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東南亞

梁東屏
1989 – 1998 年擔任中國時報紐約新聞中心記者、主任。1998 – 2012 年擔任中國時報駐東南亞特派員,2012 年起為亞洲週刊撰稿至今。2002 年隻身前往阿富汗採訪,獲得當年第 17 屆吳舜文新聞獎採訪報導最優獎。著有「一個人@東南亞」、「閒走@東南亞」、「說三到四@東南亞」、「搖滾—狂飆的年代」、「爛人情歌」等著作。

曾在曼谷、美國、新加坡、台灣等地長期生活,跨文化背景練就一身專業的國際新聞工作能力,也累積了深厚的歷練與滄桑。在 SOS 平台上透過群眾募資的方式,我將從資深新聞從業人員的角度、旅人的觀點,深入書寫更多與東南亞文化相關的報導與內容。
訂閱作者 追蹤作者
NT$ 3,432
本月訂閱金額

我已經開始持續書寫有關東南亞的議題,也希望有更多人認同這樣的方式、願意支持我的報導;成為訂閱者的同時,除了我所書寫的內容,你同時也可以訂閱者專屬的後台"我的SOS"看到其他作者的優質報導。

 

先說實話:其實我不太想當記者

我這人一向隨波逐流,幾乎沒有立過任何志向,唯一的例外是在文化大學(那時叫作「文化學院」)新聞系畢業時,立過此生至今唯一的志向,那就是不從事新聞工作,意志堅強到是當年第八屆畢業班中,唯一不參加跟以後就業攸關重要的實習的人。

 
原因嗎?有點曲折也頗精采,不過由於還牽涉到別人,又是自己的選擇,就暫時不說了。後來依然踏進了新聞界,還做了三十年,老實說,直到今天我還是不想做記者!
 

大頭照.1

 

 

關於媒體的興盛與墮落

我從一九九八年八月開始擔任「中國時報」駐東南亞特派員,到二零零九年「中國時報」易主,前後近十二年的時間,再加上先前擔任「中國時報」駐紐約記者的九年,這二十年可能是「中國時報」最盛的時期,也是我生命中最精華的一段時間,很幸運地,這兩者正好配合在一起,造就了我記者生涯的黃金年代。
 
「中國時報」易主之後,我還繼續工作了三年。這三年,對彼此都是浪費。我已經無法像過去一樣發揮所長,等於只是一個坐領高薪的翻譯。
 

終於「被」退休之後,轉往曼谷「世界日報」任職。這是一個連採訪組都沒有的報紙,只在網路找新聞、翻譯,然後印出來,去工作,純粹是為五斗米折腰。在「世界日報」前後兩年。前半年,是處於經常想辭職的狀態。之後主持規劃該報緬甸版,算是終有用武之地。無奈編務卻經常受到掣肘,最後竟至「只要有『翁山蘇姬』四個字的報導,都不能用」的地步。這樣的報紙,已經不是「自甘墮落」可以形容了。

 

10873537_10152873572832593_8735837901372942820_o

 
離職之後,我還繼續幫台灣、香港、新加坡的媒體、刊物撰寫專欄。現在, SOS提供了一個新穎的平台,讓新聞工作者可以透過個別讀者的資助,不受干擾地進行報導,聽起來蠻可行的,只要對自己的讀者負責,寫真正有價值的新聞內容,有何不可?我很願意參與。

 

 

誤打誤撞,長達十二年的東南亞新聞特派員經歷

為什麼會來到東南亞?其實是很偶然的事。因為《中國時報》覺得在一九九七年東南亞發生金融風暴之後,有必要派駐一位記者。
 
當初考慮的人並不是我,可是那位同事沒有興趣,我知道了之後就毛遂自薦,原因也很簡單,因為已經派駐在紐約長達十年,再加上當時感情上碰到很不愉快的事,能換個環境也不錯,就這樣來了。
 
進報社之後,我一直是派駐在美洲,因此來之前,我對東南亞真的是一無所知,唯一的印象是服兵役的時候曾經與新加坡星光部隊共處過,對於他們的「新加坡式」英文頭大如斗;另外,大學時交過一位馬來西亞的華僑女朋友,後來被她棄如敝屣。僅此而已。

 

1975142_10152268748182593_1632701930_n

2000 年赴印尼亞齊採訪游擊隊,住在當地人家中,入境便要隨俗,隨意用手抓著飯吃(要用右手),左手是大號後洗屁股用的。

 

