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羅奕儒     編輯|蘇于寬    攝影|陳貝瑄

 

 

 

十二夜後活下來的孩子:跳跳

 

我其實就是在利用牠。」作為影像工作者,Raye很清楚自己的使命,而挑選一隻狗狗作為主角,透過牠的眼睛去看收容所,並最後讓牠有個幸福的結局,是Raye所能想到引起觀眾共鳴的一個方式,而那個主角,便是跳跳。

 

為了拍攝的需要,即便第三天就決定要領養跳跳,Raye卻還是讓牠待到了第七天,但同時,卻也發現自己並沒有原先以為的理性與冷靜,對於跳跳,在決定領養的當下,心情其實就一點一滴地慢慢轉換了。「開始會很擔心他萬一他死在裡面怎麼辦,一想到就很想哭,你會覺得牠是你的,就捨不得他多痛苦。

 

捱到了影片殺青那日,終於得以將跳跳接出來,送到獸醫院,發現居然是隻才3個月大的幼犬,因為一直被關在成犬區,劇組就以為牠只是體型比較小。「證明了我在養牠之前真的很不了解狗啊。」看著一旁的跳跳,和剛領出時體型有了吹氣球般地成長,Raye苦笑說道。

 

 

與世無爭的老爺爺:中分

 

中分,Raye家中的另一隻狗狗,或許因為年邁的關係,大多數的時候,牠總是靜靜地窩在一旁,若有所思地瞅著過動兒似的跳跳,而牠的到來,則是另一個始料未及的故事。

 

同樣是員林收容所的狗狗之一,拍攝《十二夜》時的中分,其實是隻總是橫衝直撞的狗,就像是個固執的阿公一般,拖著牽繩到處衝,搞的志工和工作人員哭笑不得。後來,中分染上了犬瘟,在復健下雖然重新站了起來,卻失去了原有的活力。雖然幸運地被收養,卻慘遭退養,別無選擇下只好來到Raye的家,成為跳跳的夥伴。「我去接牠的時候是聖誕節,那時候我把牠接到我們家,晚上窗外看出去是一片燈海很漂亮,中分就默默地看著那個夜景,完全不理我們……」

 

超爛的一個聖誕禮物啊,Raye這麼形容。

 

「在收容所裡的450隻狗狗中,只有黃色字的狗狗倖存。」海報上的文字這麼寫著,那些深色字體的名字,是一隻隻被放棄的生命。

 

 

 

不再流浪,仍需要時間來沖淡記憶

 

對於其他的狗狗我一直都有一份愧疚,但那無關我有沒有把他們帶走,而是身為人類我們的行為造成牠們很悲慘的命運。」問起當初選擇跳跳後,對於其他的狗狗會不會懷有愧疚,Raye這麼說著。拍攝《十二夜》,給了Raye 在最近距離觀察流浪動物們的機會,卻也因此看見流浪的命運帶給牠們無可抹滅的影響。

 

把中分接回家後,Raye 大概又花了整整一年多,才讓牠不再這麼緊戒。「牠一開始來的時候其實是很憂鬱的,也比較怕人,以前只要我打開房門或是有什麼風吹草動,牠就會很緊張地站起來。」慢慢地、一點一滴地,透過安撫與鼓勵,中分才終於比較安定些,即便有時候還是會緊張地戒備,大部分的時候能夠淡然地面對,已讓Raye覺得十分欣慰。

 

而即便是看似活潑、樂觀的跳跳,其實多少也存在過往曾經流浪、待過收容所的痕跡。「跳跳還是小狗的時候,來我們家,一開始睡覺的時候會做惡夢,到現在其實偶爾還是會做惡夢……」在Raye的眼中,平日裡驕傲猖狂、甚至會欺負中分的跳跳,其實骨子裡缺乏安全感、怕水、會護食、不喜歡別人摸牠屁股,而這也許都和牠過去在收容所的經驗有關。

 

對人比較緊戒,因為沒有辦法判斷你現在做的事情是好是壞,而這就是流浪狗的狀態。

 

