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優質華文媒體「亞洲週刊」選出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為2016年度風雲人物。「亞洲週刊」將杜特蒂形容為「或許是亞洲第一個找到『親華不拒美』又能在『獨立自主外交』政策有所作為,同時尋求與美國對立的中國及俄羅斯建立更為緊密關係,為東亞地區的未來提點出另種方向的亞洲領導人。」

 

「亞洲週刊」在推介文章中指出,「杜特蒂在短短期間內把宿敵中國變成朋友,不僅改變中菲因南海紛爭造成的緊張局勢,更顛覆美國『亞洲再平衡』的南海布局。他訪問北京時宣布菲律賓與美國『分道揚鑣』,未來將與中國建立緊密關係。這個『親華疏美』政策,逆轉了菲律賓過去全面親美的路線,拒絕繼續受美國利用,不再挑釁中國,因此改變亞洲均衡局勢。杜特蒂訪華後,亞洲更多領導人像他一樣選擇走獨立自主路線,世界秩序正在逐漸拋棄『美國是全球和平和繁榮的唯一保護者』的觀點。他的行為影響深遠,是本年度亞洲的風雲人物。」

 

「亞洲週刊」對杜特蒂的評價甚為中肯、切近事實。杜特蒂的出現,確實在一夕之間翻轉亞洲的政治生態,而且看起來,是符合亞洲應該有的政治生態,亦即中國在區域內確實已經是不可忽視,同時是持續崛起的力量。而美國,作為在太平洋另一端的霸權,長久以來對亞洲事務頤指氣使的時代,應該已經開始逐漸走向式微。

 

從這個角度來說,杜特蒂絕非許多人眼中的「狂人」。他的言行、作為也許駭人聽聞,譬如說他敢對美國嗆聲,甚至對美國總統歐巴馬用極粗俗的惡言相向,這些作法固然極不合外交儀節,但如果暫時把他的「粗俗用語」放一邊,難道他說出的事情不是事實、沒有道理嗎?

 

杜特蒂

 Photo source : wikipedia CC by Public Domain

 

被稱做「牛仔總統」的杜特蒂於2016年6月底上任。幾乎是一上任,杜特蒂令人驚駭的語言及行動一直不斷,他多次在公開演講中都以強烈措辭直批美國,指稱美國所作所為讓菲律賓失望,他要重新調整外交政策,要跟美國「決裂」,轉向俄羅斯和中國購買武器,更口無遮攔要美國總統歐巴馬「你下地獄去吧」。

 

杜特蒂也曾放言,美國和菲律賓的軍事合作,著眼點都是美國的利益,對於菲國真正需要的武器,美國都不肯放行。他說,「如果你(美國)不肯賣武器,我就去找俄羅斯,俄羅斯說『不用擔心,你要的我們都有,我們會給你。』中國也一樣,他們說『來簽字』就可以了,什麼都給你送去。」

 

所以,杜特蒂對美國嗆聲,是因為美國對菲律賓只有指手劃腳,並未真正關心菲律賓的利益與需求。

 

美國曾經是菲律賓的宗主國,雙方關係一向緊密。美菲在安保方面有3個非常重要的協議:

 

  1. 1951年簽署的「共同防禦條約」。
  2. 1998年簽署的「部隊互訪協議」。
  3. 2014年簽署的「加強防務合作協議」,這些協議目前都還有效。

 

菲律賓的歷屆總統相對上都較親美,前任總統艾逵諾三世執政6年期間,外交政策更是向美國一面倒,他在任內不但和美國簽署了前述「加強防衛合作協議」,允許美國在菲國領土上部署人員和艦機,並向美軍開放靠近南中國海的軍事基地。菲律賓也成為美國「亞洲再平衡」戰略中的重要橋頭堡。

 

然而杜特蒂上任之後卻讓人跌破眼鏡,不但刻意拉開與美國的距離,同時頻頻向中國示好。有評論者指出,很可能是因為美國對杜特蒂在國內推動的反毒行動指手劃腳,引起杜特蒂反彈。

 

