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羅奕儒   編輯|蘇于寬  設計|邱泰元

 


 

 

 

 

 

 

 

有明確的法規及政策目標,但執行優先性僅能因地制宜,尚無全國性共識。」

公共政策面臨共識不足下,我們現在的答案都是「因地制宜」和「多管齊下」。每個地區條件不同,只要有因應在地流浪犬族群的管理策略,我們都認可。

 

現行動保行政體系下,人力明顯不足。」

公立收容所根據《動物收容處所設置組織準則》建議,每40隻動物設一名工作人員;每100隻動物設一名獸醫,但能達成的收容所寥寥無幾。105年動保檢查員總人數181人,但同時105年全台民眾申訴檢舉及稽查案件總數110,351件,平均每人每年必須處理600件。

 


 

 

 

 

 

 

 

「基隆市的現況。」

TNVR的執行上,民意代表大多反對,反映出民眾不能接受,目前都是請執行者低調行事,減緩與地區的衝突。推動入法必須先讓民眾接受,民意未到反而會造成執行的困難。

 

多管齊下的策略。」

現在只要被通報的案件我們都一律要求要完成絕育、狂犬病疫苗施打以及寵物登記,針對家犬的強力執法,是我們首要要求的。面對流浪犬隻則是與民間團體、餵養人配合,執行TNVR計畫。

 

「需要依狗貓數來編制動保員,不然就會形同虛設。」

目前動保法規定很嚴格,但是人力資源不夠。基隆市相對來說執法較嚴,但還只是冰山一角,目前只能針對有來活動現場、有被檢舉的案件優先勸導執法,沒辦法像警察路邊攔檢,就是沒有人力。

 

「中央的行政命令能幫助地方執行有所依循。」

希望中央可以提出行政命令,讓地方政府有所依循。現在TNVR很混亂,一些縣市沒有晶片植入,或只用紙本造冊在當地縣市,而沒有寵物登記,資訊未公開全國,相較基隆市會植入晶片並以志工做寵物登記(註記TNR,日期、出沒路段),讓全國都可查得,知道動物是否離開原TNR餵養區。若是遷徙移動到其他縣市,那就不是TNVR而是棄養,反而加重當地流浪狗的問題。

 


 

 

 

 

 

 

 

「零撲殺後,面臨收容壓力更大。」
零撲殺上路之後,收容所的認養率反而下滑,因為犬隻在所內有食物、人員照顧、不會遭撲殺,民眾自然沒有急切領出的動機。

「TNVR舒緩了收容空間。」

零撲殺之後所有收容所都面臨爆籠壓力,但大多數的狗場都已飽和,設備可能也無法顧及防疫這塊,目前我們透過TNVR的執行來紓解收容所內的壓力。

 

「但同時,TNVR造成的衝擊也不能忽略。」

TNVR的推動,勢必影響附近居民,再讓大家理解前不該貿然推行。同時,動物毒殺、路殺、虐殺機會也增加,動物福利甚至可能是退化。


 

 

 

 

 

 

 

 

科學性狗口數調查可行嗎?懷生相信動物協會在基隆

  1. 目的:推估結紮數量標的與所需成本、評估結紮計畫成效
  2. 方法:假定狗的數量跟道路面積具有相關性,在2016年8-10月,將基隆分成25區,每區道路面積相等。再抽樣選出8區,根據區域特性挑選犬隻出沒時段巡4次並沿途紀錄。(依世界動物保護組織WAP建立方法做符合台灣的修正。)
  3. 統計結果:數到的犬隻數目為485隻,推斷出全市的遊蕩犬數量落在1700-3100隻之間。相較農委會2015年調查基隆市流浪犬數量為404隻,之間有相當大的落差。
  4. 成本與可推廣性:以目前正在推動、台灣道路面積最多的新北市來說,整個計畫的預算大概落在20-30萬。

 

「結紮計畫的推動很大程度有賴於地方政府的態度。」

補助資源完全不足,防疫所還得寫計畫跟農委會申請經費做結紮。但所長對落實大規模結紮相當堅持,收容所捕犬員及獸醫皆努力做TNVR,加上協會也密集配合,浪犬結紮比例提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