雖然忙碌,還是盡可能地帶牠們出門散步、玩耍。每日早晚,在家裡附近的小公園展開「跳跳遛Raye」與「Raye遛中分」的健走行程。好奇心旺盛、橫衝直撞的跳跳與後頭慢條斯理散步的中分形成強烈對比,而Raye就這樣被夾在中間,一趟散步下來,也著實好好運動了一番。

 

 

 

砍掉重練,重新學習怎麼「養狗

 

其實我一直蠻後悔揍過跳跳,我覺得那是會讓牠有時候會不信任我的原因。

 

跳跳與中分,其實並不是 Raye第一次養狗,據Raye所言,雖然大學後一直都養貓,但從小到大家中斷斷續續都有養狗,然而,這次卻是第一次學習如何「養狗」。Raye 坦言,一開始養跳跳時,什麼都不懂,常常會不自覺用傳統打罵的方式來養狗。揍得最兇的一次,是某天工作結束後,沖完澡,正準備休息,卻看見床墊上一大攤狗尿,床墊全毀,終於能好好休息的好心情也瞬間化為烏有。

 

一怒之下,忍不住打罵了跳跳一番,卻在冷靜下來後,發現跳跳整晚都瑟縮在牆邊,用受傷的眼神看著Raye,不忍與後悔的情緒油然而生,更是發現這樣的打罵教育不僅沒有用,卻是直接地破壞狗與人之間的關係。

 

有了這樣的認知後,Raye才發現「愛狗」並不等於「會養狗」,也才開始努力學習如何「養狗」,在情緒來的當下,把事情當成笑話看來轉移憤怒,用鼓勵與引導來教狗,花時間陪伴牠們,才發現這是讓牠們學習最快的方式。

 

身為貓,菲菲總是能找到既有參與感、卻又不會任跳跳擺佈的位置。而對於跳跳來說,其實有得玩、又得吃,誰都好(大誤~

 

三貓兩犬,共享同個空間與飼主的愛

 

現在的Raye,家中有著兩隻狗和三隻貓,頑皮的跳跳總是會去追貓、想和貓玩,但貓咪畢竟也不是省油的燈,像是菲菲總是能夠找到不被跳跳打擾的地方好好休息,等到睡飽了、養足精神後,再跳到個可以逗弄跳跳、甚至揍牠兩拳的地方。「貓咪其實還是比較掌握主導權啊。」Raye笑說。

 

至於另外兩隻和跳跳水火不容的三花貓,則是安然地待在跳跳進不了工作室內生活,偶爾來到客廳,就不免和跳跳互相叫囂、甚至大打一架,波及旁邊無辜的中分。「我看過兩隻恰北北和跳跳打完架後經過中分,居然就揍他一拳,可憐的出氣包唉。」聽著Raye這生動地形容,忍不住想像起那精彩的畫面,眾人便一起笑成了一團。

 

而Raye除了扮演盡責的飼主與笑看眾犬貓打架玩耍之外,也把拍攝《十二夜》所獲得的震撼與感動轉化為動能,持續地關注流浪動物議題的發展,並且透過社群網路、影片傳遞出去。像是前陣子,Raye走訪了五間收容所進行拍攝,看著零撲殺政策上路後個收容所的積極轉型,覺得特別感慨。「蹲在那邊,員林收容所的回憶就來了,那時候真的很慘,回想起來都還是很不舒服的回憶,所以看著現在的狀況,就會覺得真的有可能改變。」Raye這麼說著,隱約還聽得出背後的期盼。

 

 

身為影像工作者,Raye分享自己的啟蒙之作,是名為《血色海灣》的紀錄片。「我剛剛有講我一直都有養狗、喜歡動物,但我覺得愛動物跟動物保護完全是兩件事情。」事實上,許多的動物受虐正是喜歡和愛造成的,而《血色海灣》正是一部讓人開始站在動物的立場,重新反思「愛」與「保護」動物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