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相遇之前,她們各自經歷了一段異性戀婚姻。

 

Réjane當時已經和前夫分居了,育有一個兒子Michael。Nicole有三個女兒,大女兒和二女兒領養自中國和越南,小女兒是跟前夫生的。她們先因為共同朋友而認識,並沒有特殊感覺,也不是一見鍾情,又過了一年半,那是1991年,兩人再次碰面才開始產生情愫。從中年到白髮,一走就是二十多年。

 

李屏瑤

原圖攝影:賀美西。李屏瑤提供。

 

只要媽媽開心,就是最重要的事

 

Nicole來自基督信仰的家庭,愛上另一個女人帶給她巨大衝擊,她的婚姻走到第二十三年,儘管育有三個小孩,仍有難以消除的寂寞。她感覺與Réjane心靈相通,但眼前困難重重,除了丈夫跟小孩外,她在天主教會工作。1992年Nicole離婚,和Réjane正式在一起,搬進Réjane和Michael家裡。儘管過了二十多年,回憶當年那個決定同居的時刻,當時的恐懼仍清晰,她形容像是高空彈跳,需要有放手一搏的勇氣。Michael大概十六七歲,是個喜歡重金屬音樂的青少年,他們仨在一個小房子生活了一年。中間經歷Nicole痛苦的離婚過程,丈夫企圖修復感情,利用小女兒來聯絡,甚至有些出格的舉動,他們努力度過,後來的生活就漸趨簡單。

 

後來Michael要離家讀書,因為是獨生子,Réjane不想隱瞞他任何事,想告訴他一切。回想那天,Michael記得媽媽才說了起頭,說必須告訴他一些事,就開始渾身顫抖。不等著後續的話,Michael就將手放在媽媽手上,說:「我知道。」解釋的過程很短,Michael形容像是當初父母要告訴他離婚的消息,他其實早就感覺到了。坦言第一次見到Nicole時覺得奇怪,只是因為習慣跟媽媽單獨生活的日子,不適應突然有人加入,而非不適應於她們的關係。對於說明媽媽的感情狀態,他也從不隱藏,如果有朋友不能接受,那是對方的問題。在這段關係裡,Michael覺得媽媽變得開心了,只要她開心,就是最重要的事。

 

 

三個時空的三場婚禮

 

相對於Réjane與Michael這邊的狀態,Nicole的遭遇複雜得多。困於信仰,天主教不認同離婚,後來以「婚姻無效」的方式去處理與前夫的婚姻,她本來希望讓自己的孩子認同她跟Réjane的關係,但並沒有效果,孩子還是覺得受到打擊。也由於在教會工作,宗教與生活發生衝突,進入這段關係後,她變得很沈默,沒辦法跟同事談論日常,只好不講話。離婚後便說與朋友同住,Réjane以「室友」的身分存在討論中。直到同居之後一年,Nicole才開始出櫃,選擇的方式是一對一,每次針對一個人出櫃,父、母、姊、妹各個擊破。她的父親是個多話的人,但出櫃的時候,父親整整有十分鐘沒有說話。與女兒的關係,也在近年慢慢改善。

 

她們以為這輩子不可能結婚了,1993年她們在家裡舉辦婚禮,雖然有神職人員到場,仍不具備法律效力。因為這段戀情,Nicole失去了朋友與家人,經歷很多爭吵,覺得心像被撕裂一樣,必須重新建立連結,修復感情。1995年Nicole發現罹患乳癌,她相信癌症是因為這些壓力導致,因為家族沒有相關病史,她們攜手抗癌,不離不棄。在癌症之後,Nicole決定改變,不管是身體或是心靈,從原本工作的天主教會辭職,轉投性別友善、同志友善的聯合教會。

 

2004年魁北克認可同性婚姻,她們在教會正式舉辦婚禮,用的是十一年前的同一個戒指,只是在內緣加刻了正式婚禮的日期,訪問當日都還戴在手上。Nicole想說明,手上的戒指一時拿不下來;Réjane不聲不響拔下戒指遞到她眼前。那年的婚禮,Nicole的父母沒去,姊姊到場了,三個女兒來了兩個,家裡還是沒能完全接受。而Réjane那方只有兒子Michael到場,她的家人們對Nicole非常好,但還是無法承認她們的關係。在這場婚禮,Michael 跟Nicole最小的女兒擔任戒童,見證兩個媽媽的愛情。

 

一向不喜歡鎂光燈的Réjane,喜歡低調行事、遠離群眾,但是對她來說合法還是很重要。出面舉辦婚禮,也是想看到寫著「太太跟太太」(Wife and Wife)的結婚證書。並不是把丈夫的字樣塗改掉,而是一張合法的,與異性戀相同的結婚證書,兩種婚姻都是一樣的。

 

沒想到婚禮還有第三場,2013年魁北克的同志大遊行,想找三對伴侶重新講婚禮誓言,找了一對年輕的男同志,一對異性戀,就是找不到女同志伴侶,Réjane與Nicole挺身而出。

 

從修女的手上拯救了妳

 

問起是不是一直對女生有感覺?

 

Réjane立刻答:「Yes, I do.」她從九歲十歲就喜歡跟男生一起玩,但對女生有不一樣的感覺,隨著年齡增長,那感覺也沒有離開。因為教育,覺得女生需要跟男生結婚,後來到魁北克去讀書,認識Michael的爸爸,也是她哥哥的朋友。當時覺得對方非常迷人,是個結婚的好選擇。至今回想起來,跟丈夫還是有很多美好的回憶。Michael出生後沒多久,Réjane總是覺得生命不完整,一直問自己到底是什麼。後來回去讀書,發現自己總是在注意女教授。前夫非常善解人意,兩人和平分手。後來Michael告訴爸爸,媽媽現在有伴侶,爸爸的反應是,希望能早一點知道就好。他也感覺到兩人的關係有點不對勁,但不知道問題所在。

 

從小讀的是王子跟公主,Nicole本來以為只要結婚就可以得到快樂。小時候唯一聽到「同志」這字眼,是聽哥哥跟朋友在嘲笑人。有過要好的女性朋友,在友情結束後非常傷心,後來才理解,那些感覺是多於友情的。遇到Réjane之前,曾經被一名女性強烈吸引,是個年輕的修女,感覺太強烈,甚至去看了心理醫生,經歷一段低潮,後來Réjane才出現。說到這,一直安靜的Réjane笑說:「我從修女的手上拯救了妳。」

 

 

愛是構成家庭的唯一條件

 

構成家庭的因素是愛,不是性別。身為兒子,Michael看待母親及伴侶,認為都是他成長的要素,也改變了他認知家庭的定義。即使是他後來交往的幾個女友,包括現在的老婆,都覺得Réjane和Nicole的關係美好自然。

維持關係的祕訣,她們認為要聆聽伴侶的需求,真實坦誠地溝通。Réjane內向,Nicole外向,兩個人本來就是不同的個體,需要互相羈絆,但也要尊重對方的需要,有相處的時間,也有各自的空間。在平凡日常的一天,她們會一起吃早餐,一起出門散步,回家後各自做自己的事情,中午前一起喝杯咖啡,下次見面就是午餐時間,接著又解散。在兩個人的關係中,維持好自己的節奏。

 

店門口有幾格階梯,離開時她們互相扶持。相遇的時候仍是中年的兩人,一路克服種種困難,走到今時今日,已經長出白髮。而無論年歲,能夠相遇的時候,就是最好的時候。

 

(文章出自LEZS雜誌2015年春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