這個說法,恐怕過於簡化也看低了杜特蒂這個人。事實上,杜特蒂在進行選戰時,就已經表明他當選後「不會當美國跟班」的立場,也直言雖然國際仲裁法庭在南海問題上的判決有利於菲律賓,但他不會以此相逼,反而會在南海問題上與中國採取「協商」的態度。

 

換句話說,杜特蒂處於美國、中國這兩大強國之間,他自有一套評估以及處理的邏輯,絕不是一時興起或意氣用事。

 

杜特蒂向中國傾斜,應該是他看清了中國是區域中力量持續上昇的強權,而美國雖然還是超級強國,但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以來,美國在亞洲的力量確實已經趨於式微,否則,幹嘛要搞什麼「亞洲再平衡」呢?

 

當然,美菲關係也不會因為杜特蒂的「調整」而一夕之間崩盤,但開始改變恐怕已無法逆轉,美國顯然已無法再從菲律賓獲得以往那種戰略配合及外交支持,菲美關係勢將進入另一種新常態。同樣的,菲中關係也會進入另一種狀態。

 

香港嶺南大學亞太研究中心主任張寶輝就在接受「彭博社」訪問時指出,「杜特蒂的外交政策可能顯著改變本區域的地緣戰略形勢,使得中國與美國相比之下,處於較具優勢的地位。」

 

總之,美國恐怕作夢也沒想到,怎麼憑空就掉下一個處處跟他們作對的人。另一方面,中國恐怕也喜出望外,怎麼憑空就掉下一位意想不到的「朋友」。

 

所以,杜特蒂如果真扭轉一向親美的外交政策,倒向中國、俄羅斯,也絕不該令人意外。因為,這是他真心認為對菲律賓有利的作法。

 

「美國之音」就曾經有分析報導指出,杜特蒂正在調整外交政策,即與美國保持距離,而拉近中國和俄羅斯的關係,因為此舉可能為這個發展中的東南亞國家帶來大量援助。

 

相對來說,美國在區域問題上有求於菲律賓的地方較多,面對杜特蒂的砲口,也只能冷處裡了。

 

事實上,美國政府援助單位日前延遲對菲援助協定進行投票表決,杜特蒂一怒之下,再度宣稱要取消「部隊互訪協議」,美國政府就立刻公開表示,他們還是會和杜特蒂合作,解決他所關心的事。可見杜特蒂完全明白自己在棋盤上的角色。

 

杜特蒂最引人非議的,莫過於他上任之後所採取的雷厲風行掃毒行動,由於手段惹議,引起國際社會相當多的批評,但他的強勢作風在國內卻大受好評,聲望也達到可能會讓所有政治人物羨慕的高度。

 

杜特蒂去年7月1日上任,至今剛剛過半年。他在參加總統大選時就信誓旦旦指出,他將在6個月內整頓菲律賓的治安,而且以掃毒為首要手段。他最後以高票當選,跟這張「政治支票」有很大關聯。

 

那麼,他的這張「政治支票」兌現了嗎?

 

杜特蒂的掃毒手段牽涉到「法外施刑」,確實引人非議,特別是西方國家對他撻伐甚力,只不過他無視於這些批評,甚至不惜與美國、聯合國撕破臉,執意進行嚴厲的掃毒行動。

 

現在半年過去了,根據菲律賓警方的最新數據顯示,從7月1日到12月31日的6個月期間,警方在代號「雙槍管」計劃下共執行了40371次掃毒行動,除了2167人因拒捕而遭擊斃,還有將近4000人被「不明身份者」處決,另有43114名可疑毒販與吸毒者被逮捕,警方則損失了21名警員、61名警員受傷。

 

警方也進行了「敲門勸導」行動,探訪了全國近600萬戶家庭,促成7萬5000名毒販自首,93萬2237名吸毒者尋求戒毒,總計超過100萬人。根據菲律賓政府的計劃,自首的人有的受警方、衛生當局和地方當局的監視,有的送入戒毒所改造。

 

同一時間內,菲律賓全國犯罪率同比下降了百分之三十二。

 

從任何角度來看,這些數字都讓人印象深刻,也解釋了為什麼杜特蒂上任以來,支持度一直居高不下。

 

