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東屏 想念

 

那年春天的歌謠

傳唱至今

依然動人心弦

可這把吉他已經不是了

怎麼也彈不出以為早已留駐心中的旋律

我想妳也沒料到

刻得那樣深的名字

竟會被悄悄增多的年輪齧齧啃食

會被陰濕漫蕪的青苔不經意就蓋過

妳我之間的種種

就在感嘆傷逝中慢慢變成為

可以隨意平淡訴說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