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好詩:一萬首詩的旅程

許赫
許赫,2012年離開上班族的工作,到台北藝文工會申請勞健保,填寫職業欄的時候,特地問了承辦人員,這個欄位通常填什麼。承辦的阿姨說:「你做什麼就填什麼,有人填畫家,有人填舞台劇演員,有人填編劇,很多。」於是許赫填了「詩人」。承辦阿姨特別確認了詩人怎麼生活,然後就加保了,所以有一段時間許赫的勞健保文件職業欄上,寫的是,詩人。
訂閱作者
$1,656
本月可獲得

 

讓詩成為生活的一部份

 

告別好詩已經進行三年了,已經寫了一千首詩。我想下一步就是一萬首詩。為什麼要寫很多詩呢?蘇東坡一輩子寫了兩千八百多首詩,杜甫一輩子寫了三千兩百多首詩,我想詩人是把寫詩當成呼吸一樣自然的事,才能完成這麼多作品。我覺得「告別好詩」的態度是讓寫詩成為生活的一部份,所以我想用五年寫一萬首詩來完成這件事。

 

 

什麼是「告別好詩」

 

我認為詩是一種表達的形式,詩可以承載任何的內容,內容是真實給人感受的,詩這個形式只是載體。比如一只杯子,裝什麼都是拿來喝的,我們喝水喝果汁喝牛奶喝汽水可樂喝茶喝啤酒紅酒威士忌。有10個25元的紙杯,有1只120元的啤酒杯,有1套百萬元的茶具。杯有藝術成就高低之分,但是,杯子都是用來喝的,喝什麼,才讓人有直接的感受與體會。



所以詩也可以有聖俗之分,有追求藝術價值的詩,就是現在說的:一首好詩,一首文學價值很高的詩。那麼也可以有普通的詩,寫給親朋好友看的詩,寫來表達今天發生什麼鳥事的詩,這些應該也要是詩,而非:分行的文字。

 

告別好詩

《原來女孩不想嫁給阿北》,許赫詩集。告別好詩的起點。

 

 

寫了一萬首詩,然後勒?

 

很久以前,我跟一群朋友曾鼓吹「詩的公共化」。我們認為詩應該也是一種具公共性的文化財,可以完全開放給需要的人。不管他們要貼在臉書,還是印在衣服上拿去賣,通通都可以。我們相信透過「詩的公共化」可以拋磚引玉、用詩歌刺激詩歌。所以這一萬首詩都將完全開放授權,不再屬於許赫的作品,而是與全世界共享。

 

 

更新頻率

 

每週發表40首詩,預計5年完成1萬首詩的旅程。在這段旅程中,除了可以讓大家讀詩,還會有其它的回饋或參與方式。

 

 

回饋方式簡介

 

  • 每月30元,一個下載app的概念,其實只為打賞這麼有趣的詩人。

 

 

  • 一次600元,許赫親自開車帶你閒逛。沿途兜風喇賽,最後寫一首詩給你。

 

  • 一次800元,從許赫經營的獨立書店「心波力幸福書房」出發,一起逛淡水、認識重建街與地方文史故事。

 

  • 每月1000元,支持台灣出版業及獨立書店,讓許赫每月到全台各地的書店選一本詩集送你。

 

  • 一次1600元,專業顧問(認真的)。許赫除了寫詩,也是文化部文創專案辦公室陪伴計劃顧問、輔仁大學藝術與文化創意學程講師、清華大學中文系月涵學堂講師。曾在英業達、中國石油、勞動部等單位策劃故事撰寫訓練。舉凡文創、創業、故事撰寫等專業課程都可以和許赫聊聊。一人以上成行。

 

告別好詩

 

圖片提供:許赫

塗鴉:許赫的兒子小牛

如果有最新的動態和更新,都會發佈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