杜特蒂並不是當總統後才痛恨毒販,他最近承認,早在擔任那卯市長時就曾開槍親手殺過3名疑犯。他在擔任那卯市長的22年間,以鐵腕手段整頓治安,將該市從治安敗壞之地整成模範城市,許多菲律賓人也因為這樣,才在總統大選時將選票投給他。

 

杜特蒂表示,目前已有至少400萬菲律賓人受毒品之害,如果不加以遏止,它將在未來毒害1000萬菲律賓人。他說,「不管怎麼說,現在被殺的人已經越來越少,我的繼任人應該可以擺脫這個惡性腫瘤。」

 

杜特蒂也絕非一位只知用強硬手段的莽漢。事實上,經過這前6個月的雷厲風行掃毒行動之後,菲國的肅毒行動已經進入第二階段,重點是改造與教育,設於呂宋島中部一個大型戒毒復原中心也已經啟用。

 

在外交方面,杜特蒂一改過去做為美國「馬前卒」的路線,務實地改善與中國的關係,具體的作為就是擱置國際仲裁法庭對南海問題的裁決,不對中國做無謂、無益的挑戰,同時積極推動共同開發、共享資源的計畫。

 

另外,菲律賓與俄羅斯已準備討論定期舉行聯合海上軍事演習的可能性,重點在於打擊恐怖分子和海盜。這和過去有針對性的美菲海上軍演有很大不同。近年來,伊斯蘭極端武裝分子頻頻在菲南靠近印尼和馬來西亞的海域綁架拖船和船員,以及乘遊艇出海的外國旅客,菲律賓當局卻無力阻止這些犯罪活動。

 

凡此種種,都說明了杜特蒂儘管手段惹議,但都是為了菲國的真正利益,支持度這麼高,也就不奇怪了。

 

菲國民意調查機構「社會氣象站」(SWS)發布12月3日~6日對全國各地1500位民眾進行的調查結果,有77%受訪者滿意杜特蒂特的施政表現(13%不滿意、10%無法決定)。「滿意比率」減去「不滿意比率」,菲國人對杜特蒂的淨滿意評分為「+63」,僅比9月份民調的「+64」微跌一點,等同沒有變動。

 

有趣的是,「社會氣象站」的另一個民調顯示,平均每10個菲律賓人當中就有8人表示擔心自己或親人會成為法外處決的受害者。

 

菲律賓治安欠佳舉世聞名,馬尼拉大大小小的賣場門口都有荷槍實彈的警衛,小的偷盜就不用說了,大的綁架、勒索也時有所聞,而且很多時候是執法的警察所為,過去還曾發生位高權重的調查局長涉及綁票,就是因為他們通曉法律漏洞,而且官官相護.在這種情況下,杜特蒂揚言要在上任後6個月之內消除犯罪,確實有點「天方夜譚」,也許也有不少人把他的豪語當做是競選語言,但菲律賓人對國內犯罪的猖獗確實忍無可忍,所以寧願相信杜特蒂真能扭轉乾坤。

 

更有趣的是,杜特蒂和同樣被視為「狂人」的美國總統當選人唐納.川普彼此還頗惺惺相惜。他在不久前致電川普祝賀對方當選,事後透露兩人相談甚歡,而且川普十分支持他的掃毒工作,並約他在紐約喝咖啡。他說,「和川普談過之後,我簡直覺得自己像個『聖人』」。

 

所以,他雖然對即將卸任的歐巴馬沒什麼好話,但對川普卻有相當期待。他說,「他(川普)跟我通話時十分有禮,我會等歐巴馬下台後,重新評估情勢。」

 

由此也可見,杜特蒂並非執意與美國決絕,只要美國能做出相應改變,他並不會排斥與美國繼續合作。

 

今年已71歲的杜特蒂是菲律賓史上第一位成為總統的地方官,也是菲國歷史上就任時年紀最大的總統。對他而言,擔任總統應該是他政治生涯的最後一戰,他對聯合國、美國、歐盟嗆聲,不應只視作是口舌之爭。

 


 

封面圖片來源:wikipedia CC BY Public Do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