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科(Foucult)說:「哪裡有權力,那裡就有抵抗。」

 

每個家裡都有一個政權,於是就有一個(以上的)反抗軍。我想來寫一個系列,介紹這些反抗軍與他們所對抗的政權的故事。

 

這篇文章就先來介紹第一支反抗軍。

 

依照他們的特性,我認為可以稱他們為「不理你解放陣線」,他們對抗的政權可以通稱為「講理主義政權」,接著我要來描述「不理你解放陣線」其成員的樣貌,希望能夠讓讀者瞭解這群應該被紀念的反抗者們。XD

 

1.配備技能:我不聽我不聽 / 階級:士兵

 

一旦人民理解到「講理主義政權」(以下稱「統治者」)的真面目時,覺醒的人民便會加入「不理你解放陣線」,剛加入「陣線」的戰士們(以下稱「解放戰士」)首先要習得的戰鬥技巧,便是「我不聽我不聽」。具體的做法會依照戰士的個性以及戰場的環境而有不同的表現,譬如用手遮住耳朵、用小小的手掌試圖擋住統治者的大嘴巴,或者乾脆用短胖的手指夾住統治者那一雙不斷上下跳動的雙唇。

 

加入陣線的戰士通常都很年輕,在某些戰區,人民甚至在兩歲左右就已經加入陣線,成為反抗者的一員。隨著戰鬥技巧的熟練以及戰鬥經驗的累積,年幼的戰士可能會令統治者越來越疲於應對,此時,統治者若是因此而加強統治的力度,便可能會迫使年幼的戰士進一步磨練戰場生存的技巧,以達到解放的崇高目的。

 

盧駿逸, 好孩子權力故事

「我不聽我不聽」是解放戰士最基礎的技能。

 

2.別管那個了,你有聽過OO嗎? / 階級:士官

 

隨著戰事的進行,有經驗的解放戰士會發現,正面作戰(譬如捏住統治者的嘴唇)可能導致統治者的憤怒,在軍力差距過大的情況下,讓統治者喪失理智全面展開鎮壓行動,將造成解放戰士難以承受的結果。

 

在理解到這一點之後,很少解放戰士會繼續堅持這麼鷹派的作法,而會開始採取迂迴作戰的方式,致力於發展各種游擊戰的技巧,其中最容易掌握的一種戰術,就是在統治者(又)要開始講理時,立刻試著接話:「別管這件事了,你知道大平台嗎?」或者「聽說遠百後天就要開始週年慶了?」

 

這個戰術的關鍵,在於巧妙地提出一個統治者關心的話題來轉移其注意力,所以能夠確實掌握統治者喜好的解放戰士,才能夠確實發揮這個戰術的威力。譬如統治者一旦被週年慶或大平台的話題所吸引,就極有可能躲過短兵相接的機會,成功閃過一次統治者的「講理行動」。

 

3.可變式聽力 / 階級:尉級軍官

 

雖然解放戰士已經把握到「別管那個了,你有聽過OO嗎?」的核心概念,可是由於太早投身軍旅而缺乏人生歷練的關係(?),在大多數情況下,解放戰士通常不能巧妙地施展這個戰術。為了在瞬息萬變的戰場上存活下來,他們不得不磨練新的戰術。其中部分比較聰慧的解放戰士們,將會領悟「可變式聽力」的戰術。當解放戰士偵察到統治者打算開始講理時,譬如說當解放戰士做了某件統治者不喜歡的事,好死不死統治者遠遠地喊了解放戰士的名字,弓馬嫻熟的解放戰士就會立即執行「可變式聽力」,忽視統治者的聲音,專注地進行自己的事,或者立刻停止原先在做的事,投入別的活動。

 

盧駿逸, 好孩子權力故事

以可變式聽力掩護,解放戰士可以在各種活動間不斷切換。

 

在這套戰術剛出現在這個戰區時,由於統治者還不熟悉戰局,使得這套戰術的成功率極高,統治者一開始很難分辨解放戰士到底是真的沒聽見,還是假裝沒聽見。假如解放戰士立刻停止進行統治者不喜歡的事情,那統治者很可能就會放棄該次的「講理行動」。

 

在殘酷的戰場上,當統治者轉過身去或別過眼睛之後,解放戰士很可能會立刻開始繼續從事統治者討厭的那件事。這就是一個真真正正的解放戰士。真正的。

 

4.我有事先走了 / 階級:校級軍官

 

一個真真正正的解放戰士,因為持續抵抗的關係,終究有一天會被統治者抓包。當統治者識破「可變式聽力」這套戰術後,統治者可能會往解放戰士的防守區域靠近,此時若不採取更有突破性的戰術,將無法躲過統治者的「講理行動」。

 

一路奮戰到這裡的解放戰士已經不是剛上戰場的菜鳥了,他們的平均年齡大概在6歲左右,已經有能力做出高度結合運動能力的戰術。當統治者一邊喊著解放戰士的名字一邊靠近時,解放戰士先是採取「可變式聽力」釋放假情報來擾亂統治者的判斷,一邊立刻表現出「啊!我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要去辦!」的姿態離開現場,並且跟統治者保持適當──也就是「啊這麼遠我聽不見你在叫我喔」──的距離。

 

在這種情況下,統治者只有兩種選擇,一種是在氣憤的狀態下放棄「講理」的意圖,用身體的優勢追上去鎮壓解放戰士;另一種是在無可奈何的狀態下放棄「講理」,回去做自己的事。無論如何,解放戰士都成功地阻止了一次統治者的「講理行動」。

 

5.講完了嗎? / 階級:將軍

 

假使統治者面對解放戰士的抵抗,時常採取「鎮壓」行動的話,這就是對解放戰士來說最嚴酷的戰場。在這樣的戰場上,我個人認為存活下來的解放戰士都應該被授與「將軍」的階級,存款利率優惠應該給他500%,終身俸則要領到下輩子的35歲(假如他下輩子還是遇到一樣的戰場,那就領到下下輩子70歲,以此類推)。

 

這些解放戰士中的佼佼者,為了避免遭到統治者無情的鎮壓,得要巧妙控制抵抗行動的形式與規模,讓統治者難以找到正當理由來執行鎮壓行動。最常見的一種戰術,就是在統治者將要執行的「講理行動」避無可避時,配合統治者的要求站在統治者的面前,「等待」整個「講理行動」在「形式上」執行完畢。

 

由於這個戰術在執行上十分複雜,少將階級的解放戰士會傻傻地在統治者的「講理行動」結束後,說一句:「講完了嗎?我可以走了嗎?」

 

盧駿逸, 好孩子權力故事

准將階級還會擺臭臉。

 

當然,他很快就會發現到,在戰場上這樣講會破壞整個戰術的完整性,於是他會開始一語不發兩眼無神地安靜等待,直到統治者宣布「講理行動」結束之後才離開,這樣的反抗戰士值得授予中將的階級。

 

至於上將。身經百戰、縱橫沙場、運籌帷幄的解放戰士,他會在統治者「講理行動」進行時,說出統治者愛聽的話,讓「講理行動」看似達到應有的效果而結束。

 

而一個上將,在統治者轉過身看不見的地方,仍然會是一個真正的,真真正正的解放戰士。

 

 

延伸閱讀:

彼此衝突的真實利益

為你好、為我好?談教育現場的真實利益

 


更多【好孩子權力故事】

盧駿逸, 教育現場, 好孩子權力故事

照片提供:盧果/盧駿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