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盧斯達

 

香港流行一種論調,就是誰人要為港獨思潮負責。這其實是一個非常滯後的問題,而這個問題又常常成為渴望與獨立自決派撇清關係的體制民主派的自問自答。他們會說,是梁振英催生了港獨、港獨是中共自己製造出來構陷泛民。當然這是把自己看得太高。因為最熱衷這些陰謀論的人,自己已經是體制中人、積極的投降派,永續選舉拿錢就算了,中共又怎會大費周章去培養一個心腹大患來對付那些早就收編了的人?

 

誰人要為港獨負責,這問題的底蘊,就像中國問:「誰人要為民主思潮負責」,民主運動是陰謀分裂的顏色革命,是誰策動的?誰人策動了港獨?港獨是一個連我們自己都厭惡的彌天大罪,是一個壞東西,不然我們不會找人問責,而只會問,究竟先驅是誰,榮光誰屬。

 

長期的東方專制文化,加上穩妥的殖民史,香港人視獨立自主、長大成人,為一種背叛祖宗的罪惡。就算是人畜無害的「民主/自治」概念,其實香港人也不是「身不能至,心實響往」。香港人的民主追求,從來只是一種拒共、拒中的工具理性。大家不是真的對政治、對管治、對自己的命運有那麼執著,而是只想用民主來拒共,用民主來保護自己的資產,如此而已。他們對於民主說穿了也沒那麼多信仰,也不是一種道德情操,反而是一種保守功利的提倡。

 

獨立總是好的,不好,也是應該的;現在拿不到,也是渴望的。自己拿不到,也希望別人拿到。但香港人心態扭曲,是連這一份正常心態,也規訓到盡頭。原則上反對獨立的人,就像原則上反對民主的人,那明明是他的利益和權利,但他是自我放棄得那麼理直氣壯,那麼義正辭嚴。他不只自己放棄,還要其他人也不准爭取。

 

以前的愛國民主派,竟然還會去反對台灣獨立;香港的研究學術組織,也時不時訪問香港人對台獨的意見,反對的也不是少數。為甚麼呢?應該是自己沒有,也想別人有才是。

 

誰要為港獨負責?體制內民主派恥笑親共人士不知道民主的可貴,那他們自己唯恐與獨立自決沾上任何關係,難道又不值得哀憐?尤其是嚴格區分「爭取民主」與「獨立自決」作為爭取策略,以為會有差別對待,希望已經越來越渺茫。至少民主也是爭取不到的,一點也沒有。或者分別只是你有沒有那個拿公帑的議席。但對一般人來說,這兩件事現在有甚麼分別呢?死,或者死了之後斬頭,也是死。

 

誰人要為港獨負責,會爭論這個問題的,是「民主保本」的一代,民主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保本,所以他們最後都去了投中投共來保本。愛國民主派,民主不是最重要,愛國才是。所以時常把民主自由泛道德化的人,最終會用「策略上不行」或「實際做不到」來反對獨立自決。其實在中國之內爭取民主,也是 「策略上不行」或「實際做不到」,說到底他們內心只是過不了「分裂中國」這一部分,那民族罪人的罪名一下,他們就跪了,連自己爭取了二三十年的民主自由都可以慢慢來,可以等。

 

 

延伸閱讀:

客觀現實是,自決和民主一樣是港獨

基本法的初衷就是中國全面控制香港

香港人活著就是港獨

 

 


編輯:宅編