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哈洛在1930~1950年代的美國做了一系列關於恆河猴的實驗,想要「破解」母愛的祕密。

 

最開始的一組實驗,是把剛出生的恆河猴抱走,交給一對「代理猴媽媽」,其中一隻是「有奶但沒毛的鐵絲媽媽」,另外一隻是「有毛但沒奶的媽媽」。哈洛觀察小猴子在「鐵媽媽」跟「毛媽媽」身上待的時間,發現小猴子會跑去鐵媽媽那喝奶,但大多數時間會待在毛媽媽身上。

 

於是他認為他抓到了一個關鍵:媽媽還是毛的好。

 

為了證實他的假設,他把一個會發出恐怖聲響的小機器放進籠子裡,發現被驚嚇的小猴子會立刻飛奔到毛媽媽身上。再來,他把小猴子丟進一個陌生的情境之中(紀錄片裡看起來真的很像用「丟」的Orz),看小猴子在「有毛媽媽」跟「沒有毛媽媽」時有何不同。他發現小猴子在有毛媽媽時會把毛媽媽當成「安全基地」,出去探索一下再回來,再出去探索一下再回來;但沒有毛媽媽在時,小猴子會顯得無精打采,甚至有自殘的行為。

 

恆河猴, 心理實驗, 盧駿逸

小猴子抱住毛媽媽;左邊是鐵媽媽;靠近鏡頭的不明物體是會發出恐怖聲音的機器。
取自影片:Harlow’s Studies on Dependency in Monkeys

 

於是哈洛下了一個結論:即使是假的毛媽媽(不是被惹毛的媽媽),仍然可以給孩子足夠的「母愛」。

 

這個結論當然得罪了在家裡辛苦奉獻養兒育女做牛做馬把屎把尿的媽媽們,現在誰敢公開講這種話,email裡一定立刻收到很多死亡威脅信件,網路上隨即出現很多戰文。但那是1930~1950年代的美國,距離1966年Bobbi Gibb混進波士頓馬拉松引起主辦單位「女生跑馬拉松,我都不會教小孩了」的擔憂,還有16年以上,而那些掌握了資源與話語權的男人們大概從來就不覺得母愛跟母職有什麼了不起。哈洛的首任妻子是一個IQ150的心理學家,結婚之後也是放棄研究生涯辭職養兒育女去了。

 

他在1958年發表的那篇名噪一時的論文〈The Nature of Love〉,開頭就說「愛超炫超棒(以下省略十數字)…..,but(重要的來了),不管我們個人的感覺為何,我們心理學家的工作就是要去分析人類及動物的行為各方面的組成變數。」

 

而在哥倫比亞電視台為他拍攝的紀錄片中,主持人問他:「這(恆河猴依附假媽媽的行動)真的是愛嗎?」

 

哈洛回答:「什麼是愛?就是安全感。當小孩感覺到被威脅時往媽媽跑去,恐懼被安全感取代,這就是愛啊!」

 

盧駿逸

要抱抱就是需要愛啊!盧駿逸及盧果提供

 

首先,哈洛(以及他的徒弟)想要把「母愛」這個一般來說有點「神聖不可侵犯」的概念,定義成「只要對嬰兒做某些行為,嬰兒就等同於擁有母愛」,接著他們把後者拆解成一個(或數個)可分析、可操控、可複製的行為。中間雖然發生了一些麻煩,譬如說經過哈洛實驗的恆河猴一度無法跟其他猴子社交、交配、生養下一代,但他的徒弟Leonard Rosenblum繼承了他的概念,繼續開展研究,終於成功讓經過實驗的猴子能夠社交、交配跟生養下一代。

 

最後,Rosenblum宣布他成功破解了「母愛」的「組成變數」,那就是:touch(觸摸)、motion(搖到外婆橋)、play(陪嬰兒玩耍)。

 

Rosenblum說:「只要你能提供這些,你就已經提供了大多數的需求。」他又說:「令人驚訝的是,我們的神經系統只需要這些就能感到穩定。」

 

無論如何,哈洛跟他的徒弟們給了我們一組「愛的公式」,照著這個公式去做,我們就可以得到「健全的人」,像是:

 

 

在工作坊裡講到這張投影片的時候,媽媽們目露兇光都快把背包裡的刀子拿出來(爸爸就相對冷靜得多)。

 

經過我不斷切割「這是Rosenblum說的不是我說的真的啦不是我說的」,媽媽們終於冷靜下來之後,我出其不意亮出鐵拳:「可是這就是母職外包跟母職商品化(袋鼠爺爺奶奶、保姆、托育、幼稚園)耶,你們不是多多少少都期待媽媽機器人問世,於是你可以去實踐自己的人生嗎?」

 

有的時候,我會建議孩子的主要照顧者多多少少相信這個公式,那可以讓照顧者在挫敗跟壓力下稍稍放過自己:只要做到這些,孩子就可以長成「健全的人」,多麼令人寬心,Good enough。另一方面,對於那些被命運虧待而擁有的太少的孩子,如果有一個人——哪怕是機器人——能夠給出足夠的「母愛」,讓他能夠長成「健全的人」,我們又有什麼好去抱怨、去否定的呢。

 

但當你仍有餘裕的時候,當你不在自責或挫敗的心境裡時,我會建議你不必去跟隨哈洛的方向感。你不必將你和孩子的關係代入一個愛的公式裡。

 

在你的孩子仰頭對你笑而你神魂顛倒的時刻,在孩子臥病在床而你每半小時就醒來量一次體溫的長夜,你們的愛是這樣編織而成的。如果你在你和孩子的關係上「咬一口」,並且細細品嚐它,我想那必然遠遠超過哈洛(及其弟子)所說的那三種味道。

 

大多時候,我想你可以別管哈洛的愛、別管(也不必去否定)這世間還有其他幾種愛,你和你的孩子的愛,畢竟有獨一無二的滋味。

 

盧駿逸, 盧果

要相信獨一無二的愛……聽說要控制手指肌肉這動作教很久(爆)。盧駿逸及盧果提供

 


更多【好孩子權力故事】

盧駿逸, 教育現場, 好孩子權力故事

編輯:宅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