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承堉,湧升海鮮創辦人,公司宗旨為推廣海洋相關知識,以利發展永續海洋產業。
創建責任漁業指標,希望能推動溯源漁產、友善環境漁業。曾擔任臺灣海洋箱網發展協會秘書長 ,同時為臺灣漁業經濟發展協會常務理事。

 

一走進主婦聯盟的總部,徐承堉便爽朗地與我們和聯盟夥伴打招呼,說著當日早上去看烏魚養殖的狀況。一面哀嚎著漁獲不如預期不知道該怎麼辦,卻也還是笑著談論這件事情。討海之人,大概早已習慣在一次又一次的逆境中,努力找到突破的方式。

 

 

徐承堉親自拜訪走訪花瓶嶼視察漁獲,了解第一線最真實的情況,和漁民交流搏感情。

 

 

永續是一個不斷努力的過程

 

「要談永續,我們要先知道什麼叫做永續。它不會是一個維持不變的狀況,它是一個不斷努力的過程。」開始談論起永續漁業這個大難題,徐承堉首先堅定的告訴我們,追求永續不是一時半刻,或者是政府提出拿些政策便一蹴可及的結果,而是所有人,都必須持續努力的長期抗戰。

 

關於永續的定義,徐承堉認為,以前我們普遍認為談論永續只關乎「生態、生產、生活(消費)。」但是這其中還需要加入另一項要素,即是「管理」。在追求永續過程中,生產者可能改變生產方式,消費者也能改變消費習慣,但自然生態不會配合任何人。我們沒辦法預估生態的影響變化,只能利用管理,將其中變數控制到最低。

 

透過管理,我們可以開始建立申報制度以及規範,從第一步了解漁民確切捕撈多少漁獲開始,才能進一步去了解到漁業資源目前現況如何,並且做出對應規範,例如總量管制、季節管制、限制捕撈等作法。同時,透過漁獲數量的下降,也更能夠明確知道海洋資源衰竭的現狀,例如位居於食物鏈底層的烏魚,目前每年捕獲量僅有高峰時期的百分之五,由此也可以推敲出,位於上層的大魚,數量減少勢必更加嚴重。

 

徐承堉將漁業資源比做銀行金庫,如果沒有管理,無限制取用勢必有一天會坐吃山空。但是如果留住本金,那麼未來光是提領利息,便依舊足夠供應大家繼續生活。透過漁業管理,漁獲量申報,便可以控管大家對漁業資源的提領,甚至在未來藉由漁獲量的基礎數據,計算出最大捕獲量,此一來便可以最有效的利用自然資源,同時又不會取用到漁業資源的本金。

 

徐承堉分享,其實許多漁業發達國家的案例都能作為台灣實行的參考。因為生態一但被破壞殆盡,便再沒有辦法恢復,像是北歐、日本、美國,因為較早面臨漁業枯竭的問題,所以相關漁業管理辦法也推行的較早,目前大多有相對完善的漁業管理系統。相較之下,台灣的幸運處在於生態條件環境是相較豐富的地區,現在並未真正面臨到無魚可撈的窘境,只要我們願意開始改變,環境恢復的成果也會很快回饋給我們。

 

 

 

屬於每個人的責任漁業指標

 

責任漁業指標是綜合了五項生態評估標準包含:食物階層、資源回復力、瀕危性、管理現況、生產方式等,經過科學化的方式將之簡化成數字,提供每一位參考者一個量化的數據,方便快速地做對照,數字越低,對環境更友善。徐承堉表示以消費者立場,要去了解一條魚到底可不可以吃,需考量太多不同要素,像魚種的棲性、產地、捕獲方式或是目前漁獲產量,是十分難以做到的。

 

所以責任漁業指標初建立時,就希望能夠一個最直接的方式,讓消費者了解手上這條魚,究竟適不適合吃。所有湧升公司漁產的包裝上,皆貼有一張責任漁業指標分數的貼紙可作為購買參考,如果用消費者願意再去了解數字背後所代表的意義,掃描貼紙上的QR Code 便可觀看生產履歷,了解到關於手上漁獲的詳細資料。

 

徐承堉強調這項指標並不是消費者一定得要遵守的規則,或是這項指標分數高於多少,就一定不能吃。這是一個相互努力與妥協的過程,每一個人在自己的環節,慢慢的努力,盡可能做到最好,這才是責任漁業的意思。

 

 

 

 

 

挫折是來自於大部分人的沈默

 

談起在推廣友善環境、永續漁業的過程中,對於徐承堉來說,最讓人感到無力的,其實是在於多數人的沈默與不作為。「大部分人對該做、該講的事保持姑息,這樣的氛圍才是令人無奈的現象,這對於推動社會進步是很大的阻力。」在徐承堉的眼裡,大部分的人們都是善良的,但是漁民、民眾或政府,都習慣不要得罪其他人,而不敢去做正確的事情。

 

拿烏魚養殖業使用雌激素的事情來舉例,因雌烏魚價錢較好,漁民多使用雌激素,使一池烏魚中雌性比例可以高達99%。明知道使用雌激素違法,但政府因擔心引起漁民反彈便默許這項惡習;而當開始有媒體報導討論,卻已有漁民跳出來表示長期以來都使用雌激素,如果不使用要怎麼賺錢維持生計?漁民積非成是短視近利、政府受於漁民壓力沒有嚴格取締違法行為、民眾對自己餐桌上的魚從哪來不聞不問,其實都是出自於同樣姑息的心態,這便是推行理念會遭遇到的困境。

 

而堅持友善環境,徐承堉自身也遭遇許多困難,與湧升合作堅持不使用雌激素的「快樂烏」,採訪當日視察雌烏魚比例只有12%,甚至有許多都尚未達到性成熟,還須待到明年才能收穫。這個數字相較於野生烏魚30%到70%的比例,以及使用雌激素後的近乎百分百的數據,都明顯有著差距。差距所意味的就是當季的損失,還有要承擔的額外風險。無論是當下漁貨販售的損失,或是再飼育一年背後的成本與未知的風險,都是他堅持理想背後所要承擔的代價。即使是如此憑藉著一股「這件事情是該做的,必須要有人開始做」的理念,徐承堉還是一無反顧將這條漫長的路走下去。

 

在未來徐承堉希望能夠發揮更多影響力,無論是能夠號召更多漁民使用友善環境的漁法、找到更多夥伴參與,或是使更多民眾認識漁業知識和永續漁業理念。「永續是一個不斷努力、不停改善的過程,所以沒有停的那天,必須要是生生不息,不斷持續下去的。」拿著自家出產的漁產,堅定且自豪的這樣告訴我們。

 

徐承堉與我們分享自家產品,親自掃QR Code 讓我們了解責任漁業指標內容

 

 

與長期合作推廣永續漁業的主婦聯盟伙伴合影。

 


 

訂閱窩抱報:https://shop.wuo-wuo.com/categorie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