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寫可以不要寫」的寫作課

廖瞇
曾任毛毛蟲兒童哲學基金會編輯、《人本教育札記》採訪編輯。2013年移居臺東鹿野,現在一邊做拓繪、一邊在偏鄉小學帶領寫作課,一邊幫農。著有詩集《沒用的東西》,黑眼睛文化出版。
訂閱作者 追蹤作者
NT$ 2,280
本月訂閱金額

 

寫,不是為了越寫越好。

 

這個專題並不是想告訴大家如何帶小孩寫出漂亮的東西,而是想跟大家分享──我以一個「寫作者」、「讀者」的身分來陪小孩寫作時,有了什麼樣的發現與思考,並邀請大家一起進行一場關於作文教育與寫作的思辨。

 

 

寫作很痛苦?

 

SOS的編輯說要寫計畫簡介。嗯,要簡介有點困難,因為我想透過這個書寫計畫來面對與處理的事情太多了。那麼,先簡單講幾個故事好了。

 

  • 2013年,我搬到台東鹿野,因緣際會下開始了小學裡的社團寫作課。剛開始只要一提到寫,小孩們都很痛苦。不過,痛苦歸痛苦,小孩一邊露出痛苦的表情,還是一邊認份的拿起筆,問要寫幾個字。老實說,我還真沒想過寫幾個字這種問題,於是隨便說了個數字:「300?」「吼……」「200?」「吼……」「100?」「吼……」「不要寫好了!」「耶……」

 

當然最後小孩們還是寫了。然後,像是算數學一樣,幾乎每個小孩都在自己的紙上作滿了註記,1234567……共145個字,之類的。

 

  • 「老師,這樣寫可以嗎?」這個問題是除了問字數之外,小孩最常問的問題。

    02一開始寫的時候,小孩總是會問要寫幾個字

小朋友認真把字數算完才交稿。圖片提供:廖瞇。    

 

我發現大部分的小孩都不愛寫。但是,小孩為什麼不愛寫呢?他們總是說寫字手很痠,那麼畫畫呢?他們很愛畫畫,畫畫手不痠嗎?

 

同樣都是用手做的事,畫畫喜歡,寫字不喜歡,到底是為什麼呢?還有,小孩真的是不喜歡「寫」嗎?還是只是不喜歡「作文」呢?

 

 

不想寫可以不要寫

 

隨著我與小孩相處的時間漸漸拉長,前面問的那些問題,我慢慢的有了一些想法,也有了一些做法。想法很紛雜,做法有很多,但我最主要的態度是──

 

  1. 以一個「寫作者」的身分,以一個「讀者」的身分,陪小孩寫。
  2. 不想寫可以不要寫。

 

03自然生態寫作-1

 

參與自然生態寫作的小朋友。圖片提供:廖瞇。

 

嗯……我終於要講這個系列書寫的重點了。這是一個從寫作課衍生而來的書寫計畫。我正在試著在學校課程中,不以老師的身分,而是以寫作者的身分,以一個讀者的身份,陪小孩寫。所以,我不會修改小孩的文字,然後,我想知道當我跟小孩說「不想寫可以不要寫」,對他們到底會產生什麼影響?小孩會不會真的就都不寫了;還是,因為寫作這件事的權力回到自己手中,小孩反而因此可能愛上寫作?

 

 

寫,不是為了越寫越好

 

這是書寫計畫的目的之一:長時間觀察與記錄每個小孩的狀況。「長時間」很重要,因為「不想寫可以不要寫」,不會一次兩次就發生影響。「每個小孩」也很重要,因為這個小孩是這樣的結果,另一個小孩可能又是另一種結果。

 

而這個書寫計畫的目的之二是,跟陪在小孩身邊的大人們分享與討論:

 

  1. 寫作課如果不是為了越寫越好,那是為了什麼?
  2. 「陪小孩寫作」的哲學觀
  3. 「陪小孩寫作」的「陪」是什麼意思?「陪」是什麼都不用做嗎?

 

除了透過系列書寫慢慢思考與爬梳關於「陪小孩寫作」,我也希望透過這個專欄跟陪在小孩身邊的大人們有一些互動。我一直認為對小孩最有影響的,不是讓他去上什麼什麼課,而是陪在他身邊的大人,自己就能陪伴小孩做些什麼,特別是「寫作」這件事。

 

因為,寫作並不是一種技能;寫作是一個人表達自己的能力。所以,本來不該存在著「不喜歡寫」這件事,但這件事因為人們對作文的迷思,而存在了。

 

 

讓小孩擁有讀者

 

最後的最後,我想邀請你一起來當小孩作品的讀者。你的回饋會讓小孩不再覺得自己寫的東西是給大人的功課,他會發現自己的文字真的有人讀,真的有在跟誰說話。

 

擁有讀者,是我認為促使一個作者繼續寫下去的動機之一;我認為只有將小孩視為獨立的創作者,而不是作文的機器,小孩才有可能真正喜歡上寫作。這是這系列書寫的最後一個希望。

 

 

寫滿一年後:當大人也來上寫作課?

