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小孩的話:小夜老師的塗鴉課

小夜老師
2011年成立Amber House藝術工作室,因為一位亞斯伯格症的小朋友而開始。這也帶來/補充另一種看待教育的視角。我認為藝術可以代謝情緒,無論是年紀大小。在教育現場,我比較常做的工作不是教他們如何畫,其實比較像翻譯,幫小孩翻譯或是翻譯大人的話給小孩聽。
訂閱作者

 

我是一個不聽話的畫畫老師

 

我是一個畫畫老師,從小到大都沒有拿過跟美術相關的獎狀,但還是很喜歡畫畫。雖然我媽想讓我變成「小時了了」的小孩才送我去學畫畫,但是我都不喜歡。例如:

 

 

我喜歡畫美麗長睫毛的女生,我不喜歡石膏像;

我喜歡鉛筆,但我不喜歡素描;

我喜歡畫我自己想畫的東西,我不喜歡被規定;

我喜歡塗鴉,我沒有想要完成一件完整的作品。

 

 

所以長大之後,希望自己不要成為一個只想要教、不想要聽的老師。我和幾位夥伴成立了Amber House藝術工作室,用藝術感受、聆聽孩子的真實心聲。

 

 

塗鴉的故事性

 

真正的高手是無論何時何地、各種媒材,他都可以信手捻來;一張小小的塗鴉創作,卻非常有味道。我很愛收集孩子的塗鴉,因為這比較貼近孩子真正要傳達的感覺,哪怕只有一條線,那也有她賦予的意義。所以,我有一整面牆來收集這些看起來隨時會被當作垃圾丟棄的小故事。

 

小朋友的塗鴉們

小朋友的塗鴉,上面都是孩子的珍貴創作

 

 

透過塗鴉,認識孩子的內心世界

 

隨著塗鴉故事的累積,我被賦予的權限就越多,跟打怪練經驗值一樣,每次當我在這些小小的塗鴉故事所發掘到的家庭事件之後,我跟孩子之間的團體默契也開始建立,他們會告訴我更多的故事,時間一久,我就成了家長與孩子之間的翻譯。

 

在翻譯的過程中,難免也會有衝突,因為我們都忘了自己曾經也是孩子,不應該執著於「好父母」的角色。我們應該跟斷開鎖鏈,或跟海濤法師一樣勇敢的說:「假的!」。教育現場的衝突往往都是因為不夠理解孩子,或單純把他們的行為當成無理取鬧。希望可以透過閱讀與交流,幫助家長與老師打開心胸、做好情緒調節,更能靜下心來思考問題。

 

 

透過實體活動,持續理解與溝通

 

文字雖然方便傳播,但它終究還是有距離的。我相信理解與溝通都需要以不同的方式來維持,例如實體活動、線上交流等。你也可以選擇不同的方案,讓小夜老師擔任小孩的口譯員,認識每個孩子內心的不同想像。

 

 

更新頻率:

 

一個月2次,約600-800字。聽小夜老師說故事,分享孩子的想法。

 

 

回饋方案簡介:

 

聽小孩的話──每月訂閱小夜老師的文章,從小孩的各種創作與互動中,認識他們真正的想法。

 

聽老師的話──如果你有很多想法、疑問需要討論,可以親自到Amber house藝術工作室和小夜老師聊聊。為確保課程品質,我們將安排一對一的諮商交流,每次的課程長度約一小時。預約後將由專人安排課程時間,若有任何疑問都可以隨時提出。

 

小夜老師

如果有最新的動態和更新,都會發佈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