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都只是常識

鄭立
鄭立,網名Cheng Lap、九龍帝國、無想流流星拳,尊稱C大、鄭夫子,香港理工大學電子計算學系學士、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與公眾史學碩士,政治評論家、專欄作者、遊戲開發者,曾在任教中學數學,代表作品為遊戲《民國無雙》、《中山立志傳》及政治隨筆集《有沒有XX的八卦》等;其參與製作的手機遊戲《光輝歲月》亦已推出。
訂閱作者 追蹤作者
NT$ 12,152
本月訂閱金額

 什麼東西是「常識」?

 

不論是看起來比較嚴肅的論述、與時事議題有關的短文,或是PTT的文章和各處各處的專欄,其實,我所寫的都只是「常識」。

 

它們並不困難,只要多花點時間動腦即可理解。它們不是一種提倡,也並非鼓吹任何政治色彩與意識形態,而是很單純的站在一個市民、公民與普通人的立場,解讀身邊看似複雜的政治局勢。只要是一個為自己的利益與生計著想的人,應該都知道怎麼做才是最好。所以我稱它為「常識」,例如「為何會有中國」、「為何我們需要自己的國家」等等。攸關一個人切身問題的,都是應該具備的「常識」。

 

鄭立 SOS

 

「沉默的多數」未必有「常識」

 

不少人都喜歡說自己是大多數,或者自己才是受到廣泛支持之類的吧?

 

最常見的一種說法是,說自己是沉默的大多數。當然有些說法是自稱代表了十三億人民甚麼的,總之,在我們的社會氣氛下,我們都很在意自己的意見要是主流、多數的,否則就很容易會不安。而很幸運(或不幸的),我很確定自己的主張是少數派,我並不認為這世界上大部分人的理念跟我相似。

 

壞處是,當「少數派」其實是件很麻煩的事情,自居主流或正確無疑的人,會找辦法將你歸類,非友即敵,非黑即白,他看你的時候多數心裡會想,你是「這邊的」還是「另一邊的」,因為你如果是他一邊的,能令他們覺得自己的多數更像是多數,如果你不是他那邊的,他就打算直接收起他的耳朵或者你說甚麼他都要反對。要他們接受這世界上存在很多人,既不像他們也不像他們的仇敵,是很困難的事情。

 

好處是我不用論證或欺騙大家,要大家相信我代表了大部分人,減少了很多時間的浪費,可以想更多別的事情,或者不用受甚麼陣營派別之類的掣肘,例如「不覺得XXXX的人不能算是XX派」這種話對我完全不管用,那我就可以想甚麼就說甚麼了。

 

當少數派最大的好處,就是有言論自由,那實在太好了。

 

 

我會用「常識」談那些問題?

 

我寫的東西都會是一些大家爭論了很久,經常被問或者經常自問的問題。我不喜歡把事情很簡單的肯定或否定,而我會盡可能的解構事情。而範圍將會圍繞著兩岸四地,特別是中國、臺灣、香港和澳門的關係。我並不介意觸及一些不少讀者會覺得很敏感的問題,例如臺灣為何不是獨立國家呢?如何穩固中港臺的人的基本人權?要如何面對中國那不可定的未來,會帶來經濟、政治和主權上的種種疑問?

 

我給的答案未必是你們滿意的,但至少可以是一個好的思考出發點。使大家更實際的去探討每一件事,這比起口號應該有用多了。

 

至於文章發佈的頻率,一個月至少兩篇,只會更多,不能更少。

 

 

關於回饋與其他

 

 

鄭立的「這些都只是常識」問卦中心成立
2017-03-22
鄭立的「這些都只是常識」問卦中心已經成立了!當然,這樣的服務僅提供給訂閱「這些都只是常識」線上閱讀+問卦及更高資費的朋友。若有可能,也會將某些提問的回覆過程改寫,發布在「這些都只是常識」專案中。
 
歡迎您加入「這些都只是常識」問卦中心,若還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請隨時聯繫客服人員。SOSreader將有專人為您解答,謝謝!
 
客服聯絡信箱:
sosreaders@gmail.com
 
 
  • Yu Wei Lin

    C大你好
    我看完了你的否定《中英聲明》:中國的天子文明世界觀文章
    你說老共會鑽條約上所謂的漏洞
    但是難道西方人自己也不會有所謂的鑽漏洞嗎!?
    雖然我認為這種鑽漏洞的事情無論中外人性皆然
    差別在於背後的價值觀體系
    倘若老共那邊的中國人背後價格觀是來自你所謂的「一切天子說了算」
    那麼同樣都是在鑽漏洞,西方人背後的價格觀又是來自何處?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