮放下你的統治慾,花很長很長的時間重建你們之間的信任。這時,你和你的孩子,兩個平等的人,也許可以一起去找出世界的樣子,那個其實富有可能性——不是因為你有權力就能決定可不可以——的樣子。

 

 

延伸閱讀:

孩子反抗軍系列:(一)不理你解放陣線

非正常的教育現場:為什麼不可以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