常常有人問我生活在台灣和生活在東南亞國家最主要的差異是什麼?對我而言就是置裝費省了很多。東南亞國家大多都處於熱帶,平時一條短褲、T恤就完了。東南亞十個國家十個樣子,住在不同的地方就會有不同的差異,譬如說新加坡,日常通用的語言是英文,但是到別的國家,譬如說印尼、泰國,說起英文那就是「雞同鴨講」;又譬如說到印尼的亞齊省,那邊的回教徒生活很嚴謹,穿著短褲上街是會被罵的;如果住到緬甸,男人可能就得穿裙子(紗龍)了。

 

總之,我就這樣誤打誤撞的開始了東南亞特派員生活。在曼谷待了7年,在這之前則是在新加坡6年,待上這麼大把時間,老實說,若還不能深入了解當地的文化、政經情勢,作為一位東南亞特派,就太說不過去了。

 

 

1549333_10152272779302593_196291020_n

▲1999年在東帝汶利揆薩採訪,那時還沒有專業的數位相機,所以當時脖子上掛的是超「趴」的相機之王 leica M3,肩上還揹一台 Nikon F4 (真專業啊),當然都是底片機囉!動亂的時候,經常找不到開門營業的沖洗店,所以我每次出差都要帶沖洗底片的藥水、藥粉和瓶瓶罐罐,東帝汶最亂的時候還經常停水,常常等到水來的時候,第一件事是先沖底片而不是洗澡......

 

 

東南亞議題為什麼重要?

在台灣,多數人都認為東南亞局勢不明且難以捉摸,而比起其他地區的國際新聞,東南亞相關的議題和版面也少上許多,且大多倚賴外電,這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我認為東南亞議題對鄰近的台灣來說,可以借鏡也能作為參考,有其無可取代的重要性。
 
我自已的書寫內容一向很廣,政治、經濟、社會...都寫,又在誤打誤撞的情況下成了前中時的東南亞特派,待上了好一大段時間,既然沒人又寫(主流媒體又不太願意給版面),那麼,乾脆就讓我當成各位讀者觀察東南亞局勢的一隻眼睛。

 

10340169_10152364926152593_2335100587150214276_n

▲這是一九九九年在雅加達街頭的印尼紅衫軍鬥爭派民主黨群眾,印尼的示威很猛很專業,相較之下,泰國的紅衫軍可就溫和多了。

 

 

如果訂閱我進行《一個人@東南亞》的長期專題,除了特別方案外,你將會有以下的回饋:

 

 每星期在SOS平台閱讀我所書寫的至少一篇有關東南亞國家的新聞、評論,我同時也會不定期發表(每月一至二篇)新聞採訪背後的故事,因為你的訂閱,我能夠更專注於我的寫作,讓每位讀者看到更精采的報導。

 

 「江南命案的迷思」書稿連載

發生在一九八四年的「江南命案」對台灣後來的民主走向造成很大影響。但至今為止,還有許多迷團未解,包括江南究竟因何引致殺機?最高層涉入者為何人?為何最後選擇「竹聯幫」殺手....等等,「江南命案的迷思」都會為讀者解惑。

 

 美國「竹聯幫大審」書稿連載

一九八六年,包括張安樂(白狼)、陳志一(黃鳥)..竹聯幫成員涉及販毒案在美國被捕、受審,但其中有許多不為外人所知內幕,甚至整個案件都是美國聯邦設局陷人入罪。「竹聯幫大審」將會一一抽絲剝繭,回復全案原貌。

 

 

如果有最新的動態和更新,都會發佈在這裡!
  • 許美蘭

    你好

    請問,梁東屏的寫作內容是否也會鎖定在東南亞的勞動權益(例如外勞)上呢?

  • 何佳歡

    很期待東屏大哥的內容,很棒的媒體運作模式,預祝新書大賣!

  • 楊樺

    有個性的男人,有厚度的文章,很期待

  • 梁東屏

    @楊樺

    謝謝!

  • 梁東屏

    @美蘭
    我書寫的領域以東南亞為主,政治、經濟、文化、旅遊都涉獵,東南亞的勞動權益也是個值得深入的題目,但還未確定。

  • 梁東屏

    @Jean Liao

    SOS的運作方式很特別,我的文章發佈在後台後,如過資助者喜歡,是可以分享到社群媒體上的;不過社群上的讀者只能看到「被分享的這一篇文章」,是個很有意思的機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