 

【不想寫可以不要寫】寫滿一年了。在接下來的這一年,專欄內容不只談小孩的寫作,還會有一些我對寫作的思考。

 

下半年我會開始著手大人的寫作課。著手的意思是會開始準備,但開不開得成就順其自然。這個課程想邀請大家,重新檢視「文字」這個從小陪伴我們到大的工具──我們想寫卻寫不清楚是為什麼?有什麼方法可以幫助我把內心的東西表達清楚?這是我在大人的寫作課中,想要陪大家做的事。

 

如果課開成了,關於大人寫作工作坊的思考記錄,我也會發表在這裡跟大家分享,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發落。

 

──廖瞇.20170529

 

 


刊頭圖片提供:廖瞇

2018「不想寫」的第一篇文章,要登入才能看到全文喔!
2018-01-09

2018「不想寫可以不要寫」的第一篇文章,訂閱者要登入才能看到全文喔!這篇文章鎖定閱讀權限,其實只是一個協助大家確認自己訂閱狀態的手段(如果你以為自己有訂閱卻看不到全文,就代表你的訂閱已經到期,或根本沒有訂XD)。
 
不過我還是覺得這類文章應該開放閱讀權限,以便流通討論,所以如果沒錢訂閱但又真的很想讀的人,請不用擔心,過一段時間後我會開放這篇文章的權限。
 
但是,如果有能力也有意願支持這個專欄的朋友,歡迎訂閱,一個月60元,差不多是一個便當錢。老實說,我自己目標中的訂閱人數是在100人,這樣算起來一個字差不多有一塊錢的稿費。但我也不知道我的文章有沒有這樣的價值,目前的訂閱人數是41人。
 
 
〈如果作業不只是「必須完成的東西」〉
 
發現或接近答案的過程,那才是作業之所以有趣的地方。但是,我們從小的作業和考試,重視的不是過程,要求的是正確答案。
 
https://sosreader.com/mi-homework/
 

「不想寫可以不要寫」的寫作課分享會
2017-03-23

 

時間:4/14(五)19:30
地點:黑眼睛593 STUDIO 台北市林森北路5巷9號3樓
費用:150元/人
報名方式:線上報名/付款

(捷運善導寺站1號出口,可提前半小時入場)


〈教小孩寫作〉

其實沒有教這回事
他想大便的時候
自己就會大便

小孩沒有大便
可能是
有大便但是大不出來
也可能是
真的沒有大便



可是,「我怎麼知道小孩究竟是不想大便?還是大不出來呢?」
這就是我們分享會裡會討論到的,這就是分享會的用意。
要不然,一首詩就可以講完的東西,何必要辦分享會呢?

說了很久,終於要在臺北辦分享會了。
歡迎想要陪伴小孩寫作,或是本身就對寫作有興趣的人來;
儘管帶問題來,雖然我不一定都回答得出來。

 

 

給「不想寫可以不要寫」的讀者
2016-09-05

「不想寫可以不要寫」寫了也四個月了,這對我來說是特別的寫作經驗。為什麼說特別呢?因為它有目的性卻又沒有目的性,它有目標讀者卻但好像又沒那麼重要。我這麼說並不是說讀者不重要,讀者當然重要,但是寫著寫著,我發現我最終訴說的對象還是我自己。

 

在書寫的過程中,我不斷地思考著自己的思考;看起來好像相同的一件事情,卻沒有理所當然的答案。所以包括「不想寫可以不要寫」這個東西,雖然我一開始標題就這麼訂了,但是在引號的後面其實還存在著一個問號。

 

有朋友說這系列文章有點像是我在跟自己說話,讀著文章像是在看我的思辨過程,所以他得把文章再翻譯過,或是用他自己的想法把文章中提到的東西再想過一遍。所以每當我問他有什麼想要討論的嗎?他總是說他在消化。

 

這是我心目中理想的讀者(雖然說作者不能挑讀者XD)。從他的回饋中,我似乎更能確定我的文章不是那種告訴你該怎麼做,或是怎麼做會更好的東西,而是我把我的思考過程跟你分享,然後如果這對你來說也重要的話,你也可以一起來想一想。

 

所以有時候,文章總是不知不覺地寫長了,但是沒辦法,不寫那麼長沒辦法好好地想清楚,所以非常感謝,耐心閱讀的每個認識或不認識的朋友。

 

「不想寫」接下來寫作的速度可能會變慢,但原則上希望能維持兩週更新一次。定時更新除了是為了訂閱支持的朋友,其實更是為了自己。我最前面說的,好像有目標讀者但又沒有那麼重要就是這個意思,因為「不想寫」其實還是為了自己寫的,為了自己持續的記錄與思考。

 

最近在看一齣日劇,其中有一段對白:「想要造船的話,不是教給他造船的種種方法,而是應該喚起他們對遼闊大海的渴望。」聽到的時候我就忍不住想到「不想寫可以不要寫」。但是我這麼說並不是說,怎麼造船不重要、寫法不重要,不是;而是在那些東西之前,有個更重要的東西,就是「想要」;一旦想要,什麼方法啊的那些東西,想要的那個人就會隨著自己的需要,慢慢地找到自己的方法。但真的是這樣嗎?這是我想要繼續印證或思考的事。

 

「不想寫」並不是什麼寫作寶典,或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更沒有對價關係;但你的訂閱能讓我知道又多一個人支持和認同,並且能讓我更放心地花時間心力記錄與思考。


總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